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特别的时代,特别到我都不知道它为什么那么特别,在这个特别的时代里,出现了一种特别的情况,那就是爱与性开始混淆,感情的世界在这个特别的阶段开始动荡起来。于是我开始在这个糜烂的时间罅隙里寻找一个自以为真实的感情,我想找一个处女结婚!

  久远的天空,颜色陈旧且略带昏黄。严肃的天安门阁楼上站着一位半秃顶的老人,气势恢弘的对着下面几百万人挥舞着手臂,这个画面好像似曾相识,可是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它在什么时候发生过。那个半秃顶的老人用尽全身力气歇斯底里的喊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再也没有处女了!”

  几个字震动着整个模糊的画面,人群开始骚乱起来,他们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似兴奋,似悲哀,我有些看不清楚!我满头大汗的从梦里惊醒,努力回想刚才的梦境,它到底在预示着什么呢?想的头都大的像灌了水的气球一样,还是不得其解。于是下地刷牙,准备上班。

  我在一家浴池工作,是一个普通的服务生。很多时候我都在做着一些简单的事情,它们循规蹈矩,占据了我生命中4分之2的时间!

  “服务生,41号在哪边?”

  “左边右上角,先生!”

  我总会看着一个又一个裸体男人在我面前经过,各种各样的阳具,各种各样的色泽,让我眼花缭乱。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一个女人的话,我看见这么多奇形怪状的阳具,我是会兴奋还是会恶心?这个问题我试图去问我们的吧员,结果我的胆量阻止了我。我是一个胆小的人,中规中矩,从来不做越轨和犯法的事情。可是我的思想却总是越轨和犯法。例如,我总会在看见一个漂亮女孩的时候意淫她穿什么样的内裤或者和多少男人上过。遇到胸大一点的呢,我还会更加仔细的观察!

  我有一个铁哥们,他叫小哀。和我一样在浴池上班,他总会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说:“那女子最少被上过100次,你看那屁股都要裂开了,太大,我估计都有可能生过娃了!”

  在小哀的眼里,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处女了。当然前提是,发育完的女人。如果刚生下来就不是处女,想必是一件相当可怕且道德沦丧的事情!柜台的吧员叫月亮,小哀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会和我说:“你看人家这名字取的,多有文化!地球人都知道!”小哀这个家伙就是爱取笑别人,不过心眼不坏。我每次无聊的时候都会去找月亮聊天,在我眼里她很单纯,什么话都直接说,不会在背后指点江山。当然我曾经问过小哀,月亮是不是处女,小哀的回答是:“如果我是处男的话,那月亮就是处女,可惜我不是处男!”

  ;☆更9'新最◇#快Y上酷)匠Qx网

  我很疑惑这个回答,于是问:“那你的意思是,你和月亮上过?”

  小哀说:“这种私人问题不要问,我告诉你的话,你到处传,那让我这种风流倜傥的人怎么混下去!”

  我说:“草,我什么时候传过?再说了,你内裤我都穿过,你还啥私人问题啊,快说说!”小哀说:“好像在我朦胧的记忆力有上过,不过好像又没有上过!”

  我说:“到底有没有,你说的我没听懂!”

  小哀说:“有,也没有”

  我说:“怎么讲?”

  小哀说:“就是梦里有上过!”

  我说:“去你妈的,死一边去!”

  在我的生活里,唯一的理想就是有一份美好的爱情。爱情在我这里是简单的,我觉得只要我喜欢的那个女孩也同样的喜欢我,这就是爱情。小哀对我的想法提出了异议,他觉得女人永远记得她第一次给了谁,所以如果你找的那个女孩,第一次没有给你,就算她喜欢你,你也永远无法得到她全部的心。她心里始终会有一个角落留给一个你不知名的男人。兴许某一天那个男人回心转意来找她,那一切就都是一个不定数了。

  在我看来,小哀的说法很可怕,如果我全心全意的爱的那个女人,心里的某个角落里有一个男人,那简直太可怕了,她会在某一次和我做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和那个男人一样的动作,然后想起那个男人,那我真是不敢想象,她到底是和一个男人在做,还是和两个男人在做!所以我决定我一定要找一个处女结婚!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隐患,有一句老话说的非常的至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小哀对我的看法表示质疑,他觉得,如果按我这个想法去实施,结果只有一个,我将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一个老处男。然后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一个半秃顶的老人站在天安门阁楼上,喊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只剩下一个处男!”简直太可怕了!不过,不管有多可怕,我一直坚信,会有一个处女出现在我面前!而且时间正在拉近我与那个人的距离,说不定就在下一秒,我就会看见她花儿般的笑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