“咔嚓…咔嚓……”

  一层层的金色碎屑洒落,消散于无形,其本身就是仙力,算是回归天地。

  能看到,覆盖宁涛全身的金色铠甲龟裂,有一个碗大的缺口,却藕断丝连,并且在缓慢恢复,就差一点,就能够洞穿这铠甲,打到胸口上。

  “呼…呼呼……”

  宁涛呼吸急促,捂着胸口接连闷哼几声,那一拳,力量太强大了。

  就像是金刚之力正面突破。

  能粉碎一切事物!

  若不是有这不朽金身和仙铠化的双重结合,用五十多万道不朽金纹,制造出一层铠甲,恐怕,刚才那一拳他即便不死,也要伤的比墨弦重的多。

  “好险……”

  就在他心有余悸时,场中的众人一个个都僵硬了,呆如木鸡的看着这。

  霸…霸王之力居然被挡下了?

  他是魔鬼吗?

  要知道,他们还从未听说过这大荒能有人正面挡下无敌的霸王之力?

  还是同阶,还有一战之力!

  这简直就是奇迹!

  “咕…咕噜……”

  雷皇,雨皇,乃至墨百万都啧啧称奇,他们都很了解霸王之力,甚至还曾交战过,它的强大,几人也很清楚。

  能正面扛下,的确非人能做到。

  这小子,有点东西!

  虎鹤上人傻眼,忽然扭头冲着玉灵真人道:“你的“玉灵仙铠化”,能挡下霸王之力吗?即便是不熟练的霸王之力。”

  听到这,玉灵苦涩的摇了摇头,复杂道:“即便是那不熟练的霸王之力,我的“玉灵仙铠化”,也挡不下,不过,也不会受重伤,算不分上下。”

  “而宁涛所施展的,应该就是独属于他的“不朽仙铠化”,却要比我的强大很多,从本质上,就强于,凌驾于我。”

  “那金纹,要比我的仙力丝线精炼,坚韧,锋利数倍,我的三根丝线,才能相比他的一道金纹,那种力量,我看不懂,他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听完玉灵的感慨,横炼大师在一旁震惊,居然比玉灵的仙力还要强?

  要知道,在玉灵的少年时期,曾经误打误撞吞服了一枚“晶玉果”,那可是一种罕见的皇级仙药,似乎还已经有了灵性,结果,玉灵全身被晶铠化。

  足足被封存了几十年,无法动弹,只剩下意识,在几十年的努力下他才终于摆脱晶铠化,并吸收了部分药力。

  也正是在此期间,他苦心钻研出了仙铠化,成就了今日的“玉灵”之名!

  论力量精纯,仙皇之下应该没人能比玉灵更强,就连一些仙皇都比不了。

  可玉灵却说宁涛比他强三倍!

  这…这怎么可能?

  江尘,墨弦脸上的表情精彩了,那一拳居然接下了,有胜算了。

  “好…好……”

  “宁涛,干得漂亮,太帅了,”墨弦激动的不顾伤势,呐喊助威。

  新生中顿时传来了沸腾的尖叫。

  与老生一方,形成截然不同的情绪对立面,打着石膏的乾丰,狂翻白眼球,上头了,直抽搐,气的直吐血。

  “唔…唔……”

  这短短的片刻间,场中就仿佛经历了几个春秋,也让司空信脸色发白。

  自己的绝招,居然不起作用?

  刹那间,司空信后背就涌出冷汗,头皮发麻,有些慌了,打到现在,丹田仙力消耗了一大半,却还没分出胜负。

  “该死,怎么办?”

  “再这么打下去,恐怕会输啊……”

  就在他方寸大乱时,高台上,霸王宗代表黑着脸,不知何时,脸色乌云密布,座椅的把手都被捏得粉碎,眼皮的肌肉狂跳,耳边还有墨百万的嗤笑。

  一时间,一股杀机萦绕出来。

  只见他眼一寒,忽然冲着司空信阴森道:“不必顾虑,尽管大胆的出手便是,记住,你只许赢,不许败。”

  话刚落,墨百万一瞪眼,在一旁冷哼道:“比赛期间谁让你插嘴了?不要干涉学员,要不你下去打?本皇来陪你。”

  “哼~”

  霸王宗代表眼一跳,闪过忌惮,故作冷哼一声,却也不敢再开口。

  生怕被拉下去暴揍一顿。

  他相信,这个疯子真敢这么做……

  然而,他的话还是起了作用,司空信心中一“咯噔”,仿佛明白了什么,一咬牙,竟冷笑道:“宁涛,这可是你逼我的,死在这一招下是你的荣幸。”

  “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霸王宗最强的镇宗绝学,威震大荒的无敌神力。”

  说话间,他翻手取出了一枚丹丸,不过,看起来不像丹药,反倒像是容器,不过上面有一层密密麻麻的封印。

  隔绝了一切神念。

  宁涛脸一变,心中隐隐闪过不妙的感觉,下意识,就要阻止他的动作。

  “哼,你休想!”

  但刚冲出去,就见司空信嘴角一咧,一用力,那丹丸居然就被捏碎了,天地仿佛安静了一瞬,下一秒,忽然传来轰鸣声,一尊恐怖的力量爆发。

  很熟悉,似乎也是霸王之力。

  不过,要远比司空信之前施展的霸王之力强了数倍,而且可以被吸收。

  这股力量顿时涌入了他体内。

  整个人实力居然暴涨!

  宁涛刚冲到这,司空信只是随手一个横扫,就生生将宁涛拍飞出去,狂吐鲜血,胸前的铠甲终于彻底粉碎了。

  “什…什么?怎么可能?”

  “噗嗤……”

  而见此状,墨百万一愣,忽然站起身,咬着牙,愠怒道:“居然用霸王丹,该死,打不过就要作弊了吗?”

  “先是开口指点,干扰比赛,如今又使诈作弊,你当我们都不存在么?”

  雷皇也脸色阴沉,他一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浑身“噼里啪啦”的缠绕着雷弧,环抱双臂的手指抬起一根。

  就连雨皇,美眸中也闪过气愤。

  替宁涛感到不服。

  霸王丹,并不是丹药,而是霸王宗所开发出来的一种容器,乃是一些老不死的给后辈保命的,将自身的一缕霸王之力,封印在丹丸中,长久储存。

  不过,制作霸王丹的人将永久失去那一缕霸王之力,只能再修炼回来。

  所以制作的代价很昂贵。

  而且准确的说,司空信是借助了某位老怪物的力量,并不属于他自己的力量,按照规则,应当算是作弊。

  如果司空信的做法换作是宁涛,恐怕霸王宗的代表早跳出来说作弊。

  规则不允许。

  但司空信这么做,却没几人敢这么说,甚至,理所应当的规则允许。

  这就是平民和贵族之间的区别!

  “居然借用力量,这是作弊,我们抗议,这不公平,我们不服……”

  大荒堂的众人气怒不已。

  就连一些老生,脸色都挂不住,如此一来,这还哪是公平比赛?

  分明就是仗着家里强就欺负宁涛!

  见群情激奋,霸王宗代表阴阳怪气鄙夷道:“借用力量怎么了?规则有明确说明么?有本事,你们也去借啊。”

  “借不到就别打扰本座看比赛,一群吃不到葡萄眼红的废物。”

  “你……”

  众人怒不可遏。

  荒院长对此一言不发,只是很平淡的看着,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而宁涛,在擂台上咬牙站起身,咳着血,有些胸闷,刚才那随手一击,就已经超越了他之前施展的霸王之力。

  是借用那个丹丸的力量吗?

  “该死,卑鄙……”

  虽然心有不服,不过,从这场战斗开始,他就将其视为了生死之战。

  没有不公平,只有强与弱。

  可惜风鸾剑不在身边,否则不惜一千亿星辰珠,也要一剑劈了这王八蛋。

  本源术这里不能乱用。

  如此一来,只能试一下那个了……

  …更ya新{最H快MK上酷cN匠◎网O0‘

  “桀桀…哈哈……”

  司空信仰天狂笑,这一缕霸王之力太强了,直接遍布他的全身,形成一道霸体,符文古老,充斥着无上神力。

  只见他得意道:“你现在在我的眼中,太弱了,就像一个垃圾一样。”

  “玩了这么久,该结束了,接下来这最后一招,让你粉身碎骨。”

  说话间,霸气的能量疯狂涌动,整个人仿佛拔高了三丈,变得威武,狂暴,仿佛变成了一尊古老巨人。

  “霸王……神体!”

  “杀~”

  面对这滚滚袭来的压迫力,宁涛浑身紧绷,双目赤红,浑身的力量融入一拳中,龙吟凤鸣,刹那间,身后直接出现了一尊龙凰融合的巨大虚影。

  还未成形,脚下的擂台疯狂崩碎。

  万里无云倾刻间汇聚!

  “咔嚓…咔嚓……”

  “吼…唳唳……”

  雷劫疯狂翻涌,一层层的雷电从天而降,仿佛要毁灭这个逆天之物。

  见此状,雷皇微微抬头,瞳孔中闪过一道金色光芒,掌心雷微微旋转,刹那间,这道恐怖的天劫居然被搅碎了。

  还传出不甘的咆哮声。

  仿佛在说誓要毁灭这个禁忌之物!

  百万人惊叫,就连司空信脸色都猛地一变,这股力量他见过,第一次三招之约,这是最后一招,当时就被打成重伤,没想到,时隔一两年又见到了它。

  虽然有霸王神体,但他仍感觉没有安全感,反而有一种心惊肉跳。

  “该死,我怎么可能会输?”

  “杀~”

  而宁涛怒吼,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了,拼尽全力的将这一击给打出去。

  然而,耳边忽然传来霸王宗代表的气急声:“小子,我警告你,立刻收手,我可以让信少主饶你一命,否则,敢得罪我霸王宗,你绝对活着走不出大荒。”

  宁涛怒吼,对这个警告,丝毫不理会,一拳所过之处,擂台寸寸粉碎。

  即便仙君都脸色狂变。

  而雨皇,当看清宁涛手上的青色扳指后,忽然脸一变,美眸渐渐瞪大。

  “怎…怎么会?”

  而下一秒,这一拳和司空信的神体僵持,光芒万丈,所有人都看不清。

  只听得“轰”得一声,广场塌陷了。

  战斗声,也戛然而止……

  “结束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温暖如冰说: 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