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初春的空气格外的清新香甜,但还是略显刺骨的寒风暴露了天气的浅恶。 静辟而又唯美的欧式庄园内,女孩紧紧拉着妖艳女人的衣角,苦苦哀求道:“妈妈,哦,不!我叫您阿姨行吗,求求您救救哥哥,他快不行了!求求您!”回答她的只有一句冷漠而又决绝的话语:“滚开,小杂种!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 “陆司昂,你到底想怎么样?!”洛槿熙面前的男人狠狠地扼住了她的肩胛,邪邪的说道:“我想怎样,签字!”听着那无情的字语,洛槿熙已是愈发绝望,苦涩的说道:“你,从始至终都没爱过我吗?呵呵,何必还要再多问。再见!陆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