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清明传说

  “流水人家远山黛,袅袅炊烟徐音来。若问春雨何处去,犁耕时节万物开。”

  稚嫩的童声,配合着婉转的笛音,在方圆不到三里处久久的回荡着,那些在不远处的农田里劳作的人们顿觉疲惫尽消。

  在这样闭塞的环境里,若不是那个有些古怪的年轻公子,只怕是这辈子都识不得几个字。如今那年轻公子,不仅教习村落里的孩童,每每到了夜间众人劳作归来,也会不厌其烦的教会这些淳朴之人学会写自己的名字。

  许多人都很奇怪,那年轻公子明明双目失明,可是周身几尺之内的动静就犹如印在了他的脑海里。还有那公子的字,落在竹简上,亦犹如天仙般曼妙的身姿。可是没有人去弄清楚年轻公子的来历,不是不愿,而是尊重。

  山中多的是梧桐,其他的树种倒是很少见,虽然这个隐在山谷中的村落没有名字,可是年轻公子到来的第一天,便将这村落命名为梧桐村。适逢清明时节,梧桐花开,到处是一片纯白之色。况且山中多雨水,更是将桐花清洗的一尘不染。年轻公子虽然目不能视,可是一到这个时候,脸上总少不了些许笑意,似乎是为这般世外田园的生活感到十分的惬意与满足。

  雨是忽然就来,一点征兆也没有,敲打在茅屋顶,不到片刻,就有雨水顺着缝隙滴落下来,打扰了这浓浓的学问的气氛。

  笛声顿住,有继续稚气的童音问道:“师父,为什么清明节一到总是会下雨,下雨了我们就不能出去玩了!”

  “是啊,是啊,师父,最讨厌下雨了,一下雨我们就哪里都不能去了。师父,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雨停下来?”

  一时间,嘈杂之声伴随着对雨水的厌恶情绪蔓延开去,那些在不远处劳作的男男女女都纷纷往村落中赶回来。年轻公子只是握着那支竹笛负手于背后,缓缓走到这有些破落的茅屋的窗口。雨水被风吹着,不识趣的打了过来,很快便将年轻公子胸前的衣衫打湿。

  “师父,雨更大了,娘说不能淋雨,不然会生病的!”一个约莫六岁左右的女娃,梳着两条乌黑的长长的辫子,身上的碎花布小褂有几处被不同颜色的零碎布头点缀,正有些焦急的对着年轻公子喊道。

  听到女娃的话,那年轻公子一脸温和的转过身来,对着屋里十几个孩童轻声道:“孩子们,师父没事。你们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清明节经常下雨吗,师父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一听到不用上课,不用去念那些他们根本不懂的诗文,还有故事可以听,顿时十几个孩子就将方才一脸的不悦抛到了九霄云外,全都搬着自己的小竹椅,围坐在一起。清澈明亮的双眼眨巴眨巴的盯着年轻公子,似乎在催促他快点开始讲故事。

  最◇新Z章节3上1w酷◎匠网

  “很久以前,这个世上还是一片混沌,尘土将一切遮蔽起来,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到处都是妖魔丛生。九天之上,有一位神女,慈眉善目,法力无边,但见世间万物还未开化,心中不忍,于是便发下宏愿,终其一生之力,也要将这混沌扫尽,让万物得以明智。可是神女的心愿并没有得到九天众神的支持,更有不少大神竭力阻止。可是神女没有放弃,她经历了种种磨难,经过百年的顿悟,才终于找到了彻底扫尽混沌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要以神女的气血化作甘霖,普洒世间,将一切污秽之物除去。而这样一来,神女的肉身便会陨灭,永远都无法再生。而九天众神之中,也有一位大神被神女虔诚的心愿感化,自愿助神女一臂之力。可是在得知神女顿悟的方法之后,大神陷入了悲伤之中。因为他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喜欢上了那位神女,只是天条不可僭越,他才一直隐忍不肯道破。他费尽了心思也没能够阻止神女以一身气血扫尽世间混沌之气,镇压万千妖魔。他眼睁睁的看着神女牺牲了自己,本以为世间从此清明,万千妖魔消尽,可是却没想到世间虽然变得明净,还是有不少的妖魔在世间作乱。大神为免神女的心血付之东流,便决定追随神女而去,也以血肉之身化作无数大山,将那万千妖魔永远的镇压于山底不得脱身。而大神的血则化作甘霖,将世间残留的混沌扫尽,还万物清明世界。后来众神见清明世间不逊于九天,为纪念两位殒身的大神,便将两位大神殒身之日命名为清明节,更是定下了规矩,每逢清明节前后便要普降甘霖,扫尽世间邪恶,让世间永归平和!所以,孩子们,你们现在明白清明节为何下雨了吗?”年轻公子的故事不仅深深的吸引了那十几个孩童,就连那些从田间回来避雨的村民都深陷其中。

  静默,有的时候是想不明白,有的时候是若有所思。没有人发觉,在说完这个故事时,那年轻公子失明的双目中,竟然泛起了点点清光,只是转瞬便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向的温和。

  “师父,这个故事是真的吗,这些雨真的是两位大神的气血所化?”还是那个穿着碎花布的女娃,双手托着下巴,认真的询问着。

  “这个故事师父自己也是听说的,你若是相信这故事便是真的,若是不信便权当是雨天解闷之谈。师父跟你们讲这个故事的用意并不是要你们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而是要你们学会感激,感激上苍赐予我们的一切。若不是这些雨水浇灌,你们说田地里的作物岂不是会渴死?”年轻公子似乎不明白女娃为何要这么问,又听到屋外似乎有些嘈杂之声,想来是村民们回来避雨,便只能这般回道。

  “师父,我相信这个故事,我相信是两位大神牺牲自己,给我们一个生存之地。师父,那你说若是我们喝了这些雨水,是不是也能够像两位大神一样,拥有无边的法力,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女童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些聪明的笑意,似乎正为自己脑海中的那个想法而欢呼。

  “千千,你真傻,要是这雨水真有这么神奇,岂不是人人都能够成仙了?”一个长得胖嘟嘟的男娃有些不耻的笑道,还伸出两只白胖的手,对着女童做了个鬼脸。

  似乎男娃的话大家都认同,不禁一阵哄堂大笑,一时间倒是那女娃脸色有些微红,气鼓鼓的嘟着嘴不说话,眼睛里已经有泪光闪烁,似乎就要哭出来。

  年轻公子虽不能视物,却感觉到了身边女娃的气息有些急促,连忙对着那男娃板起一张脸,有些威严的责怪道:“右虎,你又欺负你妹妹了,小心你娘知道了,你屁股又少不了挨几板子!”

  男娃还在一旁做鬼脸,一听年轻公子的话,顿时被唬住了,也不再做鬼脸,只是低下了头,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衣角,不停的攒来弄去。一见右虎这般光景,余下的些个孩童也不敢再笑,全都静静的坐在一旁,像是等待惩罚一般。

  “哼,让你欺负我,回家我就跟娘说!”千千伸出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对着右虎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报复似的笑了几声便不再做什么。

  恰在这时,外面的雨也小了,看样子很快就会止住。山中的夜来得很早,经过这么一闹,想必这些孩子也没了什么心思再继续念诵诗文,便道:“好了,师父不是要吓唬谁,只是你们一同长大,彼此之间应该团结,千万不可为了什么而闹得不愉快。今日时辰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明早还是老时候到这里,师父教你们写字!”

  一得了解散令,那些天性好玩的孩童哪里还记得方才的不愉快,纷纷将自己的竹椅搬回座位,收拾好自己的布包,很快便出了这茅屋,三三两两的一起手拉着手,哼唱着那些祖祖辈辈不知道传了多少个年月的山歌来。

  雨后的山间小路上,倒是积起了不少的水潭,没有师父看管着的孩子,一个个恢复了顽劣的本性,将脚上的鞋子脱了,又挽起裤腿,在水潭中踩来踩去,一时间个个都弄得像泥猴似的。

  右虎跟千千的家住在村子的另一头,经过方才之事,右虎只担心着千千回家会不会将自己嘲笑她的事告诉爹娘,又见千千不与同伴们玩闹,便也没了兴致,紧紧的跟在千千的身后。

  走了一刻,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右虎这才忍不住跑上前来,一把拉起千千的手,左右摇晃讨好着道:“千千,好妹妹,你不会跟娘说起今天的事吧?”

  千千身子本就瘦小,又比右虎小两岁,甩不开右虎,只是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理睬右虎。右虎见状,又转到千千眼前,一脸谄媚的笑道:“好妹妹,你要是答应我不告诉娘亲,明天下学后我带你去后山玩,怎么样?”

  一听右虎要带自己去后山,千千也顾不上在生气,追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师父说过,大丈夫一言九鼎,我堂堂男子汉怎么会骗你!”右虎今年不过八岁,却学着大人那般的语气说道,又拍着胸脯,样子极为可笑。

  一时间,千千倒是被右虎这般的滑稽模样逗乐,点了点头,便任由右虎牵着自己的手往家走去,心里却在期待着明日早些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