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身后?”风雷子心中一咯噔,僵了一下,随即古怪的扭头看去。

  这一眼,竟让他愣住了。

  身后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一道黑袍身影,连他都丝毫没感觉到。

  “这……”

  “你就是仙榜第七,风雷子?”宁涛眼眸深邃,负手淡淡道。

  “你…你是谁?”

  风雷子等人面露警惕,身躯紧绷。

  “刚才你不是已经听她说了吗,宁涛,也是杀你的人。”

  宁涛淡淡一笑,如沐浴春风。

  这一笑,让叶婉清热泪盈眶,掩着红唇紧紧的盯着宁涛,满满的情意,爱意流露,他…果然还活着……

  “什么?”

  “放肆,贼子狂妄!”

  那风雷联盟一听,顿时就有上百人怒骂,心中气急,这人简直不知死活,他们可是有三百多人,找死么?

  而风雷子一听宁涛,微微一眯眼,倒是有所耳闻。

  但嘴角随即勾出了狞笑,就凭他区区一个仙榜五十一,有什么资格在他仙榜第七面前叫嚣?

  还扬言要杀自己,简直不知死活,他身后的三百多人吃干饭的吗?

  当即狂笑道:“小子,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谁他么给你的底气?”

  “我…我…还有我……”

  “嗖嗖……”

  仅一瞬间,四面八方就传来大笑声,一道道强大的气息爆发开来,密密麻麻的身影,瞬间落在宁涛身后。

  粗略一数,竟有六七百人。

  “嘶~!”

  “这…这怎么可能?是你,白…白越,还有八戒,修罗,还有新晋仙榜十五,剑痴,凤凰神女,木道人……这怎么可能?你们怎么会聚在一起?”

  风雷子吓得连连尖叫。

  就连风雷联盟,都瞪大了一双双骇然瞳孔,吓得浑身发凉。

  就眼前的阵容,足以说是仙界的一半力量,无论是顶尖,还是人手,而若想打败他们,轻易便可碾压。

  叶婉清,唐雨柔等人呆若木鸡,同样被吓了一大跳,虽然她们发出了求救,但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帮手,这阵容……实在太华丽了点吧。

  这时,宁涛淡淡的走出一步,轻笑道:“天下盟,正式见过诸位。”

  “现在的话,我们的人数足足是你们的两倍多,总体实力是你们的六倍多,你有仙人傀儡核心,但却毫无用武之地,你拿什么跟我斗?”

  听到这儿,风雷子不由得傻眼,这不是他刚才说的豪情壮语么?

  嘴唇蠕动了一下,一张脸色涨得通红,却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宁涛看了一眼叶婉清她们,给她们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眼珠子一转,冲着风雷子道:“本座是个有原则的人,一般欺负弱小这种事我不干。”

  “弱…弱小?我?”

  风雷子瞪大了双眼,一股怒火在胸腔内燃烧,居然敢如此羞辱他。

  而这时,宁涛指着白越,八戒,修罗三个人笑吟吟道:“看到了吗?公平一点,我们四个,你可以随便选一个最弱的单挑,绝无二人干涉。”

  “赢了放你走,此事不再追究,输了的话,你死,你们所有人……臣服!”

  话一出,场中安静了。

  那风雷联盟的三百位散修脸色苍白,心中迟疑,都看向了风雷子。

  而风雷子咬牙切齿,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得选择,看着对面那一张张戏虐的表情,他忍住怒火,杀机,在白越四个人的脸上扫了起来。

  仙榜前五,那完全不是人力所能触及的,白越和八戒,绝对不能选。

  而修罗,虽然名次在他之下,但传说中的战斗狂人,愈战愈猛,实力深不可测,更出自修罗宗,那个号称地煞第一宗门,丝毫不弱于天罡。

  对上他,也顶多是五五开。

  既然这样,那就只剩下一个人可选了,一双狞笑的眼神盯紧宁涛。

  “就你了!”

  众人一听,嘴角都莫名古怪。

  尤其是修罗,八戒,白越三人,心中不禁替他默哀,要说他们四人中最弱的是谁,这个还真不好说。

  但要说最强的人是谁,宁涛或许有一席之地,这是三人公认的。

  他的实力,如深渊般见不到底……

  宁涛闻言一愣,苦笑一声,无奈道:“本座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吗?”

  “废话少说,出手吧,让你见识一下何为仙榜第七的实力,要是不小心被打死了,可别怪别人。”

  风雷子狞笑着信心爆棚。

  一个仙榜五十一,他还不放在眼中。

  “盟主加油,壮我散修之威……”那一群散修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咆哮。

  “风雷……双翼!”

  这一刻,风雷子动了,身后竟浮现出一道银翅,还有一道清翅,双翼一振,更传出风雷呼啸,整个人居然眨眼间消失了,速度快如鬼魅一般。

  “好快,看不到!”

  剑痴等人眼一缩,肌肤一紧,这一速度恐怕已经不弱于人仙。

  而宁涛见状,烛龙之眼运转到了极致,一丝空间的痕迹都能捕捉,六十六倍战意熔炉直接爆发,实力暴涨。

  忽然间,他发现灵力有些不对劲,居然在刚才突破到了五成半仙。

  原本就将近突破,估计是连番战斗所致,但还没来得及高兴,身后竟破风声响起,带有凌厉的尖锐撕扯力,仿佛想要一击抓碎他头颅。

  “受死吧,风雷爪!”

  风雷子怒吼,但发现宁涛居然无动于衷,像是被吓傻了,心中更得意了,不过这一爪却是丝毫没留情。

  众人呼吸一窒,就在以为宁涛要被抓碎时,他整个人竟变得虚幻起来。

  “不好,是残影!”

  风雷子脸色煞白,心中猛地一咯噔,满脸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做到的?速度竟然比自己还快。

  突然间,脑后传来一道恐怖的灵力波动,他蓄势转身打出一击。

  “仙法,风雷球!”

  但宁涛眼中闪过一道蔑视,你速度是很快,但你能快的过空间之力吗?十一股道之力尽数浓缩在一印上。

  “融合技,十一重烙天印!”

  “杀!”

  “轰轰轰……”

  一球与一印重重相碰,狂暴的能量爆发,地板寸寸崩碎,哪怕经历了时间摧残,却没能扛得住人力的毁灭。

  而众人脸上闪过震撼,那…那居然是,十一道仙品,我的天啊,居然是十一道,就差一步,可以堪比天帝。

  风雷子吐血,一股巍峨巨力宣泄到身上,双臂在发抖,血肉炸开,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双腿直接跪在地板上,痛苦的惨叫了出来。

  “不…不,放过我…啊啊……”

  “给我……破!”

  宁涛怒目,一印击碎光球,如一尊镇国玉玺一般寸寸将风雷子碾压。

  “啊啊…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大殿剧烈颤了一翻,然而在众人心中如雷鸣炸响,心头陡然一震,堂堂仙榜第七,一招,败了。

  那是修罗,八戒都闪过凝重,这家伙,居然比刚才更强了。

  废墟中,宁涛喘着粗气,他居然比想象中的要弱很多,是自己变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