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杨志强,17岁,男,出生在某个三线城市,在那就读高一。成绩稳定,一直垫底。从初中起跟着一班疯子天天疯开始成绩就这样了,想当初,俺小学可是拿过三好学生的,想起来就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过初中我和疯子们虽然经常逃课,上课睡觉什么的,但生活太平,没啥大事,就烦老师和家长像情人一样,天天通电话,不过后来慢慢习惯了,回去顶多被唠叨一顿,唠叨多了就免疫了。

  说起情人,我高中之前都没谈过恋爱,不是代表没有喜欢的对象,这可不少,只是胆小,怕被拒绝没面子。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不是办法,要厚下脸皮才有老婆,于是我想到了高中,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上帝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它好像看到了我的准备,给我送来了目标:我初中一直暗恋的班花,在初二时转校来我学校,初中就和她说过几句话,不过她对我很热情,只是我一直都不好意思和她说话,不止我,几乎全班百分之九十的男的都不好意思和她说话,但阻挡不了我对她的爱慕。

  高中新生报道的第一天,我和我初中的兄弟,陈文良一边瞎扯一边走进教室,因为我们非常好运来到了同一个学校,并且分到了同一个班。文良长得挺不错的,特别是他眼神,很忧郁,只是脸上长着些青春痘,家庭中等水平,有个哥哥,是出来混的,在我们这挺有名气的。我初中起就和文良非常好,要比其他那几个疯子还好些,因为我们天天一起回家,无话不谈。

  “妈的,也不知道这班有没有美女。不用太好,长的和邓丽君差不多可以了。”文良色色搓搓手掌的说道。

  “去你大爷,你这色鬼”我翻着白眼对他说。

  “滚,别装纯了,你没有的啊,你太监的啊,我就不信你不喜欢美女。”

  “操,去厕所看看谁的大条咯”

  “等等,小志,你看那是谁。”

  我顺着文良的的手指看过去,一道美丽又熟悉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眼帘,我顿时又兴奋,又紧张起来。没错,她就是我初中暗恋的对象,陈晓丽。陈晓丽长得虽然有点点胖胖,但绝对不会让人感觉她胖,只会让人感觉她漂亮且不失可爱。

  “过去打招呼咯。”我对文良说。

  “不去,浪费口水”文良对陈晓丽有些误会,陈晓丽以前和她开玩笑问谁是班花,良文以为她自恋就再也没理她了。后来陈晓丽和我说他是开玩笑的,但文良还是一意孤行的对陈晓丽有些偏见。

  “去嘛,好不容易在新的班级碰到个认识的,等等最多请你喝脉动。”我拉扯着文良的衣服,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

  “你不会对她有意思吧”文良斜着眼看我问道。

  “去去,想哪去了,就是打个招呼而已。”我看见露馅了,连忙解释。

  “加午饭。”文良贱贱的说。

  “你宰人啊。”

  “肯不肯,不肯拉倒”

  “杀你。(成交的意思)。”我咬着牙说道。

  就这样,文良被我“高价”收买了,我拉着他走到陈晓丽桌子前,怯怯的对陈晓丽打了声招呼:“嘿,好巧啊。”

  陈晓丽瞪着大眼睛看向我,眼里也有一丝惊喜的表情:“是啊,你也在这班啊好巧啊。”

  “......”

  然后陷入一阵无言,因为我总不咋好意思和她说话,也找不到话题,气氛顿时尴尬。

  文良用鄙视的眼神看了我一下,然后冷冷的对陈晓丽说:“等等一起吃饭不,杨老板请。”

  “哦,好啊,老师来了,快回座位先吧。”

  “志哥,走咯。”文良看得出我对她有意思,说话也给我不少面子。

  看p正ZX版章q节x上~酷l√匠,网&7

  我和文良找了个位置坐下,一顿猛赞“哥,太感激了,你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的上帝,我发现我爱上你了。”

  “滚,看你那废样,说个话都不敢,玉溪。”

  “我都快破产了还宰啊。”

  “你丫的过河拆除啊,哪有这种人啊,刚刚要不是我,你怎么接话,你怎么能得到和她吃饭的机会。”

  “行了行了,烦死你了。”我无奈的说道。

  “那两同学,开学第一天就给我这种印象啊,能不能当我存在,能尊重下我不。”只见班主任用有点火的眼神看向我和文良这里。

  “OKOK,不说了,您老说。”我还沉浸在幸福中,懒得和班主任扯。

  接下来就是班主任在介绍自己,和讲些什么要团结相处等有用没用的东西。我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戴着副眼镜,性别是女的,姓张,名百芝,因为和张柏芝名字有点像,所以后面我都叫她张柏芝的。

  我在兴奋与煎熬中度过了老师的墨迹,终于迎来了悦耳的铃声。

  一听到下课铃声响起,我连忙拉着文良向门外走去,因为我看见陈晓丽在那等了。

  “瞧你那熊样,停停停,别扯了,我自己走,我的阿玛尼t恤啊。”文良一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一边被我扯着。

  “去你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四十五块一件,还阿玛尼,要点脸行不,等到时我拿下陈晓丽,我卖条新的你”

  “滚,重视轻友。”

  我扯着文良走到门口,看见陈晓丽在那玩弄她的秀发,清纯的样子不失妩媚。

  陈晓丽看见我们来了,随手梳理下她的秀发,问道:“去哪吃啊。”

  “呃。。文良你说”

  “听说建新路新开一家店,叫食林,挺不错的。”

  “那走吧。”我和文良还有陈晓丽迈着步子,走向食林。文良算是给足我面子了,他因为我的关系,一直在我和陈晓丽直接找话题,对陈晓丽也不那么冷了。如果没有他在,肯能我又和陈晓丽在尴尬中赶路了。

  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很快来到了“食林”门口。文良一来到,就好像十多天没吃过饭似的,拿着手指对着菜单乱点一通“服务员,来分胡椒牛肉饭,和一碗鱼蛋,再来碗牛腩......陈晓丽,你要啥点,别给我面子,不不不,别给志哥面子。”文良贱贱的说道。

  “随便吧。”陈晓丽有点不好意思。

  而我此时根本注意力不在这,而在一个穿着我校校服的学生身上,那人一直盯着陈晓丽看,我也盯着他看,他好像注意到我了,也看向我,我和他对视一会儿后,他小声骂了句:“看你麻痹。”

  我本来打算任他骂,我不想惹事,但文良好像注意到我心不在焉的,问我干嘛。

  我说“和那桌那傻X对视一下,他那傻X就骂人,算了,不管他了,影响心情。”

  但文良好像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他“突”一下站起来,对着那个我校的学生说“你刚刚说啥?有种再说一次。”

  我校那傻X是有种的,好样的,也站起来说“说你麻痹,咋样,想干架啊。”

  “妈的,不治下你这种人,都不知道怕”文良愤愤的说道,接着掏出电话要打。

  “算了,文良,别管他了,影响消化,吃饭”我拉了下文良。

  “这种人不管不行,我这是替天行道,等等再说,打个电话先......喂,哥,有个傻X想惹事......”文良拿着电话和他哥说了一会后,挂断了,指着我校那傻X说“你等着”。

  “草,我还怕你啊”我校那傻X说完,也拿出电话一顿叽歪“韦哥,有人要打我,快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