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早上桃子在我怀里哭了整整一个小时,吃过早饭便不告而别。女人的心思你永远无法猜透,就像一杯水,看似透明里面兴许就有着某种毒药。至于小雪,我觉得人家毕竟已经有了男朋友,而我天生的自卑感超强,就算没有男友我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何况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男友呢,所以我还是决定放弃了。或许有一个女孩就在不远处等了我呢,说不定我在某一个瞬间就会遇到她!我一向这样自我安慰。

  八月的这个城市开始炎热起来,人们像锅沿上的蚂蚁一样,都开始焦躁不安。我和小哀终于决定不在浴池干了,我俩去摆了一个水果摊,小哀觉得这样就可以在人来人往中观察各类美女了。而我一直觉得悠闲自得就是一种幸福。

  小律和小哀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开始同居了。从她们的笑容上我就知道她们有多幸福。搬进房子那天晚上我们三大喝了一顿。小哀当天真的喝多了,站在大街上大喊“我爱小律”,路人都以为他是神经病,我也害怕路人以为我也是神经病,所以我跑到离小哀很远的地方傻笑。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小哀更爱小律的人,他在小律的面前完全就是一个温顺的兔子,平日里的野性全部丧失了。只要小律说喜欢月亮,小哀马上恨不得长两翅膀上天给小律摘下来。我觉得这样我会有点担心,万一小律哪天觉得我的裤子很漂亮,小哀会不会当众扒光我的下身。

  桃子会每天下班的时候到我这里买水果,她喜欢苹果,特别红的那种。每次她都会在我这里坐上10分钟再走。我很温暖,好像自己家里的姐姐总会来这里看自己一样。奇怪的是,桃子的水晶鞋却不见了。好几次要问她鞋子哪里去了,我都没敢开口。

  我们的摊位摆在大学的旁边,我总会看见小雪和不同的男生从我们这里经过。小哀对我说:“你看吧,我早说了她不是处女,不仅不是处女,还是妓女”

  我说:“怎么看出来的?”

  小哀说:“你看她每次都和不同的男人从这里经过,那些男人很可能都有着跑车和别墅,他会载着小雪在这个城市里逛上一圈,之后带去别墅听着浪漫的钢琴曲,喝着高档的法国红酒,之后上床,享受着一种高档的肉欲。”

  小哀说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我连忙拿碗去接,说:“那是你吧,我觉得小雪不是那样的人!”

  小哀擦了擦下颚,说:“不信等哪次她来我们这里买水果,你问问”

  我说:“怎么问”

  小哀说:“这个就比较讲究了,你不能太直接,又不能太委婉,太直接容易挨骂,太委婉,人家容易听不懂!”

  我说:“你磨叽不,直说!”

  小哀说:“去你妈的,听大师讲话不都这样!”

  我说:“好好好,您说,大师”

  小哀说:“你就问多少钱,即直接又委婉,她可以装懂又可以不不懂。”

  小哀说完,拍了一下大腿,叨咕着“真他妈的太绝了”

  他总会在自己说完话的时候,自言自语的夸赞自己。而且没完没了的。我不再理会他,一个人静静的想,小雪真的是那样的人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人我还会喜欢她吗?各种各样的问题纠缠着我,让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乱的就像二战时候的法国。

  忽然一颗炸弹落到我的眼前,“彭”的一声。“葡萄多少钱一斤?”

  我回过神来一看:“小雪”

  她也吓了一跳,说:“家家?你怎么跑这里摆摊来了!”

  =更T新最e快e}上=酷☆匠e网3Y

  我惊魂未定,说:“哦,这个,我和小哀一起弄的”

  小雪笑了笑说:“不错,比在浴池干强多了!”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于是看向小哀,小哀在棚子里对我使眼色,意思是说“问她多少钱”

  我回头看了看雪儿,她正低头往塑料袋里装葡萄,于是我鼓起勇气说:“小雪?”

  她没有抬头,应了一声:“什么?”

  我说:“你一般都多少钱?”

  小雪抬起头,说:“什么一般都多少钱!”

  当我的眼睛接触到雪儿的眼睛的时候,我的心立刻瘫痪了下来,我说:“啊,我问你一般都称多少钱的!”

  小雪笑了笑说:“我这第一次来,你不免费啊”说完笑了笑看着我。

  我被刚才的事情弄的有的呆滞,只是“啊”了一声,于是雪儿说:“开玩笑啦,看给你吓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马上说:“不是啦,刚才走神了,第一次当然不要钱了!”

  小雪说:“那不行,第一次当然要给钱了!”

  这个时候小哀走过来,正好听见这句,于是马上插嘴说:“小雪说的对,第一次一定要给钱,不过自己人,认识嘛便宜点吧”

  小雪笑了笑说:“还是小哀哥说的好,便宜点,这样我不占便宜!”

  小哀笑了笑说:“你怎么不占便宜,家家可是处男!”此话一出,场面顿时尴尬起来,我的不知所措的定格在原地,不敢多做任何一个动作,因为我担心任何一个动作都会造成生命危险,小哀在原地大笑不止,小雪愣了3秒,然后将手里的葡萄砸向小哀,然后跑掉,小哀的脸开花了,大嚷着神经病,砸我干什么!可是这些我都听不进去,我只是看着小雪远去的背影不知所措,心想,这下子,可真的拜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