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店里浓重的孜然味道让我坐立不安。其实主要也是因为我面前的这个笑脸如春的刘三。从刚才送走桃子和小律之后我就开始不自在起来。我这个人最怕欠别人什么东西,可偏偏就欠了许多人东西,都是一些还不起的东西。

  我笑着对着刘三说:“三哥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没打个招呼,我接你去啊”

  刘三依然笑着,说:“出来有半年都,现在开了一个舞厅,生意还行,能供上自己吃喝的,你呢?现在混的怎么样?”

  我有点苦涩,笑着说:“十年前你进去了,我被学校开除了,然后去了职业技术学校学机床,学了两年就出来工作了,工作后才发现,他妈的那工作太累了,根本不是我想干的,最重要的是一个月我挺多能拿8百,那点钱够干什么的。一气之下我不干了”我拿起酒杯喝一口,接着说:“我就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庸庸碌碌一辈子,应该趁着年少出去闯一闯,你猜我去哪了”

  刘三喝了一口酒笑着说:“北京?”

  }最《新章s,节lH上^酷《匠网、}

  我说:“不是,那地儿我去不了”

  刘三又说:“那就上海,也就这两个地方还行”

  我摇头笑着说:“我去深圳了”

  刘三说:“那地方怎么样?看样子是不好混,要不你怎么回来了”

  我苦笑着,喝了一口酒,说:“是啊,总会遇到让我觉得提不气的事情,深圳的人都有钱,瞧不上咱们这些北方的人,妈的,那时候我总是想啊,要是能找一个当地的女的就少奋斗二十年,管她像不像人,多大岁数。那个时候真是身心俱疲,就想要个地儿自己能好好呆会儿,真是太黑暗了,你呢?在里面也不好过吧”

  刘三说:“还行,一开始想自杀来着,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一天就是混日子,在那里面总会想起和你在一起时候,总觉得你这个兄弟不赖,所以我直到今天也没有埋怨你,就觉得等出来找你干点什么?后来出来的时候发现一切变动了许多,我给你家打电话发现号码早换了,我找了一阵子你,一直没找到,后来就找了一个在里面认识的哥们开了个舞厅,对了,你现在干嘛呢?实在不行,三哥给你想想办法?”

  刘三的话听的我心里暖乎乎的。显些就哭出来。我从小就自己,所以特羡慕那些一家有几个孩子的,一直觉得我要有个哥啊弟啊的,那也有个照应什么的,打架也不怕。有刘三的时候我一直把他当我哥,自从刘三进去之后我交了无数的朋友,可是那帮人除了会从我刮取利益之外就不会在有别的。我贴心贴肺的关心他们结果通常都是因为我借了他们20元钱没还就和我又闹又蹦的。从我这拿几百都不说一声的时候我又说什么了呢?好朋友真是太难交了。看见刘三让我觉得我的好运又回来了。

  我说:“我现在无业游民,不过想呆一阵子再说,如果有需要我一定找你。”

  刘三笑着说:“需要时候就说一声,你三哥我从你认识我到现在一直就没差过事”

  我笑着端起杯子说:“喝酒三哥”这天晚上我俩都喝多了,结帐的时候刘三抢着把账结了,然后给我打了一辆出租车送我走,当出租车开动的时候,我回头看着这个好的兄弟,我突然有一丝困惑,我觉得刘三好像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慢慢的转过头告诉自己别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