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他爹……”右虎娘才恢复意识,却亲眼见到自己的男人,在平日里倍受敬重的族长手中渐渐萎缩,脸上一片死灰。

  千千浑身发抖,不停的哽咽着,可是她不敢上前,她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一切,还有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或许只是一个梦,或许自己还没有睡醒。

  就在族长抛下右虎爹已经干萎的尸身,准备对右虎娘下手时,子晏已然抢身而至。那柄血色宝剑在子晏招手之时,便就舍下那柄木杖,回到子晏手中。而那柄木杖不知是何缘故,就这样在山风中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族长见子晏袭来,一足轻点,人已如燕雀一般飞起,直向后退了数丈之远,立于虚空之中。

  “天……劫……剑!”苍老中带着丝丝悲凉之意的话语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能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里,甚至是烙在每个人的心里。

  子晏没想到,这股妖邪之力不仅如此的强大,刚才那一声发问,差点就击垮自己一直苦苦支撑的心神,而且一语道破自己手中天劫剑的来历,想来大有来头。不过不管他是何来历,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也绝对不会让这妖物再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你是何方妖魔,既识得我手中的天劫剑,想必也知道此剑的厉害,若是识相的赶紧弃暗投明,兴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要不然……”子晏这番话一则是想凭借天劫剑的威力呵退妖魔,再则是传话与往山下逃去的村民,要他们赶紧离开这里,以保性命。

  “哈哈哈哈哈哈……”依旧是那么苍老的声音,可这其中却带着不可阻挡的杀戮之气,右虎娘一介凡夫俗子,又离那妖物颇近,当下七窍溢血,顷刻间魂飞魄散。

  千千如此年纪,虽紧紧捂住了双耳,可还是抵御不了那夺命的笑声。片刻之后,便也七窍出血,倒地不起。右虎本就在昏迷之中,此刻与千千一般七窍流血,不闻呼吸。那些正往山下逃去的村民,闻得笑声,或是被夺了魂魄,或是径直栽倒,滚落山下,余者也有些癫狂之色,大喊大叫着往山下奔去。

  子晏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必须集中自己的注意,以毕身修为制服这来历不明的妖魔,否则让他离开此地,必将为祸人间正道。

  天劫剑身,原本淡淡的红色光芒愈来愈盛,宛若子晏全身的血液都已经灌注到剑身之上。只有子晏自己知道,要想发挥天劫剑的威力,必须以自身精血为引,触发剑身内藏着的天劫,借助天劫的神力,或许可以击退妖魔。

  脸色越来越惨白,握着天劫剑的右手隐隐有些发抖,不过子晏还是大喝一声,双手握剑成斩式,对着虚空中的族长劈下。天劫剑的威力果然强大,子晏这一斩,立刻地动山摇,风云变色。

  “天玄天劫,助我驱魔!”

  此刻的子晏宛若天神临世,宽大的衣袍鼓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从子晏的身子中窜出一般。片刻之后,子晏身上的衣袍被撑破,身形急速变大。余下的布条围绕着子晏周身不断的旋转着。一股罡风似乎是从子晏体内盘桓而出,化作一道无比巨大的利刃,向着族长刺去。

  子晏的身形已然是膨胀到了极致,却依旧改变不了那玉树临风的模样。唯有眉下原本暗淡无神的双眸,此刻却像是注入了一道灵光,能视千里,能窥万物之心。

  天劫终于降下,来自九天之上远古的神雷在耳边炸响,湮没了那妖物夺命的笑声。如此这般,天劫剑,罡风利刃与神雷从三面一起攻向那妖物,而子晏的双眸中那道流淌的灵光也乘势飞出。声势极其浩大,就算是天神自量也无法挡住这般四面围攻,形神俱灭。

  四股力量终于汇聚,族长的肉身在强大的碰撞力道中被撕得粉碎,那妖物痛苦的哀嚎声也被湮没在碰撞声中。

  聚集在天上的云层渐渐散去,清明天的清澈阳光洒下,很快便将剧烈碰撞过后产生的云烟净化沉淀。当一切终于恢复到清明之时,子晏巨大的身躯开始倾倒,同时身躯开始萎缩。落地之时,便已恢复了先前那般模样,只是身上不着片缕。苍天似乎是不忍见子晏这般落魄模样,吹来的山风之中夹带的一些树叶,开始附着于子晏的皮肤上。只是眨眼之间,一套崭新的,一尘不染的衣衫重新将子晏包裹起来。可是子晏,却是很久很久都一直静静的躺在那里。

  大劫过后的封顶,早已经面目全非,那些刻着人名的石碑纷纷破碎,与草木灰尘掺杂在一起,不能辨认。而山间,处处都是衣衫褴褛的村民,七窍中流出的血液已经干涸,只是那睁得大大的双眼,还在向苍天诉说着不甘与恐惧。

  天劫剑在大劫之后化作了一道光芒,没入子晏右手之中不见踪迹。惨白的脸色,在阳光的轻抚下,终于变得红润起来。没有温度的血液,终于开始暖和。

  睁开双眼的时候,子晏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眼前的一片黑暗他早已经习惯。双手在身旁摸索着,不放过一寸之地,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入手的不过是一抔尘沙,耳中已经听不到半点的呼吸之声。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喜欢围绕着自己,听自己讲诉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的孩童,包括千千右虎。梧桐村,这个隐于大山菏泽中的古老村落,终于彻底的从世间消失了。

  虽然已经恢复了意识,可是催动天玄宫的无上道法之后那种虚弱的感觉还未曾散去。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妖魔终于被天劫消灭,不会再为祸人间了。

  又在原地躺了一会儿,清明的阳光是最干净的,能够给他恢复体力的给养,这也是天玄宫的不传之秘,可以借助世间万物完成自身的疗养。当终于有体力支撑着身子时,子晏这才翻了个身,双手撑着缓缓的站起。

  a更UA新最DT快;U上)^酷“匠网^

  忽然间,脑海中的灵识忽然一动,感觉到不远处传来的微弱的心跳之声。这个声音让打劫过后的落寞的他,终于有了丝丝欣慰。梧桐村,终究是天命如此,还要继续在这个世间存留着。即使是拥有无上的道法,也无法抹去村落存在的痕迹。

  走到了心跳声的源头,子晏的双手因为激动有些颤抖的摸索着,当摸到那两个熟悉的发髻之时,他终于发出了笑声。

  “右虎,没想到全村之中就只有你在这场劫难中活了下来。天意如此,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子晏唯一的徒弟!”

  子晏在心中叹道,并且下定了决心要收右虎为徒,不仅仅是补偿他对梧桐村的愧疚,也是为了让自己在大劫来临之前,找到一个继承人传承自己的宏愿。

  不过右虎虽然还有微弱的心跳,可是却也受伤颇重,若不及时治疗,只怕命不久矣。如此想着,子晏伸出右手,轻轻的按在右虎的胸膛,以极缓的速度,为右虎注入保命的元气。得了子晏的无上道法,右虎的心似乎跳动的更有力了。

  待确认右虎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之后,子晏这才抱起右虎,在峰顶轻轻一跃,御风而行,很快便就到了山下。将右虎安置在村中的茅屋之后,子晏这才折返而回,从封顶开始慢慢的搜索着每一处,确认是否还有人活了下来,也顺便将那些枉死村民的尸身从山间带回山下,好好的安葬。

  可是,他搜遍了整座山头,也找到了所有村民的尸身,却唯独没有找到千千的尸身。

  “或许千千这个苦命的孩子,肉身早已经毁灭,与山河同在了!”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因为他不相信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解释,他更加不愿意相信,那妖魔在如此神力的天劫之后,还能够存活下来。若是如此,天玄宫又何以能够在世间传承千百年。

  可是,他确实没有想到,那附在族长身上的妖魔确实有此能耐,不仅躲过了天劫,反而在一片混乱之时,从族长的肉身之中脱体而出,乘机卷走了一息尚存的千千。那妖魔虽然躲过天劫,可终究也被天劫神力所伤,逃去之时,早已经折损了这么多年来积攒下的大半修为,很长一段时日内恐怕都无法恢复。

  子晏就靠在右虎的床边小憩,待到翌日清晨时分,右虎从昏迷中醒来时叫醒了他。

  “师父,师父……”右虎还不知道整个村落中就只剩下他一人,更不知道山顶后来发生了何事,体内的疼痛虽然减轻了不少,可还是没有多少气力。

  “孩子,你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子晏听得右虎的声音,有些欣喜,他没想到右虎能够这么快就苏醒过来,相信不出几日伤势便可痊愈了。

  右虎很快就问起山顶之事,子晏知道没法隐瞒,只得如实以告。右虎听完之后,还有些不相信。一直以来虽然从子晏口中听到不少奇异之事,可当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却怎么也不肯相信。直到两天之后伤愈,能够下地走动,子晏才带右虎往安葬村民之处祭拜,才终于相信自己的爹娘、妹妹,甚至是整个梧桐村的人都死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不免一阵恸哭。

  不过右虎这孩子倒也是有些志气的,伤心了一日之后,便执意要拜子晏为师,学得奇妙道法。这一来正合了子晏之意,也不推辞,便就应了下来。

  PS:回家过年了,年后精彩继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