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在胡同里左转右转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我很怀疑这个司机大哥开没开过车,我把最详细的地址告诉他,他还是不知道我住的具体位置,还要靠我用语言指挥他往什么地方走,我累了一天了,哪还有力气指挥他这个笨蛋,所以平时只要开20分钟就能到家的偏偏被这个家伙开了整整一个小时。我靠,还让不让人活了。简直是虐待!

  回到阴暗的小屋里我一头栽到床上,再也不想起来。我这个宝贝床那真是一流的舒服,我半个月的薪水总算让我有了点安慰。我迅速的脱掉衣服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等待着一场甜美的梦境。突然电话又响了,我拿起一看,桃子来的,就没有挂掉。接起来说:“桃子,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桃子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显得很柔软,让人很舒服:“突然就想你了,就想给你打个电话”这句话让我心花怒放,我说:“今天很累,累到手都不想抬起来,可是你看见你的电话就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电话中传出桃子呵呵的笑声,说:“傻瓜,不和你说了,好好睡觉,明天见吧”

  “明天见,晚安”

  放下电话,我觉得我的生活好象多了一种色彩,一种以前无法体会也揣摩不到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快乐,让我不知疲惫,这可能就是很多人都诠释不了的爱情。我终于找到了?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假象?

  这个夜我睡的安稳,没有梦境,只感觉天亮就在闭眼和睁眼之间。

  早上总让我觉得舒服,因为一天之中只有早上很凉爽,其余时间闷热到了极点,我十分担心自己的脚踏车胎,我看一会书,就会停下来跑到外面看看它有没有暴掉,要是暴掉了马上去换一个,要不晚上就又得走着回去了。

  记得有一段时间我总是走着回去,因为不知哪个阴损卑鄙的小人总是给我的脚踏车放气,那段时间我天天蹲在阴暗的角落守株待兔,心想要是让我逮到了,丫的,让你个卑鄙小人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可是一直到现在我始终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个王八蛋。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总是在某个不经意间想起桃子,然后微笑着走过每条繁华的街道。

  下午的时候刘三给我电话,让我到世界烧烤吃饭。这个家伙最近没少找我吃饭,可能是最近发了点小财,烧的自己不知道怎么花了,就找一票朋友吃饭。

  可能是刘三刚刚出来没几年,在这个城市里的朋友很少,所以每次都告诉我拉几个朋友一起去。这样我觉得挺不亦乐乎的。请了朋友帮了朋友,最后还不用我买帐,这多划算。桃子对我这一想法完全赞同,可见我俩整个两个市侩的小市民。

  刘三请客这地方挺偏僻的,在一堆学校的夹缝里赫然挺立着一座二节小楼,上面写着“世界烧烤”四个大字。我在想这个烧烤店的老板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把烧烤店整在这个鬼地方,这能赚钱吗?正想着,就看见几个穿着校服的学校模样的人喝的酩酊大嘴的从里面出来,一边往外走还一边嘟囔着“明天继续”

  ◇看正x版章节/-上/酷&m匠网、,

  进门后,在吧台旁边有一个直通楼上的阶梯,我们就顺着这个上了二楼。刘三定的房间号码是三个八,这个家伙现在好象特别迷信,干什么都喜欢个吉利数字,前些日子去买楼就买的八楼,结果买完之后才知道,这栋楼没有电梯。搞的他天天早上吃那点粮食全白吃了,到了自己开的舞厅还得吃一顿。

  到了房间门口我看着小律说:“小律,三八”

  小律看着我说:“你骂谁呢?想死啊”

  我指了指门牌说:“你看,我说门牌号”

  小律看了看说:“你当我傻啊,你等着”

  桃子推了我一下,说:“别闹了,进去吧”

  推门而入,刘三坐在正南方向翻着菜单,看见我们进来了,马上笑着说:“来了都,快坐快坐”来的时候我把这个刘三的事情和桃子,小律说了,两个都觉得这个家伙是典型的有钱烧的。

  刘三笑脸如春,对身旁的服务生说了句上菜,然后又转向我说:“也不知道你们都爱吃什么,点的菜都是我爱吃的,大家就尝尝我的口味吧”话语间刘三眼神飘向我身边两位女士,我也笑脸相迎的说:“三哥你太客气了,大家不是外人”

  刘三是个场面人,马上发现此时冷落了旁边两位女士,马上说:“光顾咱俩聊,也不介绍一下身边的两位美女,怕我从你身边抢走不成”

  我立刻心领神会说:“你看我都忘了介绍,这位我女朋友桃子,这位美女叫小律”小律白我一眼,还没等我介绍就向刘三点了点头说:“三哥,别听家家胡说,她总是喜欢拿别人取笑”

  我故受惊状说:“哎呀,说你美女还不行,非要说你俩长的丑你才高兴是不是?”

  话音刚落,就听小律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顿时哑口无言,看着刘三无奈的点着头,刘三笑着对小律说:“要是他说别的我可能不同意,说你是美女我一点意见没有!”然后刘三忽然话风一转,对我说:“家家,最近你那忙吗?”

  我笑了笑说:“还行,看看书,接桃子下班,挺好”

  我看了看桃子和小律,刚才还兴高采烈的,现在小脸绷的很紧,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外点子,吓的我不敢再说什么!

  刘三端起身前的茶喝了一口,说:“不管你小子多忙,我找你吃饭就一定要到”我以为他有什么事情,看来是我又多想了。

  我笑说:“舍命陪君子喽”话一出,发现自己给小律和桃子留下机会了,马上要改口,却被文静抢先说:“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两个小女子也不好喝酒,那今天你就陪三哥喝好喽”话说,我怎么就忘记了我不能喝酒了呢?我只有尴尬的笑着掩饰自己的害怕。

  话语间,丰盛的菜肴已经上满了餐桌,看着满桌的美味我垂涎欲滴。这些日子自己在外面实在不容易,天天鸡蛋大米饭,吃的我最近越发的混蛋。像这种地方我又舍不得消费。记得以前常常和张哥在街边的小烧烤喝酒,虽然过的清贫了点,但是很高兴。不用刻意,也不用卑躬屈膝。那时候下班总会有半个月亮悬挂在天上,喝酒的时候张哥总喜欢说月下独酌,好象自己是一个不得志的诗人,整的烧烤店的老板娘一直以为我俩是人民教师,每次都多给一瓶啤酒,为此张哥总是颇有微词,他说和他在一起总会有好的待遇。后来我分道扬镳,从此再也没有看见那半个月亮,和老板娘那句亲切的“老师”

  桃子见我发呆,用钉子般细的鞋跟在我的脚上用力一踩,我像触电似的立刻回到现实当中。总结以往和别人吃饭的经验,这个瞬间应该低下头,以免碰到别人的目光显的自己很尴尬。然后抬起头,这样可以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还能想想自己下面该说什么话。

  我慢慢的抬起头,整理了一个标准的笑容面向刘三,却发现此人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我冲他笑了笑,他竟然没有反应,我着实吓了一跳,心想是不是刚才他和我说话我不理他,我说:“三哥有事吗?”

  刘三愣了一下,说:“没事,没事,大家吃菜吃菜”

  这我才了解,原来这个家伙也走神了,我的朋友都是一些什么人啊?

  觥筹交错间,我的手机响了,手机号码上显示“刘姗姗”三个字。看见这个名字我就知道我可能有能有点钱生活了。我没又上班,手里也没有钱了,刘姗姗找我无非是做按摩,我觉得我应该去,因为我也不能总拿着桃子的钱生活,吃软饭那我是绝对做不了的。

  由于我的暗示,桃子的冰雪聪明知道我有事,然后这顿莫名其妙的饭局就莫名其妙的结束了.出来的时候刘三还一直在埋怨我事太多,我只是笑着回应着。然后把桃子和小律送上出租车,自己也拦了一辆车奔向目的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