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宏伟的古代宅院里,触目所及都是红色,红布,红灯笼,当然,红色的双喜字更是到处可见,这一切都诉说着宅院里正在举办喜事。

  “快点准备,新郎官和新娘子要拜天地啦。”一个浓妆艳抹的媒婆扭腰甩臂的招呼着一对新人从大厅门口走来。

  大厅里围满了男女老少,都在等着看新郎新郎拜天地呢。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酷C匠?r网{2永Dy久R|免1_费v看@小说%1

  “砰”新房的房门被喝醉酒的新郎给甩上。

  只见新郎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嘿嘿,诗诗,女神呐!我终于娶到你了,你现在是我的娘子了,现在咱们该洞房了。”

  新娘害羞的缩到床角,新郎如同化身野兽一般扑上去把新娘抱住,然后迫不及待的把猪嘴凑上去亲着新娘。

  新娘拼命的针扎着,还用巴掌在新郎脸上打,嘴里还道:“刘芒,你他吗滚开,老子要怒了啊!,你他吗在亲老子,老子把你打成古代的公务员。”

  刘芒幽幽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诗诗,你就叫吧,在怎么叫也没用,你现在是我的新娘。”

  而刘芒不知道,现在他所在的地方出现了很奇怪的一幕,所有同学不管男女都在看着他和他的“新娘”,就连上课的女老师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俩,所有人都带着一丝好笑的神情看着,当然,除了坐在第一排的“李诗诗”之外,她是带着愤怒的眼神瞪着刘芒。

  “刘芒,你他吗趁老子睡着就偷亲老子,老子不搞基的!把老子放开,要不然老子真把你变成古代公务员。”

  刘芒听着这样的话愣了一下,老子不是穿越到古代了吗?而且还和我的女神李诗诗结婚了,这他吗正要洞房呢!这傻B的声音怎么会出现?而且他吗的还被劳资抱着?

  “哦呜….”

  刘芒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顿时感觉蛋都抽搐了,这傻B真他吗敢捏我?

  感觉到痛,刘芒赶紧松开手悟住裆躺桌子底下。

  到这会儿,刘芒终于知道了眼前发生了什么事?原来现在正在教室上课,自己却睡着了,而且还好死不死的白日做梦梦到和李诗诗结婚入洞房?真他吗丢脸,以后真是没脸活了。

  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女神李诗诗,她正红着眼睛看着自己,似乎眼泪都快出来了。看到这,刘芒顿时感觉自己挺混蛋的,估计自己刚刚梦里说的话全班的人都听到了,李诗诗一个女孩子怎么受得了?

  “那个….什么刘?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女老师带着一丝没好气的语气问着缩在地上不好意思起来的刘芒。

  这女老师是生理老师,思想也很前卫,要不然一个女老师教生理那怎么得了?而且刘芒还听说这女老师有点骚。

  “那个,老师,我不叫什么刘,我叫刘芒,我比较喜欢别人叫我的全名。”刘芒不想起来也不行啊,现在还是上课时间,而且不起来怎么办?难道自己躺地上到下课?所以还是红着脸低着头爬起来,气定神闲的坐在座位上。

  女老师听了刘芒的话后倒是没有在和他说话,而是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刘芒。

  老师不说话了,但同学们就不淡定了,刚才真是瞎了狗眼了,千年难得一见的事发生在眼前,谁能淡定?

  某男说:“无耻啊!”

  某男说:“猥琐啊!白日梦都做的那么好,都入洞房了。”

  某女说:“名字叫刘芒,原来真是流氓啊!”

  某女又说:“真龌龊,竟然是搞基的,就差没爆菊了。”

  李诗诗对老师说:“老师,我想请刘芒同学去外面说几句话。”说着的时候眼睛红红的,恼羞成怒了。

  女老师说;“可以,不过给那什么刘稍微留点面子。”

  李诗诗以命令的口气喊道:“出来。”

  刘芒现在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表情很悲哀,而且很委屈,就像是被夺走初夜的处女,听到李诗诗的喊声,就像只丧尸一样站起来,跟着女神大人走出教室。

  在教室里的同学只听到门外传来李诗诗的怒吼声和啪啪声,还有刘芒奄奄一息的哼声。

  ………

  中间下了几次课刘芒不记得了,只知道放了学教室里的人都走了,他才浑浑噩噩的走出学校,一路上几乎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他,这些眼神让刘芒受不了,那是鄙视的眼神。

  骑着自行车回到家后发现家里没人,刘芒心想:估计是都出去了吧!

  还不等刘芒把书包放下,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接起来一天,爸妈出车祸了,车都成铁饼了。电话里还说了什么话,刘芒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赶紧去火化场,现在尸体已经被送到火化场。

  刘芒脑海一片空白,只知道把自行车骑到最快,那速度是相当的快,刘芒泪流满面不知疲惫的骑车一个半小时到了去火化场的那座山的半山腰,眼看前面一个比较窄的紧拐弯,就当拐了一半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出现在刘芒的前面,眼看就碰上了,刘芒眼疾手快的跳车而逃,但这弯道比较窄,跳出去后就是一条斜坡。

  刘芒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顺着斜坡一直滚落下去,直到昏迷不醒。幸好这斜坡不是很陡峭,要不然非摔死他。

  不知过了几天,也好像只是睡了一觉,等刘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躺着,正准备坐起来的时候发现手和脚都被绑在了床上,根本动弹不得,而且这地方好像是一个石洞,不是现代社会应该有的房子。

  刘芒发现自己被绑后就不淡定了,开始大喊大叫;“喂!有人吗?”

  “咳咳…..”

  一声咳嗽声从石洞的角落里传来,刘芒瞬间把头转过去,这时候才发现,这石洞里居然有很多实验器材,而且还有很多电脑屏幕,每个屏幕上都有一些画面,有石洞里面的,也有洞口的,而且有个屏幕里还有刘芒从山上掉下来的画面,然后那个画面里刘芒趴在地上有很大一会没动,随后被一个老头拖着来到现在刘芒所在的这个石洞。

  而且最让刘芒恐怖的一个画面就是,刘芒看到那个石洞角落里衣衫褴褛的老头把自己的脑袋壳打开,然后….好像给脑袋里放进去了什么东西?而且还给自己身体里面注射了一瓶红色的液体。

  看到这,刘芒愣住了,这什么意思?难道自己遇到超级变态的恐怖分子?还是说自己当时从山上摔下了后摔的快死了,这老头救了自己?但救了自己为什么还要绑着?

  老头咳嗽了两声后站起来走到刘芒身边,然后瞪着一双很猥琐的小眼睛看着刘芒,嘴里还啧啧有声的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这小子怎么没死?前几次实验出现差错的那几个人都死了啊!这小子怎么不死?难道是那不知名的“血”让他发生了某种变化?嗯,有可能,前几次都没有给他们注射那些“血”。看来以后要好好研究一下那些“血”到底有什么古怪?”

  老头自言自语的同时还不忘在刘芒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捏捏,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很新奇的东西一样。

  刘芒听着老头的自言自语也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自己被这老头当成小白鼠做了一次实验,然后实验似乎没成功,本来会死掉的自己却没死,就因为那瓶红色的血?

  想到这里,刘芒真的想死了算了,他吗的,这倒霉事怎么他吗的都发生在自己身上?白日做梦入洞房都没入成,还被啪啪啪了十几巴掌,爸妈又出了车祸,接连着自己又差点出了车祸,躲过了车祸却差点摔死,这他吗还不是最惨了,而最惨的是被当成小白鼠做了实验,还是没成功的实验,而且现在他妈还被猥琐的老头全身乱摸,这他吗还能在惨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