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妖邪侵体

  古老的祭祀继续进行着,所有的人似乎都像是陷入了某种昏迷的状态,唯有族长在看着阿伯跃下悬崖时睁开了双眼。但也仅仅只看了一眼,便又继续进行着祭礼。

  右虎的晕倒也没能打断祭祀,千千因为害怕始终紧闭双眼,并不知身边发生了何事。

  而在山下,那教书的年轻公子正一步一步缓缓的登上山来,虽然看不见身前的境况,但是什么都无法阻止他顺利的到达封顶。

  自从来到这个村落后,一直用心教导着村里的孩童与村民,很少会去关注村里的动静。因为他知道,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他不过是一个外来之人,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去改变这里的任何规矩,包括这延续了上百年,有些惨绝人寰的清明祭礼。

  到达封顶后,他便不再往前迈进半步,只是立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当阿伯跃下悬崖之时,他的身子才动了动,刚迈出的右脚却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又收了回去。矛盾的心里在挣扎着,两条剑眉此刻紧紧的拧在一起。

  终于他决定不管这里的一切,正准备返回山下时,右虎晕倒在地发出的声响,再一次牵动了他的心弦。来到这里两年多,与这些孩童朝夕相处,孩子们都亲切的称他为师父,他如何能够舍下这些孩子,如何能够对这些孩子的生死甚至是将来不闻不问。

  他终于忍不住了,出手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微微抬起的右手对着右虎倒下的方向轻轻挥了一下,身旁的缠绕在山石地面上的藤蔓蔓延开去,很快便将右虎四肢束缚住。紧接着微微一收手,那藤蔓便带着一股柔和的力道飞回到年轻公子身旁。

  藤蔓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如同先前一般,仍是将山石紧密的覆盖住。他轻轻的弯下腰,先是在右虎的头顶摸了一下,右虎那与众不同的两个发髻很快便让他确认了右虎的身份。尔后,将右虎抱起,准备离去。

  可是,脚下却如同生根了一般,一股无形的力道从脚下的山石中破石而出,紧紧的缠住了他的双脚。以他的直觉,这股力道不是人间之力,其中更是有股妖邪之气。身为维护正道之人,岂能容这样的妖邪之力留在这里蛊惑村民,为祸人间。

  “年轻人,请你放下右虎,在这里向我们的祖先虔诚的忏悔,否则必将大祸临头!”族长此刻转过身来,面带忧色的对着他道。

  他不过轻轻一笑,回道:“族长,请听子晏一言,速速带着族人下山,否则整个梧桐村必定会遭遇万劫不复!”

  他不是危言耸听,那股妖邪之力虽然暂时还奈何不了他,可是时间一久,以他现在这样的境况,如何能够扫尽妖邪,如何拯救村民于妖邪之手。他唯有速战速决,为免伤及无辜,他只能劝说族长立刻结束这场祭礼。

  “混账,这是我们先祖定下的规矩,你身为一个外人,我已破例收留于你,你为何还要恩将仇报,置我们族人于水火之中?你到底是何居心!”族长盛怒之下,手中那柄纯黑色的木杖往山石上用力一杵,原先还一脸迷茫跪地祈祷的村民纷纷清醒过来,皆是不明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这一次的祭礼没有按照先祖定下的规矩进行到底。

  “族长大人,祭礼不能停,否则先祖之灵会降下责难……”右虎爹不明就理,正要劝说族长继续主持祭祀仪式时,却见族长正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身后,这才回头看去,却见子晏抱着昏迷的右虎,一脸平静的表情立于原地。刹那间,所有的村民都转过身来,脸色纷纷变得凝重。

  千千这个时候才敢起身,也向后看去,见子晏抱着右虎,与族长对视着,不知发生何事。可是一想起方才的种种古怪,又见右虎昏睡,顿时拔起双腿,便往子晏身边奔去。此刻,在她的心里,唯有子晏的身边是最安全的,那个一直以来都是淡淡笑容的师父,比起方才的爹娘可怖的模样,更能给她一丝安全感。

  “千千……”右虎娘一见千千向着子晏奔去,连忙唤道,可是无论她如何呼唤,都不能阻止千千奔去的脚步。

  “师父,师父,哥哥他怎么了,我怕……”一口气奔到子晏身边的千千,有些惊魂未定。

  “千千,到师父的身后来,快!”子晏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什么,因为那股妖邪之力就要冲出山石,到时候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能幸免。

  千千十分听话的走到子晏的身后,一手却紧紧的抓住子晏的衣角,悄悄探出半个头来,向自己爹娘看去。

  子晏并未将右虎放下,而是左手紧紧抱住右虎在胸前,右手则迅速的在身前画出了一个圆形,随着圆形并合,一道不是很明亮的光环出现,像是子晏在虚空中开出了一个洞一般。子晏身手入圈,缓缓的抽出一柄通体散发着淡红色光芒的宝剑。紧接着,他将宝剑置于身前,右手对着剑柄处轻轻一推,那宝剑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悬崖边的族长飞去。

  在刚才那短短的片刻时间里,子晏已经弄清楚这股妖邪之力还未能化出实体,操控这股妖邪之力的便是族长手中的那柄木杖,只要摧毁了木杖,便可以让这股妖邪之力从人间消失无存。

  在场的村民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除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外,并未见识过什么诡异之力。而此刻子晏能够从虚空中变幻出一柄这般厉害的宝剑来,顿时所有村民心中都对子晏起了疑心。他们虽然只会耕田种地,可是为了维护村子的安稳,他们可以不惜代价,哪怕是以他们自己的血肉之躯来阻挡。

  右虎爹见自己的两个孩子都在子晏手中,不管右虎是不是自愿的,千千方才的做法,已经足以让他一家再无面目留在村中。为了表示自己对村子的忠心,他第一个冲上前来,想要以血肉之躯挡住子晏的宝剑。

  “娃儿他爹……”右虎娘一见右虎爹冲了出去,便已知他心思,想着自己多年相处的丈夫,自己的依靠下一刻就要命丧于自己眼前,有些无奈的闭上双眼,不敢再看,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流下。

  子晏为免累及村民,一直全神贯注的操控着宝剑,一见右虎爹冲出,右手微微一让,那宝剑凌空偏移,绕过右虎爹继续向着族长冲去。

  右虎爹本已经做好了宝剑穿体而过的准备,却没料到宝剑避开了自己的身子,想要伸手握住宝剑也已然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宝剑飞快的接近族长。

  族长虽然是村子里最有威望之人,可也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一见这般景象,早一见吓得魂不附体,只呆呆的立于悬崖边,手足无措。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宝剑只是从自己身侧飞过,握着木杖的左手像是被火烧一般疼痛,松手之时,那木杖便被宝剑带来的风势,吹落悬崖外。眼看就要掉下深渊之时,那木杖却像是活了一般,自己凌空飞起,与宝剑在虚空中厮斗。

  因为宝剑的突袭,那股妖邪之力唯有聚集在一起与宝剑厮斗,再也困不住子晏的双脚。一得自由,子晏便转身以右手抱起千千,对着身后一众人等喊道:“快走!”

  !)最Q新/章J节(上酷匠V《网

  村民们一时愣住了,这般诡异的景象闻所未闻,得子晏一声大喝,便再也顾不上什么先祖的规矩,纷纷拔腿便往下山的路冲去。唯有族长,因那木杖也是先祖传下来的,一直以来有历任族长保管,决不能毁在自己手中而留了下来。

  右虎爹娘率先冲到子晏身边,当右虎娘向着千千伸去双手时,千千却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往子晏的怀中躲了躲,别过头去,不再看向自己的爹娘。而右虎娘也因为千千的这一举动而停住了脚步,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骨肉在这个时候,竟然宁愿留在一个没有血缘之人的身边,也不肯跟她走。

  心底深处,一股疼痛迅速的蔓延开来,那种疼痛像是要撕裂自己的血肉之躯一般,右虎娘像是癫狂般大吼着,转身竟是向着悬崖边冲去。右虎爹不明就理,连忙呼喊着追了上去。子晏一听右虎娘这般惨烈的嘶吼,忙将千千放下,叮嘱千千照顾好右虎后,也回头冲向了悬崖边。

  木杖与宝剑依旧在虚空中厮斗着,只是片刻之间木杖便已显露败迹,被宝剑的锋利刮出了数道伤痕。而那伤痕之处,有黑色烟雾渗出。那落地的黑色烟雾,散发出阵阵恶臭,并将悬崖边的山石腐蚀剥落。

  族长一见这般情景,也顾不得什么先祖遗训,转身就要离开悬崖边。可是那黑色烟雾却先他一步,落入族长眉间。黑色烟雾侵体,族长痛苦的倒地打了几个滚,再起身时却已经如同换了一个人,那双目之中已被黑色侵占。

  右虎娘被脚下的石块绊住摔倒在地,顿时失去了知觉。右虎爹冲上前来,才要扶起右虎娘时,族长却已经走到自己身边,双手紧紧的卡主右虎爹的脖子,将右虎爹缓缓的提起。

  “族长……”右虎爹双目圆睁,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先祖传下的木杖,竟然要了自己的命。

  不过是片刻之间,右虎爹原本高大的身躯,在族长手中开始萎缩,如同秋日里的黄叶一般,渐渐失去了生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