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小律闭上眼睛,我都没有去问有关于桃子的任何事情,或许是过于悲伤,或许是对一个朋友的尊重,我不忍那么去做。其实桃子的走,苏苏说的也没有什么不对的。既然她不想给我一个理由,我又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呢!

  !@酷VG匠、¤网$9正Xu版s首z发

  也许在感情的世界里根本就不需要理由,谁选择离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理由,那就在自己身上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她的离开是因为自己太傻太天真了。我安葬了小律之后,我开车来到了天利公司的门口,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我想桃子这些年照顾小律她可能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所以她才那么照顾她,可是她为什么没有和我说呢?如果抛开我对桃子的感情理智的对待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那是不是桃子和刘三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呢?如果更加理智的想想,苏苏这个人当年也是桃子找的,是不是他和我说的话也不能相信了呢?那不群呢?这一切都是一个迷,我不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像一个猴一样被人耍着。

  我在刘三的酒吧门口呆呆的看着来往的路人,一颗烟接着一颗烟的抽着,我记得自己好像不吸烟,每次桃子吸烟我都会去阻止,因为我觉得点燃一个香烟燃尽的试自己的生命,不值得。直至今日我才明白,如果能尽快结束困惑无助的生命也无非是一件好事。一天一夜,又是一天一夜,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少了昼夜,对着倒车镜我看到一个又脏又恶心的自己,乌黑的头发不知道何时多出很多白发,它们枝叶茂盛,正试图掩盖住原有的色泽。

  下雨了,雨水切割了我的视线,也隔阂了这个世界。我在模糊中,死死盯着远处的大门,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下车,他撑起一把伞,然后去另一边打开车门,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珠光宝气,光纤亮丽。在这样的气氛下,还是让我觉得眼睛有些莫名的疼痛。我立刻冲了出去,跑到这个熟悉的人面前,两个人互望,只有旁边的那个女人疑惑的看着我。于是刘三说:“你先进去,我有点事情”

  刘三把伞递给女人,然后和我一样让身体裸露在雨中。我表情僵硬,说:“还认识我吗?”刘三面无表情,说:“你是我的兄弟,唯一的”

  我开始仰头大笑,说:“兄弟,你有把我当过兄弟吗?太可笑了吧!”

  刘三依然冷静的说:“你可以这样问我吗?”

  我停止了笑声,淡定的看着刘三说:“怎么不可以,我做错什么了?”

  刘三表情淡淡的,说:“是,你没有错,大家都没有错,只有我错了,我错在我太天真了,我9岁就认识你,我们一起逃学,一起打架,一起把妹,一起在天台上无聊的发呆,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只要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一下,我认可自己挨打也不让别人碰你一下。”

  说到这里刘三再也不能平静,他开始嘶吼:“老子为了你蹲了8年监狱,8年,你他妈的去看过我一次没有?你良心让狗吃了?你还问我你做错了什么?你还问我有没有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过兄弟吗?你有资格问我?”

  听到这些话我的怒火全部被雨浇灭了,我发现自己很无力,我只有低声的问:“那么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了。”

  刘三笑了笑说:“都是你应得的,你个忘恩负义的败类,你……”

  刘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声刺耳的枪响,我看着他倒在雨水中,然后我回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哀,他在我身后大喊着:“你他妈的是个王八蛋,你以为你做的都对?你牵扯到无辜的人了你知道吗?你毁了两个人的一生你知道吗?你个孙子,你个禽兽……”

  我能感觉到他撕裂般的心情,我能听见他震耳欲聋的喊声和抽泣,可是他从头到尾却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离开了。大雨中只剩下无助的我,和宝马里惊慌失措的女人。雨水渗透我脆弱的灵魂。我又开始一个人面对着这个世界了。面对着无穷无尽的寂寞,它会在每个夜里给我窒息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