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从头开始了。我又开始四处找工作,到处查看小广告,偶尔会经过桃子的餐厅,我会停下来看看里面忙碌的人,然后点燃一支烟继续前进。我突然感觉前卫所有的轻松,没有欠任何人的东西,更不需要别人还我什么东西。这样是最好的,因为感情的世界里,交换是最可耻的。叮铃铃……,叮铃铃……“妈的,是谁啊,大早上按门铃。”

  我努力的把脑袋伸出被子,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闹钟,我靠,12点半了。不能再喝酒了,再喝非死了不可。我穿了条裤子去开门,是隔壁的王大妈,是我的房东。于是我立刻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我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了,王大妈每天都会催我,可是我确实囊中羞涩,没钱的滋味果然难受。王大妈还没开口,我就抢先说:“大妈,真是对不起,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肯定交房租。”

  王大妈扯着嗓子说:“不是房租的事情,你电话!快去接,吵死了!”听王大妈这么说,我才想起来,这几天找工作我留的电话都是王大妈的。

  丢进垃圾桶的电话,我想了一个星期觉得把话卡丢了就可以了,没必要丢手机,回去找的时候,发现找不到了。于是我很痛苦的偷了那个垃圾桶放在家了做一个纪念。

  电话是一家化妆品公司打来的。所需要的职位是一个秘书!我很疑惑这个职位为什么会找我这个男人。难道他们觉得我名字像女生?不管了,去了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不去就一点机会都没有。现在没有工作,以后吃什么都不知道,管它什么工作,只要要我,我就去做!

  坐公交车去化妆品公司应聘的时候,路过桃子的餐厅,我看见了桃子,她边打电话边开车门,于是我低下头掀开自己的手臂,上面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我用手摸了摸,然后把袖子放了下去。或许,桃子终于可以安静的生活了,不需要在找借口,不需要再次逃走。我把脸紧紧的贴在车窗上,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看清我这个时候的表情。不知道桃子是否给我打过电话,不知道她有没有找过我……

  到了化妆品公司,我直奔人力部。找多了工作还是有好处的,最简单的,你到了招聘公司不会乱问乱走,直接就知道去哪应聘。这点我还是觉得自豪的。招聘我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女士,穿着黑色的西服和白色的衬衫。这让我觉得气氛格外的凝重。面对这样的职业女性,我一贯没有任何招数应付,只有等待着被宰的份儿。

  “多大了?”她没有抬头,这样的问我。

  “24岁”我简单的回答。

  “做过秘书吗?”

  “没有!”

  “做过什么?”

  “做过服务员,当过老板!”

  她抬头看了看我,说:“这两个悬殊蛮大的嘛!”

  我点了点,没说话!

  “你有信心做好这份工作吗?”

  “信心十足,我相信我一定能做好!”

  她放心笔,抬头看了看我说:“为什么?”

  “因为饥饿才是人的原动力,没有任何事情能比这件事情更加有动力了!”

  她笑了笑,说:“歪理邪说!叫什么名字!”

  更z新最\快上酷匠网

  说完,又低下头写字!我说:“我叫家家,你呢?”

  她又一次放下笔,抬头看了看我,说:“你问我干什么,你以为是相亲来了啊!”被她这么一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随便问问嘛,以前别人问我名字的时候我都喜欢回问一下,久而久之成了习惯了。她站起身,把笔和纸顺势拿起来,说:“你明天来上班吧!”然后往门口走去,走到一半停了下来,没有回头也没有转身,说:“我叫李若柔,大家都叫我小柔!”话完,消失在我眼前。

  我站起身,嘴里嘟囔着:“这是为什么呢?李若柔?不会是李若彤的妹妹吧!不过长的还蛮漂亮的。”我想了一天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么快就录用了我,连个试用期都没说!

  一个星期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份工作除了我确实找不到第二个人愿意做。一个月800块钱,什么事情都要做。连总经理秘书的饮水机都要我来换水。爷爷的太欺负人了。一样是秘书,我怎么就必须为另一种秘书服务呢,原因是,我是他大爷的是外贸部经理的秘书,这个外贸部名存实亡,经理根本不会经商,所有的任务都下发给下属去做,自己每天在办公室打电脑游戏,所以业绩非常不好,公司的老板也不怎么重视这个部门,所以这个部门的员工经常会受到其他部分员工的欺负。如果我有一天做了这个部门经理,我一定让它成为整个公司最抢手的部门。我对饮水机发誓。

  在想问题的时候,我正在给总经理秘书换饮水机的水。总经理的秘书也是一个男的,因为这家化妆品公司的老板是一个女的。听说还是一个美女,年轻漂亮有头脑。这点让我很觊觎总经理秘书这个位置。等哪天换水的时候给它放点毒药什么的,毒死那个傻逼秘书,那总经理秘书就是我的了。当然犯法的事情我也就是随便想想。自从来到这家公司,我就没见过传说中智慧与美貌兼得的总经理,听说是去了分公司处理事情,要半年之后才回来。我想,传说中的美丽也许是别人捏造出来的东西,目的是为了哄总经理开心。兴许总经理是一个肥的像猪一样的女人。种种的是非我都可以忍受,我就是忍受不了那个李若彤的妹妹叫什么柔的那个女的。总是三番四次的找茬。我根本也不归人力资源部门负责,她没事总到我这里打印什么东西。打印就算了,每次打完都说不合适,至少让我打四次她才摆手,每次还都在旁边看着我打。我最烦别人在我旁边看着我打字了。等我有朝一日爬到你们上头,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这些事情让我忙碌起来。

  下班的时候我总是会在公司停留很久。我害怕一个人面对空荡的房间,我害怕想起我生命中重要的那个人!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每一个神情都会让我在空洞的夜里发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