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芒悲愤的吼道:“老头,你他吗竟然把劳资当小白鼠?你个老不死的,你快把劳资放开,劳资要弄死你...靠!!!你他吗别乱摸!”

  老头就像是全然没听到刘芒的骂声,嘿嘿一笑道:“小子,老头子我可是在帮你啊!”

  “帮我?把劳资当小白鼠拿来做实验还叫帮我?”刘芒觉得自己已经受不了了,全身都被这猥琐老头摸的发痒,而且是摸哪哪痒,但奇怪的就是感觉不是皮肤痒,而是肉里面痒,更准确一点就是血管里面痒,就像是有很多虫子在血管里面爬行。

  “小子,要不是老头子我,你早就死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对你做一点点小小的实验还不是小意思?要不是我的实验出现了一点小差错,你就能拥有普通人无法做到的能力。”老头子说这么几句话,表情就变化好几次,一会无奈,一会悲伤,一会沾沾自喜,就像是变脸的戏子,真是变化无穷。

  “能力在强他吗的也得有命活啊!你那点小差错是不是害死很多人?就算能让老子一瞬间成为神仙也得经过我的同意啊!”刘芒真是欲哭无泪啊!一点小差错?他吗一点小差错都差点要了老子的命。

  老头子没理会刘芒的抱怨,而是又观察了会儿刘芒的身体状况后就把绑住刘芒的绳子解开,然后甩了甩手说道:“小子,你可以走了。”

  “咋滴?把我当成小白鼠做了实验就想这样让我走?怎么说也得给我一些精神损失费吧?”其实刘芒现在很想尽快离开这里,他还要去火化场呢!但,这老头让自己走也肯定没安好心。所以,管他有没有安好心,自己必须拿点好处。

  这时老头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然后上上下下的看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那露出脚趾头的鞋子道:“俺这么穷,俺也没钱给你啊!要不你把老头子我带走好了!”说完之后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刘芒。

  无耻啊!人咋可以这么无耻?果然无耻无下限啊!刘芒仰天长叹,尼玛,老天啊!你用天雷劈死这无耻的猥琐老头吧!

  刘芒对着老头翻了翻白眼道:“算了,我不要你的钱了,也不要你的人,我看你像个搞研究的科学家,你就把你没有出差错的实验产品给我个千八百件吧!”刘芒心想:“你他吗哪点像科学家?你这打扮就像一个猥琐的老乞丐。”

  老头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实验器材和电脑屏幕,脸上露出一副很是心痛的表情说道:“也罢,反正老头子我也要离开这里了,你就把那些实验器材和电脑屏幕拿去卖点钱吧!就当是补偿你的了。”

  ......最后,刘芒在老头那些实验器材堆里找到一个看上去很是霸气的戒指,虽然戒指上面裂了一道缝,但刘芒别无他选,因为这石洞里面确实没有什么比较值钱的东西,除了实验器材就是不知名的药水,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什么高科技武器之类的。老头说的把这些器材和屏幕拿去卖,刘芒根本不屑去拿,不是说刘芒看不上,而是自己根本没法拿,就算勉强抱着两三台屏幕出去能卖多少钱?

  刘芒离开石洞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的,就怕那老头跟踪。直到翻过一个山谷之后刘芒才看到那座去火化场的山,虽然看到了,但刘芒还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火化场。

  刘芒到了火化场的时候才知道,他掉下山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天了,而爸妈早就.....。

  哎.....刘芒叹息一声,眼泪哗哗的流,脑袋无力的垂下,一路哭一路走,刘芒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家的,只知道胸口湿了一大片,这他吗比泪流满面还夸张啊!

  走到卧室往床上一趟,刘芒瞬间就又站了起来,尼玛,身上怎么这么痒?而且身上怎么这么臭?脱下衣服一看,卧槽,哪来的黑泥?

  刘芒赶紧跑到洗澡间洗了下澡,这时刘芒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那就是那些黑泥不是粘在身上的,而是从身体里钻出来的。而且随着黑泥钻出来的越多,身上发痒的感觉就越来越淡。等刘芒洗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身体里面就在也没有黑泥往出钻了。

  刘芒洗还上网查了一下,有的人说这是因为得病了,更有幻想派说这是修真人士修炼到洗毛伐髓的阶段,对于这两个说法刘芒倒是愿意相信第一个,因为他很清楚,什么狗屁修真?什么洗毛伐髓?老子要是修真人士,用得着过着这么苦逼的生活?

  第二天刘芒起床后去派出所签了个字,什么家属签名之类的。那些当官的还和刘芒说什么以后要好好活着,不要想不开之类的,还说保证把那个在逃的肇事司机抓起来,到时候还会给刘芒索要一些补偿。虽然刘芒很伤心,但也不至于想不开,刘芒的父母从小就对他不是很好,要不然也不会给他起名字都起那么奇葩啊!而且他父母一不高兴就打他,几乎每天都骂的狗血淋头的。至于肇事司机,等抓住了再说吧。

  虽然和父母感情不深,但那也是父母啊!刘芒又是留着眼泪出了派出所,然后去了趟医院,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真得病了,不过医生说他的身体好的很,而且比普通人的身体都好了几倍。当时刘芒都傻眼了,比普通人的身体还要好?难道劳资真的洗毛伐髓了?是因为那无耻老头给自己脑袋里放的东西的原因?还是因为那瓶“血”的原因?

  想了半天没想通,只能先不想了,想不明白的事偏要去想,那多伤脑筋啊!

  在马路上,刘芒垂着脑袋走着,甚至没有看红绿灯,突然,一辆车向着刘芒撞了过来,速度很快。

  刘芒惊觉自己又要被车撞了,眼看就差两三米就撞到了,刘芒双眼一红,恐惧加怒气同时就上来了,不想着躲,反倒是朝着撞来的车扑去,拳头还往前车玻璃砸去,当时刘芒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似乎因为这几天的连续打击而失去理智了。

  当时马路两旁的人都惊呼出声,有些胆小的女人尖叫一声闭上眼睛都不敢看了。

  “砰.....”

  一声撞击声传来,所有人都想着,那小伙子肯定会血肉横飞的摔出去。

  事实上刘芒确实是被撞的飞出去了,但那辆撞刘芒的宝马车玻璃上全碎了,不过却没有从窗框掉下来,而是就像蜘蛛网一样连在一起,碎裂的玻璃上还有一个很明显的拳头印。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觉得自己和自己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卧槽,这还是人吗?没看到那是宝马车吗?而且玻璃还是加装的防弹玻璃,那得多大的力啊?

  酷%匠{网{;首^A发bb

  而最目瞪口呆的人还属刘芒和在宝马车驾驶室里面的一个女的,刘芒被甩出去倒是没特别严重的伤,只是觉得屁股都差点被砸休克了,背后还被地面磨破了皮,都出血了,拳头都干骨折了。

  而刘芒却并没有喊痛,因为现在痛没有震惊来的强烈,这他吗什么情况?老子居然一拳把车玻璃砸碎了?这不要说防弹玻璃,就算是普通的车玻璃自己也似乎砸不烂吧?劳资不会是真的那什么洗毛伐髓了?

  而宝马车里面的女人一身职业装,长发披肩,长的很漂亮,柳叶眉,杏眼,樱桃小嘴,皮肤很白很细腻,现在正双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眼睛瞪的大大的,樱桃小嘴张的圆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夜闯尼姑庵说:

  咳咳,我该说点什么呢?这是新书,求各位喜欢本书的帅哥美女么大力支持,作者我今年除了写书没别的事,所以,今年之内要写完这本书还是很有保障的,绝不太监!!!每天撸一撸,有助健康,憋着会出毛病的,求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