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阳光促使我不得不挣开眼睛。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阳台睡着了。我发现身上多了一跳毯子,想必是小律为我盖上的。走进客厅,发现昨天还乱七八糟的客厅,今天变得干净亮丽起来。

  我隐约听到厨房叮叮当当的响声。不一会,就听见小律喊:“家家,吃饭了。”

  我缓慢的走过去,看到一桌丰盛的菜肴。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事情?难道昨天小律所表现的只不过是一个假象?那我是吃还是不吃呢?我有些顾虑了。小律微笑着,给我倒了一杯酒,说:“家家,陪我吃最后一顿饭吧!”

  我愣了一下,说:“最后?你要走吗?小律!”

  “是的,我要走了,去很远的地方,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不等小哀了吗?”

  小律表情暗了一下,又瞬间恢复了笑容,说:“等啊,我们约在那里见面了!”

  “是国外?”

  小律端起酒杯,对我说:“家家,干杯。”

  我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酒,犹豫了一下,可是我还是端了起来,喝掉了它。如果有毒,那干脆死了算了,活的这么纠结。小律微笑着,示意我吃饭吧。之后开始安静下来,我们两个人谁都不曾开口说话,我会偶尔看向她,可是却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似乎在对我隐藏着什么事情。

  下午的时候,我去见苏苏。庞大的落地窗,白色的座椅正在前后的摇晃着,我进去的时候,苏苏正在拿着菜单悠闲地看着,看见我进来,才放下,然后对着服务生说:“来两杯咖啡,一杯加糖一杯不加”

  我看了看周围说:“你还真会选地方!”

  苏苏笑着说:“这个地方适合你,心情不好的人,一个人安静的看着喧哗的都市,喝着咖啡,能给自己找一个开心的理由?”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会吗?”

  苏苏还是淡淡的笑着说:“会不会我也不清楚,那全看你心里怎么想了。”

  我正了正身子,说:“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苏苏双手扶在桌子上面,说:“在说这件事情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我心里很疑惑!

  “你喜欢幻想吗?”

  “为什么这样问?”

  “请回答我!”

  我说:“还好吧,会幻想,但是不会异想天开!”

  苏苏一本正经的说:“根据我的分析,你患了轻微的妄想症,不严重,只是心里的作用。”我惊讶的看着苏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苏说:“不用惊讶,听我慢慢说,我查了小律这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两年桃子一直照顾她,我想这个人应该不会恩将仇报的图财害命,最重要的是,她在桃子失踪的前一周被抓进禁毒所劳教了一个星期,所以她不可能害桃子,还有你以前的一个朋友,他回到这个城市了,不过他行踪不定,我也没有查到他现在具体在干什么?不过应该和你无关。至于不群,他其实是我的大学同学,为人耿直,前两天他去了一趟贵州,我粗略分析了一下,他应该查出桃子的下落了,不过为什么没有找你,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听完苏苏的话,我整个人都瘫在那里。原来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我是一个患了妄想症的人,那是不是在桃子走之前我已经有了幻想症,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的呢?我用力的摇了摇头,低声说着:“不会的不会的,我没有妄想症,我没有!”

  苏苏看到我失措的情绪,于是说:“别这样,妄想症其实也没什么,你也只是因为过度思念桃子才这样的。不过,你是否想过,桃子为什么离开?根据我的调查,桃子明显是自己走的,不是被绑架或者谋杀的,她走的时候竟然有时间把车子给小律保管,那说明她早就做好了走的决定。你有没有想过,桃子或许有自己爱的人,她和你在一起完全只是为了报恩?那你又何苦难为她呢?你一定要亲眼看到她和别人的男人在一起,你才摆手?那又何苦呢?心痛的还不是自己!爱一个人不是自私的,太自私就不是爱,是占有,你明白吗?”

  我双手用力抓住头发,我试图用面表的疼痛掩饰内心的痛苦,说:“那事情要不是这样的呢?”我依旧挣扎着,试图给自己一个希望。

  苏苏说:“你有没有想过不群为什么一直没有找你,一直没动静了?你有没有想过桃子为什么给留下了一张3000万的险单,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两个到现在都没有结婚的原因?女人永远都会记得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家家,你不了解这个吗?”

  2更新1最E_快上/h酷#匠网~Y

  苏苏的N种假设让我开始纠结了。不过我始终觉得哪里好像出了问题,到底是哪里呢?桃子把车交给小律保管?桃子为什么会把车子交给小律,两年前小律和桃子打起来是不是另有隐情,这两年桃子为什么会对小律那么好?桃子走的时候到底对小律说了些什么呢?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问:“今天是几号?”

  苏苏被我这么一问,愣在那里,半响才说:“7月24号,怎么了?”

  我说:“7月24?小律的生日?坏了,出事了!”我立刻起身冲了出去。苏苏在我身后喊着出什么事情了,可是我都没有时间去理会,因为答案就在一线之前,可能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