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比赛(二)

  零29、面对忽然倒地不起的男子,所有人都觉得奇怪,但是除两个人以外,就是零跟夜冥。

  虽然是一根细小的针,几乎肉眼看不见,但是零跟夜冥还是感觉到了,慕容那细微的动作。

  作弊?有趣,夜冥瞄了眼慕容,没有太多停留,之后有闭着眼,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风。”

  “是,圣女。”

  风来到慕容前方,把斗篷帽取下,露出一张英俊的脸,脸上露出淡然的神情,之后手一抬,一阵强有力的风打向慕容。

  慕容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风,连他的相貌还没看清,就被突如其来的狂风从台上打到身后的墙上,随即墙墙壁也凹陷下去,出现许多的裂隙;慕容的嘴上挂着血丝,身上早已破烂不堪,头发也宁乱了,现在的她哪里还有以前的风光,简直就像一个乞丐。身上的肋骨也断了好几根,慕容就那样被钉在墙上,一动也不能动。

  台下,台上的人看到这一幕,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都饶有心趣的盯着零的方向看,想看看她怎么解释,而夜冥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沉默。

  幕英看到自己女儿被圣女手下打飞,一激动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跑到零的面前,双膝跪地,问“圣女,我女儿究竟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对付她?”声音中带着颤抖,害怕下个打飞就的是自己。

  零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那里。

  风走到幕英身边,一直淡雅的脸,瞬间变成了嗜血的脸,鄙夷的看着幕英说:“你们家好的女儿,竟然在圣女的面前耍花招,用毒针害死了自己的对手,你说该不该惩罚?!”

  幕英听到风那嗜血的话,身体一直在抖动不以,他知道这个比赛除了用气场比赛之外,只能使用武功,除此之外不能再使用任何招数,要是使用了其他招数就会被当作弊因此不能比赛。他已经汗流浃背了,没想到那个逆女竟然敢作弊,还在圣女面前,以为她是谁啊,真是的,想要害他家被抄吗!

  “真的的这样吗?幕丞相!”皇帝一脸阴郁的望着幕英。

  “皇上,老臣不知啊,是那个逆女自己擅作主张的,这一切老臣一点也不知情啊,请皇上明察。”幕英又跪到了皇帝面前,大声诉苦,撇清自己的关系。

  慕容听到父亲不为她说话,竟然还把一切都怪在自己身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自己自作自受,而且父亲把权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只要对他没用的棋子他都会很无情的抛弃,自己的母亲也是他逼死的,现在到她了吗?慕容凄惨的微笑着,然后一口鲜血吐出,继而昏死过去。

  风把斗帽带上,又站回零的身后。

  皇帝看了一眼零,后对着幕英说:“从现在开始慕容一步能出丞相府,要是敢不听从,斩!”皇帝特地把‘斩’的音加重。

  听得幕英心一惊,连忙叩谢,“谢皇上不杀之恩。”

  皇帝手一挥,幕英会意的退回自己的位置上,亲眼看到士兵架着昏死的慕容回了丞相府,眼睛却没有任何伤心。

  丞相府的姨娘跟庶女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别提有多开心了,没想慕容今天会有这样的下场,哼,看她还嚣不嚣张。

  因为一点小插曲,也没有打扰比赛的进行,之后一一对着号码的人继续上台比赛,再也没人敢耍花招了,不然等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真是不好意思,让圣女见笑了。”皇帝一脸献殷勤的对零说。

  可是零一点也不买他账,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再也没说话。

  皇帝看零没有理他,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很快又消失不见了,然后尴尬的笑了笑,转头又继续看比赛。

  夜洛寒饶兴趣的看着零,呵,还真是不简单,就算眼睛被蒙着,也能知道在场的动静。

  易宣带着打量的目光望着零,这样神奇的女子,要是是自己的,那这天下就都到手了,唉,可惜…收回目光,看着场上的比赛。

  羽铭低头望着手中的茶杯,心想:这个女人太危险,最后还是小心点为好,以前派去打听她的事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就这样一个时辰过去了…

  “三十号跟三十号,请上台!”报号码的声音响起。

  第一位上场的是羽倾儿,上场后还时不时的看向夜冥,而夜冥眼睛都没抬下,看得羽倾儿一阵失落,不过,只要她夺得冠军,他一定会看我的,羽倾儿自信满满。

  第二位则是易灵,脸上带着纱巾罩住鼻子以下,只留了一双闪闪灵动的大眼在外,淡粉丝的长衣随风飘荡,头上什么装饰也没有,只有一根白丝带绑着一节发,掉在肩上,跟羽倾儿的花俏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酷1}匠!*网N唯☆一.正w版,3其。他%都%H是t盗版

  羽倾儿看到那双勾人的眼睛,怒气一下上升了,狐狸精一个,她可调查过的,这个人也喜欢冥哥哥,哼,我不会把冥哥哥让给你的,羽倾儿一双杀人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对面的易灵。

  易灵则直接忽视。

  这然羽倾儿更生气了。

  “比赛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