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林鑫媷发来的:事办得怎么样了?下毒了吗?凌逸回复:没呢,他妈妈在旁边,不好下手。你说的,只要下手成功,你拿笔钱给我,可是万一你没有诚意呢?。林鑫媷发了裸照:够有诚意了吧?当时看见她的裸照。老子当时就喷了,我妈问我怎么了,我说尿裤子了。。我不能说是喷了。我妈又狠狠的说了我,唉。说就说吧,反正没有发现就好了。我去厕所换完裤子回来,发现凌逸在到处找东西。不用说我就知道,他肯定再找手机,我看见他那个生气。也没管我受没受伤。直接冲上去一拳把他打在地上睡着,嘴边还流出血,他只是笑了笑说:“呵呵,看来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必隐瞒了,今天我们两个的兄弟情谊到此结束了。”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好像他那衣服是多么圣洁的。我妈当时就问我怎么了,我也没给她解释,直接逮着凌逸出去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呵呵,一个女人就让你迷失了自我?”我满脸讽刺又有点疑惑的看着他说。“哼,很早我就对你不满了,一直都是你跟着我混,而他们每个人都说我是你的走狗!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她听说我是你走狗时,她立马艹了我几句还和我分手了,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了。我要把你踩在我的脚底,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他走了。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我发现了其实这是一个谎言,一听就知道是个谎言。因为如果他以前就对我不满,那么在我和林临风在巷子里打斗时,他完全有机会对我下手,可他没有。所以我知道他接近林鑫媷肯定是有目的。我很后悔这样冲动的对待我的兄弟。

  几天后,我出院了。我站在医院门口一直等待着凌逸来接我,可是我等了又等,还是没来。我有点心灰意冷了。这可怎么办?我只好随着我妈一起回家去了。一进屋,我莫名奇妙的心情变得放松起来了,我妈说医院这么脏,我去洗个澡。我妈把衣服脱了放在床上,我走过去闻了闻,顿时有了感觉。我拿着衣服边闻边射,真爽啊!"嗞嘎"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我马上把把衣服放好躺在床上装睡。我妈穿着衣服走了过来,我看着那白白的皮肤,我有点邪恶了。“碰碰——”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响起,我妈急忙穿着睡衣去开门了。“阿姨,汪励志是不是住在这里?”“你们找他什么事?”“哦,我是他的同学,我来看望他。”“嗯,好,他在那里,我去做饭,到时留下一起吃吧。”唉。“我一看,这你妈的,分别是林临风啊,后面还带了几个人。他们怎么知道我家呢?肯定是凌逸这杂种说的,我当时就火了,直接跳起来一拳打在了林临风的脸上。他直接被我给打晃了几步,显然没想到我会突袭,他开了开血,拿着旁边的垃圾桶向我走来,我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冲过去,可被垃圾桶套在头上,一下子就瞢了。我感觉他们几个一定是在欧我,我一想,我妈怎么没有过来,是不是发生了意外,想到这里我直接把垃圾桶一甩,跑了出去。我看我妈躺在了地上,全身的衣服也被撕得差不多了。我当时已经被恶魔附身了。”放开我妈,老子要你死。“我冲过去拿着旁边的水果刀一刺,那小子被我刺中了肚子上,捂着肚子哀嚎着,渐渐的流着血。我当时看他这样就把水果刀拔出来说;”哪个杂种敢上来我就捅了他。“林临风见大势不妙,就说:”有话好商量,我们下次不来了,行吗?那兄弟还给我吧。“我看见他的额头已经流满了汉,我也不能不还给他们,毕竟我砍了他,我拖着那家伙的衣服,走了一两米,放在地上我又踢了几脚。他像条狗似的爬向林临风,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林临风骂了句:”别他妈这么没出息,一条狗!“说着提着他走出了我家。

  我一看我妈也差不多醒了,我赶紧把地打扫干净。我看着她,总有一种不想连累她的感觉,于是我就拿了几百块钱走出了我家,到大街上去风餐露宿的。

  酷7匠网F.正版F7首;E发

  那时我也找不到地方去,如果住宾馆几百块钱用不了多久。我走着走着,看见一个捡破烂的老大爷,我低着头装没看见他然后走过去。”小伙子,是不是做了什么事?不敢面对。“大爷拍着我的肩膀,我转身一看,顿时吓到了。刚才离我还很远,现在就这么近。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呵呵,小伙子,别害怕,我是个好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到我那去借宿几天。“我很感谢这位大爷,便和他一起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里,这小胡同没有多少人住,我和他走着走着,一直走到了胡同的尽头,那里有一个四合院,院里的东西不多,但整理得十分有序。很干净。”到了,就是这儿。“老大爷对我说。我不知所措的和他踏进了院里,一走进去,我就有种神圣的感觉,我断定这大爷肯定不简单。他对我说:”那边有一间屋子,还蛮干净整洁的,你就去那睡吧。“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我推开门,发现里面真够整洁干净的,就一张床,我艹。唉,谁让我现在寄人篱下。我只好将就睡一睡了,我躺在那陌生的床上,望着月亮。回想着我做过的事,想着想着我便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梦岁月飞逐说:

  还望大家顶一顶,我一有时间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