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站在楼梯处不敢动,仔细听着脚步声。它越来越小,不一会就消失了。我担心这个声音会随时出现在我身边,于是我半响没敢动,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动静,于是我悄悄的上楼,慢慢的打开小律的房间,发现她已经躺下了,好像睡的很熟的样子。难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家里来贼了?

  酷匠p'网?6首&j发☆

  我打开各个房间的灯,发现东西的摆放位置没有变过,只有厨房的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的落着水珠,很明显这是急促关阀门没有关紧?这代表着什么呢?另外我在垃圾筒发现了一张被熏烤的锡纸,这是干什么用的?我拿起来仔细观察着,好像有一股什么味道?毒药?听说有一种毒药用锡纸烤过之后,无色无味,人服过之后会导致心供血不足而死亡,症状和心脏病发差不多。我用胶带把这锡纸装好封起来,准备拿去给苏苏看。看样子这几天不能和小律一起进餐了。

  为了不让小律怀疑,我一大早就出门,很晚才回来,这样就不会给她机会下毒,而且还有充分的理由。终于混到了和苏苏见面的日子,我觉得一切真相都可以搞清楚了。我早早的就去分店等他,可是直到店里的工人都已经下班了,还是没有看见他的出现,于是我拨了他的电话,不在服务区?难道苏苏也遇到不测了?他们那天晚上跟踪了我,知道苏苏要帮助我调查,然后杀害了他。

  那他们为什么不杀我呢?他们在等什么呢?我在恐惧中等待一个答案,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的答案。这天我终究没有等到苏苏的到来。我拖着沉沉的身躯回到了家。已经是凌晨了,因为没有开车,所以回来的时候我没有走大门,我从后门进客厅。刚一进客厅,我就发现不对,厨房的灯是亮着的,我悄悄的走了过去,我透过模糊的玻璃窗向里面看去,小律右手拿着打火机,左手拿着一块锡纸,锡纸上有白色粉状的东西,她一边烤着,一边用鼻子吸取着。我瞬间明白了锡纸是怎么回事?于是我立刻冲了进去,夺下小律手里的东西,说:“你在干什么?这是什么?”

  小律并有发疯的和我抢手里的东西,她瘫坐在地上,笑着说:“毒品,没见过毒品吧,这个东西很好的,它可以让你忘掉痛苦。”

  我顺手把毒品倒进下水,打开水龙头冲掉,我回想起昨天晚上的这个时候,原来是小律在吸毒,发现我回来了,紧忙躲了起来。

  我说:“你吸毒为什么怕我知道?”

  小律依然微笑说:“你知道了,会让我吸吗?你怎么总是傻乎乎的,怪不得桃子姐走了,你连原因都不知道。”

  我被这句话说到了痛处,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响,我拉起来地上的小律说:“不管有什么原因,我不许你这么对自己,蝼蚁尚且偷生,你是一个人。”

  小律扶着我的肩膀说:“对,我确实是一个人,一直是一个人,从来不曾得到过温暖。”

  我说:“别瞎想,好好睡一觉一切就都会好了!”

  小律低声的说:“好?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也不需要在回去了。”

  我听不太懂她在说什么?我在想,自己怀疑小律是不是一个错误的事情,是不是桃子的消失让我受到了打击,让我胡思乱想。小律睡着后,我一个人到阳台上去看看夜色。好久没有抬头细看这片天空了,我发现我已经丢失了自己我。如果桃子真的找不到了,我该怎么办?我真的要去死吗?我应该仔细想一想这个问题了?那如果我死了之后,桃子要是回来找我找不到怎么办?我是不是有点优柔寡断了,我和从前还是一样的,从来没有改变,一样懦弱,遇到事情就慌了手脚。想到这里,我的手机响了,是苏苏打来的,我立刻接了起来。“喂?”

  “是我,苏苏,明天下午见!”

  “今天下午你怎么没去!”

  “我去查了一件事情,不过还没有弄明白,我想,明天见到你就一切明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