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发现特别的冷清。现在的这个家一点人气都没有,没有那些欢声笑语,没有人给我做饭。真是的,早知道就不和妈妈吵架了,她也真是的一大把年纪了因为看电视和我生气,还把事情搞大,说我有办法自己出去住。我这个倔脾气真是和她一模一样,结果我就搬出来住了。可是出来后才知道,原来外面是这么难熬。不过我还是不能让这个老太婆小瞧我,不给我打电话我绝不回去。我就不信我自己活不了。

  这个电饭锅在我经过三天的熟悉下,终于可是把饭弄成熟的了,即便有时常会像粥一样,不过,能吃我已然觉得是很庆幸一件事情。然后我开始学习炒菜,这个好象不是很难,因为我每天都吃鸡蛋炒柿子。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吃不下,可后来就慢慢习惯了。不知道是我的手艺有长进还是我已经不管什么都能吃了,我一直相信是前者。

  我轻车熟路的把天天吃的东西做好,看着这些没有食欲的东西,我习惯性的闭上眼睛想象一个超有食欲的画面,然后拿起筷子吃饭,吃到一半,电话就开始响个不停。我放下筷子,接起来说:“喂,哪位?”

  “我是你张哥,你在哪呢?”

  我说:“什么事情,我在家吃饭呢”

  张哥说:“吃什么山珍海味,现在才吃”我一听张哥这么说,更加没有胃口吃这些东西,我说:“找我什么事快说,要不我挂了”

  张哥说:“来我这吧,有俩客人”

  我说:“价钱怎么样?”

  张哥说:“和以往的一样,不过她们要做全身经络推拿”

  我说:“靠,又在哪找的大款”

  张哥说:“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在中环旁的雨天娱乐中心,你过来吧”

  我说:“马上到”放下电话我直本院子,看看了我那饱经沧桑的汉马单车,想,算了,这次是个大款,还是打车去吧。

  这里要说一下张哥,他是我学习按摩时候的师哥,很久以前,我记得当时我好像17岁,我在另外一家浴池当服务员,然后一个中医按摩的老师傅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认识了我,觉得我这个孩子还算老实可靠,就开始教我中医按摩,当时和我一起学这个的还有这个张哥,他比我学的早,所以我叫他师兄。张哥这个人嘴特别甜,就是人特别势利眼,比他差的人他从来不搭理,唯独对我特别好,当初一起学按摩的时候,总会给我带各种好吃的,跟我讲各种好玩的故事,虽然很多关于女人的故事我都听不懂,不过,我从心里喜欢张哥这个人,我觉得他就像我哥哥一样。后来,那家浴池倒闭了,张哥决定自己找生意做,我呢,因为不爱说话不善于人际交流,虽然学了中医按摩这个手艺,可是我依然只找到了浴池的服务员的工作。也就是现在的这份工作。后来,张哥找到了我,他现在是自由职业,就是到各个高级的场所认识一些富婆,然后忽悠人家做中医按摩,忙不过来的时候,就半夜打电话叫我过去帮忙。我义不容辞,因为去一次一般能赚我半个月工资那么多,这样我的生活也会过的很轻松。

  在浴池旁的道口我叫到一辆车。然后这个司机好象要收车,说要回家吃饭。我笑着说:“的哥还挺认真的,赚钱重要,还吃什么饭?”

  的哥笑着说:“你不知道我老婆,很准时的给我准备饭,我不回去吃饭,她不吃”我笑着看着司机把汽车当飞机开,说:“你老婆不错,可是你开这么快很危险”

  的哥听我这么说才放慢了速度稳稳的开起来。我坐在后面想,张哥这个家伙总是能搞到一票富婆,还总是找我,上次要不是我守身如玉就被那个富婆用3千人民币收买了。到现在我还嫉妒张哥那家伙靠身体赚来的一千。虽然比我的少,可是他一个结了婚的,要不是嘴甜估计一千也拿不到。我想这次一定还是监守我的阵地,金钱固然重要,可是我一定把我的初夜给我最爱的人,虽然很多人觉得其实女人的第一次才是重要的,男人无所谓,可是在我这里它是重要,举足轻重。

  车开进城市的繁华地段,周围一片声色犬马,纸醉金迷。下车的时候我拿给的哥十块钱,的哥中肯的看着我说:“老弟,这地方没个千八的下不来,要不我拉你去了便宜的地吧”

  酷*n匠、m网●永久免费看f/小4说X

  我笑了笑说:“我工作人员”

  的哥还没闹明白我就快步进去大厅,估计的哥以为我是做鸭的了。其实我们这个行业和做鸭也没有什么区别,基本上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和鸭有着一样的收入。可是我一直觉得我们是靠手艺吃饭的,当年和老师傅学按摩的时候我的手法出类拔萃,老师傅常常夸我是个人才,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打算把中医按摩发扬光大。中国的按摩技术可是源远流长,早在春秋战国的《皇帝内经》里就有记载,当时称为推拿,之后在秦始皇统一南北之后这种技术被光为流传,尤其是按摩足底这块,也就是足疗。这个方面被很多人看中。秦始皇当时日足三次,以来修身养性。当时称之按跷。经过了这些年的研究摸索,到我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开辟,那就是全身经络推拿,这个是教我的那个老师傅的独创手法,做一次2百,保证舒服到欲仙欲死的境界。后面这句是张哥说的,因为我不觉得金钱能衡量我的手法。

  到了包间还没有进去,就听见张哥在里面口若悬河的胡说。

  “这个位置是肾的反射区,肾虚什么的按这个地方就好使”然后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什么是反射区”

  张哥这个人胡纠是有两下子,可是遇到像这样的问题就麻木了,因为当时在在和老师傅学的时候他就不太用心,在他心里认为,一张好嘴就能吃天下。

  我怕张哥继续玷污中医按摩,于是我马上推门进去,说:“反射区就是在足底显示出来的与人体各大器官相呼应的部位,因为人体各系统都是密切联系,相互协调相互统一的整体,足底受到刺激可以传到全身各处,然后我们通过按摩足底可以促进局部的循环,血液通畅最后通过肾脏,输尿管,膀胱,将这些沉积物排除体外,恢复脏腑器官的正常功能”说完这些之后,那帮富婆都听傻了,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反正都认为我说的是正确的。然后张哥冲我挤了挤了眼睛说:“这个是我的师弟,手法出名的厉害,他叫家家”

  听到张哥的话,我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些人,我向这帮富婆尴尬点了点头小声的说:“姐姐们好”这帮富婆听了我刚才的话都以为我是大师级的人物,都开始争起来。这个说:“家家过来帮我看看”那个说:“家家过来帮帮按按”真是忙的不可开交。

  然后我用眼神示意张哥,什么时候开始全身经络推拿,靠这个赚个二十三十的,犯不上跑这么远。张哥会意,然后对着这些富婆说:“姐姐们,准备活动已经完事,到了我们专业的环节,绝对找不到第二家这样的手法,保证让你们快乐似神仙”说完之后这帮富婆都两眼冒绿光,好象张哥要和他们做爱似的。然后我觉得这些人我自己做实在太累了,全身经络推拿一天我最多能做三次,当然如果在金钱的推动下我也许做四个,于是我说:“姐姐们真是有点对不住了,我这个经络推拿只能做两个人,你们现在四个人,怎么办”张哥在旁边一个劲的傻笑,然后冲我使眼色,意思说你小子想干什么?

  这时一个带着金晃晃的链子的,长相虽然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蜕变,可是还是丰韵尤在的女人,说:“小伙子,我们都给到4百一次了,你还嫌少,最多给你5百了”

  我暗惊了一下,说:“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以前真的就是那样的!”我在心里想着,张哥真过分,明明四百还告诉我二百,本来拿二百就有五十要被他抽走,没想到他这还瞒我。这个时候我看向张哥,他也正尴尬的看着我。一看那表情我憋不住的露出了一个笑脸。想着,张哥这么多年了对我很好,钱不算什么的!

  师傅所开创的全身经络推拿是由头到脚所有的穴位全部点开,然后运用我们按摩里的推,压,拿,滚,点,揉等手法进行融会贯通,促进全身血液循环,使人体阴阳平衡处于一个完全放松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身体唯一能感触到的就是舒服。因为无论人体怎么样放松都不会到达一个这样的境界,除非是那种得道之人,可是那是武侠里才有的,现实生活中又能几人享有此种快乐。只是这样的手法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了。就连我这么年青的人也觉得累的受不了,何况那些年岁以大的教授级的按摩师呢?

  做完三个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看着那最后一个人,我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是收了人家的钱就到服务到底。想想那将要进我腰包的百元大票,我又振作起来。最后这个人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她看了看我说:“看你今天已经很累了,要不就算了,不做了,钱我一样给你,不过,今天你陪我吃顿饭吧”

  我愣一下,想如果吃饭后她要我一起开房,那怎么办。说不肯的话就完了,张哥以后别想在按摩界混了,这些人都是有势力的。

  我说:“没事,我还能行,吃饭就不要了吧,我已经吃过了”

  她笑了笑说:“别想歪了,就是想和你吃吃饭,没别的想法”这个时候张哥过来笑着说:“怎么那么不懂事呢,刘姐多忙你知道吗?想和你吃饭你还没时间了”

  我尴尬的说:“不是,我不是那意思,那好吧”真是骑虎难下,如果一会真的要去开房的话,我就说我喜欢男人。这样就没事了,按摩这行有很多喜欢男人的。

  在洗手间我和张哥把钱分了,我竟然拿了6百。然后张哥扔给我一盒软中华说:“你这个手法到底什么时候教我”

  我把装进衣兜,说:“好说,不过现在我要和那个刘姐吃饭去”说完还没等张哥反应马上一道烟跑走。远远的听听张哥抱怨道:“老师傅当年真的有和你说过别教我这手法吗?”

  和刘姐出来,我说:“去哪?”刘姐笑着拿出车钥匙,然后把在我面前的一个两开门的奔驰的车门打开,说:“上车”我吓了一跳,这辆车是我曾经在汽车杂志里看到的,记得当时的标价是八十万,那可是国际价,在中国可能会更高。我倾慕这个车已经很久了,现在能坐上它,真是八辈子修来的。我立马跳上车,兴奋的看着这车里面的设施。真是太棒了。可就在我看着这辆的同时,这辆车正载在我向一个不知名的方向开去,我也如同一条即将下锅的鱼不知道未来的凶险,却沉浸在短暂的欢乐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