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励志,汪励志”我听见有人叫我,我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缕阳光照在我眼睛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我看见了我妈的身影。我笑着说:“妈,我还没死呢。哭什么啊?”我醒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凤凰涅盤重生,我妈把我扶起来说:“傻孩子,怎么能说死呢?呸呸呸。”我看着我妈这样,不由得笑了。我妈说打我的那几个混混已经找到了并且进了少管所。进去吧,还不是被保出来。我妈问我吃什么?“吃香蕉!”我大声的说。说完后咳嗽了几声。我妈出去给我买香蕉的期间,林鑫媷来了。“尼玛!给我滚。”我生气地指着她说。“呵呵,看来你还没被教训够啊?”她狂妄的说。而我却只能看着她。我当时发誓如果我不把这臭婊子给报复了。我就去死!林鑫媷说了便走了。我妈刚好买香蕉进来。问我他是谁,我说走错病房的。“儿子啊,这次你伤得不重,住一两天院就行了。”我妈边剥香蕉皮边说。

  这你妈,我被踹了多少脚啊。竟然还伤得不重,看来我的耐击打能力比较强啊。“汪励志,我来看你了。”凌逸说。凌逸是我的好基友,一起同甘共苦。走了多少年,小学就和老子一直读到中学一个班。这叫缘分啊!跟到他后面的是我们班的邋遢鼻涕虫。叫顾凌鳌,这邋遢鼻涕虫每天他的鼻涕都会流出来。他直接拿衣服袖子开。并且一年不换一件衣服······我看见他来。顿时吐在我妈的衣服上。我妈生气的骂了我几句便回家换衣服了。“凌逸,尼玛啊!带这么个邋遢鬼来。想让我死得更快啊?”我生气地说,“马上带着他滚!”“汪励志,我带他来是帮助你的,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他说,“我在来的路上看见林鑫媷再打电话,可能在叫人把你直接给做掉。所以我急忙打电话叫他来。守住门口。”我一听,顿时明白了,于是不管他了。就在那里吃香蕉。

  “咚——咚——”“地震了?”我问道。“那个就是汪励志,就是他害刀片鸡进了少管所。”林鑫媷指我说到。老子当时就冒火了。一香蕉皮丢在她脸上。林鑫媷气愤的跺了跺脚便走了,她跺脚时可真好看。但是如果以前的话那么我一定会被迷住,但现在,我和她势不两立!一个大胖子走了过来,大地在这胖子的走动下也随着颤动。可是鼻涕虫临危不惧,他冷笑着,朝那胖子走去。那胖子闻见了鼻涕虫的恶臭味。被熏得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当时我就哈哈大笑,也很惊讶。没想到,我的救命恩人竟然是鼻涕虫顾凌鳌。

  =酷匠\网(|唯一D◇正!版,I{其《…他X}都4是(盗版J

  可让我给他说谢谢的确很难,因为看着他那张满脸都是鼻涕的脸,让人感觉只有恶心、很恶心、超恶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梦岁月飞逐说:

  一天两更,不知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