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踢开房门的时候,小律已经躺在血泊中,我理智的跑过去抱起她想外面走的时候,却被微弱的声音阻止了。“家家,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的话,请放下我”

  我转头看向小律,苍白的脸,干裂的嘴唇,她好像想对我微笑,可是却失去了微笑的力气。我说:“我不可以,我真的不可以,小律,就算你不把我当朋友,我也一定要送你去医院!”

  小律左手抓住我的胳膊,我知道她想用力,可是我却感觉不到力的存在,她说:“已经没用了,我吸了过多的毒品,救不活了,我只希望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和你说几句心里话,好不好,家家,求求你了。”

  我挺直了身子,把脸故意仰了起来,因为我哭了,生平第一次哭不是为了桃子,是为了小律,我把她轻轻的放下,自己也坐在血泊里,搂着小律说:“好,你说吧,我陪着你”

  阴暗的房间里,小律轻轻的说着:“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4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一直靠捡废品生活,对于单亲家庭的她来说,这已经很痛苦了,幸好那年她还小,什么事情都不懂,没想到,母亲积劳过度,她8岁那年,母亲下肢瘫痪了,不过还好,母亲攒下了2000多元钱,小小的她只要能够做饭就可以了。时间慢慢的拉长了,2000块钱竟然能让两个人生活4年,那是怎么一个活法呢?

  小女孩12岁那年,家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每天去菜市场捡别人扔的菜叶回来给母亲熬汤喝,她也会到火车站等一些地方去乞讨,总会得到一些吃的和钱。有一天,她听到了朗朗的读书声,她扒在沉重的铁栏杆上呆呆的听了一上午,有谁知道,她是多么渴望上学,没有人会知道的!没人会明白!这样的日子她混到了15岁,她找了一家蛋糕店上班,开始老板每个月只给她200块钱,可是她已经很高兴了,因为她可以让妈妈吃饱饭了,在这个世界上,妈妈成了她唯一的动力,她每天下班都跑着回家,因为妈妈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她担心妈妈会随时死掉,她太害怕失去妈妈了,她太害怕了……”

  说到这里,小律的身体开始抽搐,过量的毒品让她忘记了疼痛,可是鲜血却慢慢的带走她的生命。于是我抱紧她,在眼泪与血的交织中,第一次这样难过的抱着一个人。小律继续说着,只是声音开始模糊,语速也开始减慢了。“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妈妈的病情突然严重起来,小女孩焦急万分,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把妈妈背起来,打车?她们没有钱,所以也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向医院,不管多沉重,她都觉得只要坚持妈妈就不会死,她一定会坚持到最后,由于这样的重量超出了小女孩的身体负荷,她没有达到医院就倒下了,妈妈就这样离开了她,她开始变的沉默,不爱与人交谈,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足足有两年那么久,直到有一天,她认识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开朗幽默,懂得关心人,他一下子就走了小女孩的世界,那年她18岁,她爱上了这个男孩,她决定一生一世和他在一起,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终于有一个真正对自己好的人了。

  后来那个男孩决定为了他们以后的幸福去外面打拼,女孩没有阻拦他,因为她知道,那个男孩一直那么倔强。后来女孩和她的朋友去舞厅工作,被人暗中搞鬼染上了毒品,毒瘾发作的时候就像浑身都是小虫子,奇痒无比,她真的受不了,所以到处借钱赚钱,干什么都行,然后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而且竟然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看见了,她一直倔强,她不想让朋友知道这一切,所以她打了他的女朋友,他们从此消失了,她本以为自己可以这样阴暗的过一生,直到她看见了他,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把脸仰的更高,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在地上,我说:“原来两年前你就瞒着我,你一直不愿意把这件事情对我说,你一直没有把我当朋友对吧,你个没良心的,你知道我笨,我傻,看不透别人的心思,你怎么就不可以说出来呢,怎么就不可以呢?”

  小律缓慢的抬起头看着我,嘴角略微扬起,努力的对我笑,说:“家家你太善良了,善良到如果我告诉了你,一定会去找刘三拼命,小哀不在,我没有权利让你那么做,更不想你那么做。”

  ¤看正mi版/章节ye上酷w匠e…网

  小律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说:“答应我,一定要阻止小哀,一定要……”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手就从我的手中滑落下去,我用力的抱紧小律,身体开始不听的颤抖。风吹开虚掩的门,掠过我僵硬的躯体,哀痛顺势传遍全身,我再也忍不住的哭出声来。我想,风会带着小律飞向天堂,她是属于那里的,因为她是一个天使,她有一片蔚蓝色的天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