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春上清明来的很急,又到了为他扫墓的时节了。

  昨年采下的梨花酿得一壶,稀稀的春雨下,看着桐花开尽,翻新过的坟头,夹杂的青草还在倔强的探出半株身子,贪婪急促的享受即将消尽的清新。

  凉如玉的酒,盛在羊脂白玉的酒觞中,绣着梨花的油纸伞静静的立于坟头,犹如女子多情的眼眸,宛若出现在女子眼中的不是孤零零的坟头,而是自己寻遍千山万水终续情缘的情人,那么痴痴的爱怜。

  清澈的玉液,在女子几声喃喃自语后,洒在了坟头,将那几株青草洗刷的干净,尔后消失在泥土之中。

  油纸伞被女子轻盈的水袖扫到一旁,方才还是含情脉脉的女子,此刻脸上却是消不尽的怨恨。也顾不得春雨下的泥土弄脏自己一身的洁白衣裳,双手狠狠的插入坟头。急促的呼吸,难以言表女子此刻的心境。平静的双眸中,开始起了一些血丝,很快的血丝蔓延开去,将双眸染得如血嫣红。

  “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应答,只有坟头的泥土落地,将那几株青草彻底的淹没而发出的人耳不闻的深深的叹息。

  "f看T《正/Y版!章l节@F上$S酷oy匠v网D0

  多少次了,就这般为他新筑起坟头,可是不到一个时辰后,复又如魔性大发般换了个人,将坟头搅得乱七八糟。

  双手上尽的肮脏的泥土,坟头早已经在女子的动作下被夷为平地,露出的只有一个被丝绸的包裹。看着那丝绸上已经辨识不清的字迹,女子的动作终于缓了下来,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直直的盯着那包裹,陷入了沉思之中。

  雨停了,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树叶上偶尔垂落下的水滴,打在还未湿透的地上,散成了一闪而过的水花发出的点点声响。

  女子这才起身,缓缓的拾掇起身边的糟乱。洁白的衣裳上,潮湿的泥土印迹开始从衣裳上剥落,不知是何中轻丝织就而成,只是眨眼的功夫,女子便又如刚来的时候,那般的宁静,那般的清纯。

  微风拂过,女子的身影开始有些模糊,就如同是化在了这风里。待得女子消失在风中后,那散落一地的坟土一点一点的被风堆积起来,将丝绸包裹湮没,一个崭新的坟头平地而起,只是没有墓碑,也不知是谁的长眠之处。

  笛声扰乱了片刻的宁静,一个浑身上下裹在黑衣中的身影从一颗大树后缓缓踱步而出,横在面纱前的竹笛似乎有了不少的年头,全身已经被抚摩的光滑锃亮,将黑纱之后男子的面容模糊的影印而出,有些清秀,但也掩饰不了一段岁月风华留下侵蚀的痕迹。可是不管岁月在他身上留下多少苍老,那双抚笛的手永远都能瞒过世人的双眼。

  一曲罢,男子走近坟头,驻足而立,缓缓掀开挡在双目前的面纱。双眸虽然清澈灵秀,可是却少了几许光芒。面容有些冷峻,却也掩饰不了那无可比拟的美。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男子缓缓念出这几句诗文之后,却转而叹息一声,道:“翎姬,你心中还有恨。可是若是没了这股恨意,只怕你早就已经埋骨冰湖,那又是我于心不忍!”

  “若有朝一日,翎姬你能够不靠这股恨意而活,也许我们还能有相见之日!为了你,为了我,我子晏只能辜负你!”

  笛声又起,男子缓缓离去,那些纵横交错在地上的藤蔓,在笛声起后,竟是有序的给男子让开了一条道路。在男子身影远去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