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就想:这黑衣土豪是这臭女人的什么。但我还没过去,他就先一步过来了,说:“你就是汪励志?”我点了点头,他又说:“呵呵,真是冤家路窄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还替我姐报仇!"老子一听,便马上站了起来一溜烟的跑出了网吧。他也是穷追不舍,就这样,我带着他在我们学校转圈圈,他这丫的体力真好。老子都快虚脱了他竟然还像没有事一样,老子跑不动了便在前面停了下来。反正都要干的,先把他给干了。也好出出气!老子一转身,黑衣人就一拳给我打来,打在了我的脸上。老子被激怒了,一拳打在他的太阳穴,,他捂着太阳穴朝了我一句:”你妈逼的杂种,明年的今天,我回来看你的。“他强忍着痛,一拳干到我鼻子上,我觉得我鼻子像是被刀割。血像水一样的躺了出来,我已经没有感觉到鼻子了。直接一脚踢到他的要害,他捂着要害倒了下去,老子当时只管乱踹。他惨叫着,我没管,反而踹得更猛了。我踹到凌逸他们来了才停脚。”妈的,老子的鼻子,看你还敢打!“我说着一脚踩在了他脸上。

  ”尼玛逼的小心点,老子会让你死的。“他爬出去了。我可能是因为流血过多又昏过去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又在医院里。我当时一起来,就感觉头部一阵眩晕,没办法,我只好躺在病床上。当时我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我呼喊着。可是仿佛这个医院只有我一个人,我忍者剧痛从床上下来,来到病房门前。却一个人也没有,撒落的医药用品,一件件衣服。我往前面走着,我看见了血,那血从墙壁的角落一直流淌。渐渐地我被那股血海吞噬了······“别过来!别过来!”我睁开了眼睛,我的后被湿透了,原来只是一场梦。我妈在我身旁紧抓着我的手。看着我妈那样子,着急当中带着温柔,生气当中带着美丽!怪不得我爸处处让着我妈。我淫荡地看着我妈,她好像明白了。把我手放开收回去,脸蛋红彤彤的。“汪哥,偶来了!”笑着说出来的。一听这恶心的笑声就知道他是凌逸,我也不好意思看我妈了。于是便和凌逸聊天去了,我妈呢去洗手间了,正好用这个机会打听一下情况。“凌基友,现在学校的刺头学生有哪些?”凌逸给我差不多把学校的人都介绍完了。“尼玛的也太不靠谱了吧!学校的人几乎你都介绍完了!”我吼道。他解释说:“汪哥,你也知道,我们学校的保安大爷都69岁了。才不管学生的所有事,老师们呢又比较不敢惹,因为这学校几乎全是女老师。认真学习的还不到60个人。”

  最1&新pq章R节q上◎酷!c匠C网S

  我妈在这时来了,脸上带着微笑朝我俩走来,脸上还有一丝粉红,可能刚刚补妆,我妈真注意形象啊!我真佩服我爸,不知道他是怎么征服我妈的。就这样,凌逸在我旁边也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手机。我看着他,突然我发现了他的眼神里有一丝惊讶又有一丝惶恐。“阿姨,汪哥,我告辞了,学校有些事。”他说完便着急的跑了出去,就连手机也没拿。我拿他手机过来看时,才发现了让我惊讶的一条短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梦岁月飞逐说:

  前几天我号忘记密码了!经过长时间的测试,终于想到了。我在这祝大家端午节快乐,端午端午。年年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