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对于刘姗姗我还是很惧怕的,她和我以前遇到的客户不一样。以前遇到的要么温文而雅,要么张扬个性,而刘姗姗都不这样的,她的目光中总有一种诡异的神情,就像女儿国的国王在唐僧面前一样。可惜我不是唐僧,所以我永远不能理解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心怀叵测还是别有居心。可是对于这样钱多到烫手的客户我觉得搞好关系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到了贵宾酒楼门口门卫仔细的看了看我,说什么不让我进去。我说凭什么不让我进去,他指高气昂的说:“有贵宾卡吗?”

  我说:“你能不能在‘有贵宾卡吗?’前面加个‘先生对不起’,没有礼貌”

  我故做神态的从衣兜里拿出钱包说:“贵宾卡多少钱一张,现在我办一张”

  门卫用眼神打量我的上三路下三路,然后说:“小子,哪凉快那玩去得了,这里你消费不起?”

  我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个乌龟王八蛋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老子我什么地方没去过,我上过山,打过虎,开过枪,练过武,还他妈的干过你老……,算了,不骂人了。

  我说:“我问你多少钱一张,我要办一张”我的语气明显加重。

  门卫有点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好好好,你要敢死我就敢埋,跟我来”说着,他径自推门进去,我随后跟着上去。当我的脚踏进这酒楼的一瞬间,我觉得我后悔了,这里装修的也太豪华了。玉柱龙盘,金瓦银漆,这贵宾卡怎么也得七八百,我小小的钱包包里也就几十块钱,怎么办呢?得赶紧想个办法溜掉,我正想着,就听门卫说:“你别想溜,前几天像你这样的已经送医院好几个了”

  我一听马上一身冷汗,然后笑着说:“想什么呢?好好带你的路。”

  数十步后右转,豁然开朗,蓬壁升辉的大厅下,琳琅满目。数十桌丰盛的酒席,百余人觥筹交错,看的我眼花缭乱,心惊肉跳。恐惧的小水滴在心底慢慢的扩散开来。然后只听门卫说:“请给这位先生办一张贵宾卡”

  这时一个文静可爱的女子面带笑容的对我说:“先生,请问你办什么待遇的贵宾卡呢?”我环顾四周看有没有逃生的机会,然后对着这位可爱的小姐说:“都有什么待遇的呢?”

  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那个女孩笑的灿烂的说:“有高级贵宾和普通贵宾,高级贵宾又分包间和非包间待遇,普通贵宾又分套餐和无套餐待遇”

  我说:“那都什么价位?”

  旁边的几个服务生早已怒火中烧,但出于自己是服务生又不敢烧的太旺,所以只好各自把火像炼炉一样,压在自己心中烧,我心想,丫的,哥几个别把自己烫着。

  可爱女孩依然很有耐性的说:“高级贵宾有包间待遇的在*万到*万之间,这主要根据什么样的房间而定,非包间的在*千左右,先生觉得高级贵宾卡适合你吗?”

  我听完这些脸都绿了,心里不停对自己说还有普通贵宾,这个是个意外,一定是我听错了。然后我说:“那普通贵宾卡呢?”

  女孩明显有点不愿意说下去,语速加快了许多,说:“普通贵宾卡基本在*千到*千之间,先生你到底办哪种,我们还有其他客人要办?”

  我听了这些话,差点昏过去,心想这下可完了,想想刚才门卫那孙子的嘴脸,看样子是必须进医院了。

  可爱女孩不再可爱的问我:“先生你到底办不办”

  我急出一身冷汗。所有人都能看出我的窘迫。

  于是可爱女孩非常体贴的说:“你他妈的傻了吧”

  正当我要被几个服务生暴打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是刘姗姗约我来这里的,刚才一时冲昏了头,现在被几个剽悍的服务生吓的想起来了。于是我拿起手机拨号码,突然手腕部巨痛,那个孙子门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说:“想报警”

  我看着摔在地上散架的手机想,妈的,我今天是栽你们你这帮孙子身上了,然后说:“滚一边去,孙子报警,有本事咱约个时间,别他妈的仗着自己人多”

  门卫摇着自己手中的电棍说:“你以为老子我是个打手,就算是也没那工夫陪你这下三烂玩,兄弟们,给我绑了”我一听,这不是哪个电视剧里山大王的口气吗?,看样子这个门卫喜欢西游记啊。

  我靠,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我立刻先发制人,推开一个服务员往门外跑,忽然迎面一个黑影直撞过来,由于力的相互作用,我马上坐到了地上。抬头一看,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赫然挺立在我面前,非常严肃的对着我身后的人说:“怎么回事,闹什么闹,不知道今天有特别的来宾吗?”

  那人话完看看旁边的人,我顺势看过去,刘姗姗?救星!还没等我说话,就听我后面的人说:“这个人来闹事的,经理”

  我一看刘姗姗在旁边,语气立刻硬了起来,站了起来,慢慢的说:“我来闹事,我闹什么事了,是你们那位贵宾约我来这里的”

  说到这里我指向刘姗姗,然后继续说:“你们非管我要什么贵宾卡,我没有贵宾卡就要打我”众人一听我这么说,一起把眼光投向了刘姗姗,好象只要刘姗姗说一个不字,他们立刻会把我分尸。所以我这一刻非常害怕刘姗姗说不认识我。毕竟人家是有身份的人,见我这么落魄,又是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说不认识那是理所应当,想到这里我更加害怕起来,奶奶的,看样子今天要残废了。

  我不敢正视刘姗姗。然后慢慢低下头,像一个正在被审判的犯人一样,等待着法官的结果。之后一个近乎天籁般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是,这位先生是我约的人,怎么?他有得罪你们的地方?”

  酷¤匠%网F唯一}?正2版,qe其`他◎"都◎I是|盗%!版¤

  刘姗姗的语言虽然温文而雅,可是明显带着生气的意思。身边的那个男子马上就听出来了,立刻说:“你怎么回事,不长眼睛吗?”

  然后转向我说:“没碰伤你吧,有没有什么东西碰坏了?”

  我明显被刘姗姗出人意料的语言吓到了,不仅说认识我,还明显的表示了对我的关心。我只是说:“没事,没什么,他们其实也不知道我是你约来的?别难为他们了?”

  这时我身后那个孙子门卫立刻说:“是啊,经理,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姗姗姐约的,这个手机我们一定会陪他的”

  门卫手里拿着刚才摔坏了的手机,目光诚恳的就像抗战时期的老百姓见到八路军一样,我心想,嗨,你个孙子,刚才打我时候怎么不老百姓啊,现在你再土匪一个算你狠。

  我立刻打圆场说:“没事,不值钱,算了,算了”

  这时候刘姗姗说:“摔坏别人的东西陪钱是理所应当的,你别管了”

  然后转向身边那个经理说:“你们的家务事你处理吧,我们先上楼了”

  那经理笑的灿烂的说:“姗姗姐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和刘姗姗上楼的一瞬间,我回头看向那帮人,发现其实他们挺不容易的,他们也只是在服从那个经理的命令而已。我今天要不是刘姗姗所约的人,那经理也肯定会表扬他们的行为,现在却适得其反了。底层社会的人,不好过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