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舞厅的时候陈姐正在发火,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宇宙,爆发起来让人觉得有点害怕。我马上看了看表,发现自己没有迟到,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落了地。桃子一脸忙然的看着我说:“陈姐这是怎么了,又和谁啊,不会是小律吧!”

  忘了说小律也跟着桃子一天来到了舞厅工作,因为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浴池工作,既然小哀把她托付给了我,我就一定会照顾她到小哀回来为止。

  我摇了摇头说:“不会,陈姐不会对我带来的人这样的。”说完,我径直走向陈姐,作了一个标准的笑容,身体前倾贴近她,小声的说:“怎么了,这和谁啊?”

  陈姐看了看我,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平息自己的怒火,说:“还能和谁,你三哥,又从我这里拿钱去赌,死性不改。”陈姐说话的声音很小,说完了轻轻叹了口气。显然陈姐是又爱又恨,这里各种原因,只有我这个知道内情的人可以说的明白了。陈姐是刘三的小姘头,她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可是两个人的兴趣爱好,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特别的投缘,所以情投意合,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虽然处于地下活动,但是感情这东西,越危险越刺激,所以两个人快乐了好一段日子。可是这相处久了,伪装的那点东西自然就暴露了出来。刘三爱赌钱的习惯马上被陈姐发现,发现了不要紧,由于开始的激烈反应导致了陈姐的纵容,所以才导致现在的一发不可收拾。我看陈姐发这么火,只好安慰两句说:“别太生气,三哥赌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要改也得慢慢来。”

  陈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也只能这样了。”说完她转身离开,我带着桃子去换衣间,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一只手拉住,我顿时身体一抖,转身发现是小律,才平静下来,说:“你是鬼啊,走路没有声音”

  小律笑着说:“哟,精神面貌不错啊,桃子在你那住的怎么样,你小子是不是已经?”我尴尬的说:“哪有,我是正人君子。”

  小律听我这么说,表情立刻夸张起来,说:“我呸,谁告诉你正人君子就不做爱了,那太监还都成正人君子了?”

  我一听小律这么说,马上做出停止的手势说:“打住,这个话题以后再说,我必须马上把工作用品准备好,以免一会来客人。”话完,我一溜烟跑进里屋,恐怕小律叫住我,这个家伙,再往下说,不一定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呢?进屋回头一看,桃子没跟上了,发现坏了,于是扒在门边看过去,小律正张牙舞爪的对桃子说着什么,我现在多么希望小哀能马上回来,真怕小律继续这样下去小哀回来会不认识她。

  晚上10点多的时候,舞厅里已经人满为患,这个时候我基本上没什么事情了,就坐在大厅前的椅子上休息,一个老头风尘仆仆的走进来,我以为是要饭的呢,便从兜里拿出一块钱说:“给你,大爷。”

  那老头一脸茫然看着我说:“怎么着,你们这里上岁数的人来找小姐还给一块钱”

  我一听话锋不对,马上说:“什么?老大爷您要干嘛?”

  那老头步履蹒跚的转了转说:“打小姐,要年轻点的”

  我满头黑线,说:“大爷,谁告诉您这里有小姐的?”

  老头说:“我看见了都,都在里面,你看她们穿的,别担心小伙子,大爷有钱!”说着老头从兜里拿出来好几张一百的摊在手上给我看。

  我把大爷的手按下去,示意他把钱收好,说:“大爷,这是舞厅,没有小姐,您回去吧。”

  老头在我再三强调下终于恋恋不舍的走了。我看着这个老头艰难的走出门去,这个时候陈姐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后面,说:“这个老家伙又来了?”

  我转身看了陈姐说:“他总来啊?”

  陈姐说:“每个月来一次,不过都是白天,所以你看不到”我回头看向那个老头,他的背影在风中显得有些单薄,一摇一摆的,我真的担心他会随时倒下。

  陈姐看了看我说:“看见没,这就是男人!而你,好像是男人里基因受了变化的东西”我用手指指着自己,瞪大眼睛看着陈姐,说:“我……”

  陈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赶紧拿下桃子,要不迟早阳痿。”

  我用手指指着陈姐,依旧瞪着眼睛,说:“你……”陈姐看着我不知所措的表情,笑着走开。我看着远处的小律,想,大爷的,这些都是什么人!

  天色迷人,晚霞映红了整片街道。我和桃子骑着自行车艰难的往家的方向走。骑了一小会,我停下来,说:“不行了,骑不动了,我必须搞个小摩托”

  桃子说:“小律要过生日,咱还要买礼物,何况你手里的钱也不够买摩托的”

  我说:“不要紧,一会你看我的眼色行事,摩托一定会有的。”

  桃子说:“你真的想要的话,我有钱!”

  我说:“不用你的钱,我有办法!”

  桃子发出疑惑的声音,说:“啥办法?”

  “你能不能搞点事业了,就你这样让我怎么带你走进上流社会?”话音刚落,一个重击打到我的背部,顿时车倒人摔,等我爬起来的时候,桃子一个人走了。我立马骑车追过去,说:“我的意思是咱应该有个摩托骑不是,要不上班多累啊,我先向家里借点,咱还他们还不行吗?”

  桃子看看我说:“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你会还吗?”

  “会。”

  “那走吧,我和你回家。”

  我听桃子这么说,立刻精神飒爽,说:“那请尊驾上车吧。”七拐八扭终于到了家了。我按了按门铃,然后扒着门缝往里看,习惯动作总是改不了。然后老爹赫然出现在我俩面前,说:“回来了。”

  我笑了笑说:“老爹,这个我女朋友”

  桃子冰雪聪明,立刻说:“叔叔好”

  老爹一看是我女朋友,打心里面的高兴,说:“快进屋,哎呀,怎么骑自行车回来的,打车啊。”

  我说:“哪有钱打车,再说也太浪费了。”

  我冲桃子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摩托有戏了。推门进屋,看见妈妈。

  我说:“妈,想死你了。”

  酷{匠g网唯一正L3版l,其,他T…都L(是Nh盗¤X版W

  老妈正在看电视,看见我进来,根本没甩我,八成又在看什么妻离子散催人泪下换汤不换药的电视剧。这种电视剧最恶心,永远一个套路,一看片头就知道结尾是什么了。我看她不理我,便说:“别看了,你看谁来了”

  桃子在我后面,说:“阿姨好。”老妈顿时一愣,就像看见熊猫一样看着我身后的桃子,然后看向身后的老爹,老爹一个眼神,老妈立刻心领神会明白了怎么回事,说:“孩子快进屋,怎么来也不打个电话回来,妈好给你们准备准备,你俩坐,坐。”老妈的眼神飘过我,直接冲着桃子过去,我立刻截住,说:“她叫桃子,我女朋友。”

  桃子规规矩矩的坐到沙发上,说:“阿姨,今天下班家家也没告诉我要来,有点仓促,所以也没买什么给您,真是不好意思。”我老妈虽然脾气倔,但是最怕说话好听的,比如别人踩她脚了,说俩句好话,立刻给别人赔不是了,所以桃子这么会说话,老妈马上开心的笑起来说:“买什么啊,什么都别买,家里什么都有,对了,还没吃饭呢吧,我去给你俩做点好吃的。”

  我说:“不用了,我俩吃过了,这次回来呢,我是有事和您商量的”

  老妈一听话锋不对,脸色立刻变的难看,比变色龙变的还要快,桃子在旁边吓的一声不出,我心想,你个家伙,原来就和我厉害,换一个人你就完蛋了,我看老妈神色这么凝聚立刻说:“别紧张,就是我和桃子吧……想……”

  老妈立刻打住我,说:“要结婚呢?有点急吧,不过也行,我和你爸都听你的意见。”

  我说:“哎呀,不是结婚,哪有那么快的。”

  老妈一听不是结婚,表情立马释然,说:“不是结婚啊,那什么事?”

  我笑的特别的妩媚的说:“我是想向您借点钱,你看我俩上班,来回骑个自行车太费劲了,我想买个摩托。”

  老爹一听,立马说:“骑摩托太危险了,不行不行,再说咱家也没有……”

  老妈一个眼神,打住了老爹的话,又看了看我,表情复杂的就像一道解不开的数学题一样,我估计八成是没戏了,刚想说没有也无所谓,就听老妈说:“行,要多少。”

  我一听老妈说行,立刻心花怒放,说:“4千够了,买个小点的,没有危险”

  老妈说:“行,不过千万要注意安全。”然后冲着老爹说:“去拿钱。”老爹表情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进了里屋,然后老妈又七长八短的和桃子说上了家常,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知道老妈是给我面子,毕竟桃子在一旁,她怎么也不好拒绝我,可是我心中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好像有什么多余的感情在支配着我,让我怎么也提不起气来。桃子在外面经历了很多风雨,见过各种各样的人,见到这种情况说话甜的要命,我在旁边听的都快吐了,她还是不厌其烦的说着,而老妈硬是喜欢这些。不一会老爹从里屋出来,把钱递给我说:“4千5,差不多应该够了。”我看着手中的钱,看着老爹沧桑的脸,突然前所未有的沉重起来,于是我只好勉强的笑了笑说:“多了多了,用不了。”然后说:“老妈,我俩明天还要上班,所以得回去休息了”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激动。老妈一脸不愿意,说:“家里有地方,回去住什么啊。”

  桃子刚要说话就被我打住了,说:“空间,空间。”我一边说,一边向老妈使颜色,老妈立刻明白,说:“好好,给你空间,走吧走吧,不过要常回来看看,知道吗?”

  我笑着说:“遵命!”

  出门的时候,老妈塞给桃子5百元钱,桃子说什么都不要,可是还是被老妈硬生生的给塞到兜里,离开的时候我看见老妈站在门口看着我们,她那件毛衣是三年前买的,这些年她一直没有换过,回过头来,我看着身边的桃子说:“或许我这么做真的错了。”

  桃子微笑着看着我,说:“反正已经做了,没关系的家家,我一定给阿姨买一件毛衣。”桃子的这句话就像冰天雪地里的一团火,温暖我的心灵,让一直觉得孤单的我,在没有寄托的时候万分感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