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立岗的地方有一个通向外面的小窗口,入夜的时候,我喜欢在这里往外看,一家一家的灯火通明,连在一起,就是万家灯火。我喜欢这样的安静的看着,会有很多幻想,偶尔会想想某一家这个时间里会在干什么,偶尔会想想,我将来也会有这样一栋房子,兴许也会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正在默默注视和安静的幻想。然后,欣慰的傻笑。

  发呆的时候,桃子悄悄的站到我身边。我一转头吓我一跳。桃子笑了笑说:“我有那么可怕吗?看给你吓的,脸都白了!”

  我说:“没,没……,桃子姐今天怎么没接客人?”

  桃子说:“雨天连绵的,哪有那么多客人,萧条啊!”

  我看了看外面说:“已经停了。”

  桃子说:“你以为是彩虹啊,雨停了就会有。”

  我又看了看外面,说:“桃子姐,没有彩虹?”

  桃子说:“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了话,桃子转身要走,忽然又了停下,转头对我说:“不过,姐姐很喜欢傻乎乎的你!”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下班后,发现今天的路积水特别的多,看样子不能骑着回去了,不然身上全是泥点子。刚走几步,就听后面有人喊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桃子。我笑着,说:“桃子姐”

  桃子说:“你在什么地方住?”

  我说:“就在二马路旁边的一个小平房,很便宜,一个月租金刚100块!”

  桃子笑了笑说:“真的很便宜呢!我今天不想在会馆过夜了,想去你家住一夜!”听到这句话,我大脑立刻充血,磕巴的说:“可,可是,我家就一个卧室一张床!”

  桃子说:“我是你姐,你怕啥!”

  “又不是亲姐”我为难的说!

  “别磨叽了,一个大男人。”桃子推着我向前走!

  桃子是浴池的按摩小姐,用小哀的话来说,她们这些按摩小姐武艺超群,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我有点糊涂,为什么会那么多乐器还到这里当按摩小姐呢?怎么不去当音乐老师呢?此疑问一出,小哀当场吐血,后来小哀带我看了两部日本的大片,我才明白是怎么一个吹拉弹唱。原来是很邪恶的。

  桃子对我很照顾,从我来这个浴池到现在,每次吃饭都是桃子给我打好了放着,他会害怕我太老实抢不到饭。老实说,我真的把她当成我的亲姐姐般。她比我大两岁,今年25岁,样子长的很像杨幂,就是扮演宫里穿越的那女孩,很漂亮。不过在我看来,桃子更加真实和具体化。她梳着散乱蓬起波浪一样的头发,她说这个发型很流行。可是在我看来,那和很多非主流的女孩的发行差不多,我不喜欢非主流。然而我却没有那么讨厌她的发型。让我反感的是她总是黑色的丝袜和超短的裙子,因为小哀带我看的日本大片里的那些女人都这样的打扮,我每次看到桃子都会联想到那些女人。

  虽然她是按摩小姐,可是还是让我心里不舒服,因为我一直把桃子当自己的姐姐。我最喜欢的是桃子的鞋子,是透明的水晶一样的高跟鞋,为什么喜欢它呢?因为灰姑娘就有一双这样的鞋子。我真的很希望会在某一个时刻出现一个王子娶了桃子姐,让她幸福。

  到了家,开了灯。我发现好像有点尴尬,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白天上班又特别的累,我发觉我很困。桃子四处看了看说:“还不错,挺干净简单的。”

  我点了点头,依旧不说话,因为不知道这样的布局,我该怎样开始,又该怎样的结束。今晚一定很纠结。桃子说:“有酒吗?”

  我说:“我不喝酒”

  桃子说:“哦,那睡觉吧!”

  我看了看床,上面只有一张被子和一个枕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桃子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说:“没关系的,我们盖一个就可以,横着盖,把肚子盖住这样,不会着凉就好了!”

  我说:“要不然,我睡地上吧。”

  桃子说:“别,得病怎么办!”

  桃子坐到床上说:“别胡思乱想的,快睡吧,挺累的!”话完,桃子脱掉上衣和短裙,庞大隆起的酥胸和美丽微翘的臀部赫然坦露在我眼前,和日本大片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这个过于真实了。真实到,我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和反应来配合她。于是我关了灯,慢慢的躺在她旁边,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桃子的呼吸声。在这个黑暗的屋子里,让我感觉非常的不自在。

  过了很长的时间,我确定桃子已经睡着了,于是我翻身过去,在黑暗中,隐约能看见桃子的脸,轮廓没有那么清晰,却特别的真实。第一次,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孩同床,而且距离这么近,我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估计这事要是让小哀知道的话,一定说我是一个废物,和一个美女同床没有上她,不是废物是什么?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我最爱的人,虽然对于一个男孩来说这个说法有点矫情。不过,在男女平等的角度来看,谁又敢说我的看法是错的呢!

  沉思中,我慢慢的睡着了。梦里我依稀的感觉到有人吻我的脸颊,好像还有泪珠,是一张熟悉且干净的脸,好像在哪见过,可潜意识却不让我想起。于是我的心开始疼痛起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酷5y匠2网v,永…t久(免`。费~看小说O…

  早上起来的时候,桃子姐已经不见了。我在洗手间里发现一张带有血迹的卫生巾,我把它从纸篓里拿出来,用水洗干净晾起来,希望下次桃子来的时候还给她。映着阳光,我看着这块有斑点半透明的卫生巾,觉得其实女人真的很不容易。每个月都要流那么多血,还要生小孩,虽然我不知道这两种情况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过,我感觉流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兴许还会死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