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从庞大的落地窗户照射进来洒在我俩面前的桌子上。西餐厅里暗黄的灯光映衬着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让她散发着一种贵族的气质。我柄住呼吸惟恐扰乱了这高贵的气氛。她叫刘姗姗。这个城市里有名的矿产老板。根据我个人的分析,这个人的财产应该在两个亿以上。刘姗姗优雅的打开菜单轻佻的翻着,然后抬头看了看我,微笑着说:“想吃点什么,自己点”话完,冲着服务员淡淡一笑说:“一杯红酒”我已经开始不知所措,这个地方我从来就没有来过,我对这个地方天生有种畏惧感。小时候听爸爸说这里是喝人血的地方,那个时候就常常幻想这里是个鬼屋,一个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手拿刀杈有滋有味的喝着那鲜红的血液。刘姗姗看我发呆,轻轻的提醒了我一下,说:“喂,发什么呆,点东西啊”这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魂飞九天了。因为不知道吃什么,所以我也只好要了一杯红酒。然而当两杯红酒放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险些就晕了过去,这个东东的颜色竟然真的和血是一样的。难怪爸爸说这帮家伙在喝血。

  刘姗姗微笑着端起酒杯示意我也拿起来,说:“家家,姐真的很欣赏你,今天请你吃饭就是想和你说,姐想认你当弟弟”。听到刘姗姗的话,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说:“我……”我本来想拒绝,突然我想到了张哥,然后我坚定的说:“我就做你弟弟好了。”

  刘姗姗掩面而笑说:“姐可不喜欢勉强人,你要不愿意就算了。”

  我心里依然想到的是张哥,于是我马上说:“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拿起酒杯一下子喝光了,刘姗姗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的笑的开怀,我不知所措,说:“不能这样喝是吗?”

  刘姗姗喝了一小口酒说:“没事,喜欢你这样,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朝气”话完,向服务员示意再来一杯红酒。我们没有喝到很晚,中间刘姗姗没怎么和我说话,只是喝着红酒看着我,我想,可能是她看出来我不爱说话。

  出来的时候刘姗姗要坚持要送我回去。在我的一再推辞下,她才打消这个主意,走的时候她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把名片放进衣兜,看着她那辆奔驰消失在我的视野了。然后转身打了一辆车,向黑夜驶去。

  中途路过一家花店,我突然想起了小雪,我鬼使神差的买了一束玫瑰花,然后在马路上雀跃了一几下,才专进出租车。司机肯定以为我疯了,上车的时候一个劲的从倒车镜的窥探我的表情,恐怕我在花里拿出一把刀将他干掉。

  我在三马路边上的路口我示意司机大哥停了下来。小雪的学校就在这里,我拿出电话拨了她的号码。“喂,是小雪吗?”

  “是我,你是?”

  “我是家家,我有东西给你,你能出来一下吗?”

  “哦,你在哪?”

  “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

  “好吧,你等一下。”

  Z酷匠网S正@*版)}首发{

  我等了大概三十分钟,终于看见她的身影,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那么美丽,我估计自己可能是喝了,因为我有一种强烈想吐的感觉,我憋住一口气把恶心往下压,再定睛一看,小雪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把玫瑰花递给她,说:“送给你的。”

  她看了看我手中的花,伸手接了过去,淡淡的笑了笑,说:“你说送我的东西就是这个?”

  我用力的点头。

  小雪把花一只手拿着,手顺势垂了下去,那些花就那样低着头面向地面,她说:“还有别的事情吗?”

  我说:“没了!”

  她说:“那我回去了。”

  她没有等我开口说什么就转身离开,她最后一句话是肯定的句式,我还可笑的认为她是在询问我,难道她看不出来我喝醉了吗?

  我看着她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我眼前,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侵蚀着我的心,我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何时会爱上一个人,那个人会让自己有着巨大的幸福感和尖锐的疼痛。而此时,我确定我爱上了小雪。我现在突然明白,爱一个人不是因为她长的漂亮,不是因为她开朗活泼,也不是因为她心地善良。爱上一个人,是因为自己的心不听自己的驱使,它会在每一分每一秒告诉你那个人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