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风冷飕飕的,李斌已经在沙发上靠了很久,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回忆太多会伤神,口中的苦味还没有消散,只好去厨房倒了杯水,想要漱漱口。天快亮了,李斌走到窗口,看着天边的鱼肚白,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心里装的东西太多,没处倾诉,只能把它埋藏在心里,这些事当然是不能跟兄弟们倾诉的。打了个哈欠,李斌觉得自己有了一丝倦意,天快亮的这段时间是人最疲惫的时候,李斌慢吞吞的向房间挪去,不想自己的困意因为动作的幅度太大而被赶跑。第二天一早,手下的兄弟也传来消息,昨晚撞到李斌的人找到了,何凡等人知道李斌睡眠不好,也不敢打扰。等李斌醒来再过去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完全清醒了,李斌的兄弟们将那人绑在他们仓库的铁柱子上,并用冰水浇满那人的全身,还开着电风扇猛吹,那个人在风中颤抖,嘴巴已经冻得发青,却还嘴硬的叫嚷着,“MLGB,你们这个小B崽子,快放了我,不然我回去之后找人弄死你们。”(这里说一下,李斌一伙人都是年龄不大,年龄区间在16-19岁,这人也正是看着他们不大,想吓唬他们,这里不得不说一下,现在有的小孩子比大人都狠。)

  “放开他。”循声望去,李斌正向这边走过来,边走还边玩味似得看着那个人,那人闻声一惊又一喜,看着来人像是这帮人的头头,而且看着很面善(这人已经完全忘了李斌的模样,这得是昨天喝了多少酒啊),这下自己没事了,想着还催促着周围的人,“听见没有,还不赶快放了我,快点放开我。”何凡上前将绑着他的绳子解开,那人一下瘫软在地,原来手脚早已冻得发麻,勉强撑坐起来,抬起头还想再说点什么,李斌一个箭步上去,左脚立地,抬起右脚,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足球运动员正抬脚射门的姿势,狠狠用右脚脚尖踢在那人的下巴处,那人本来是趴在地上,经李斌这一脚的惯性,变成躺在地上,后脑也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李斌又冲上去,对着那人的面门,猛踹几脚,直到那人昏厥过去,才罢休。李斌坐椅子上,叫何凡将那人弄醒,此时那人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鼻子嘴巴流出的鲜血弄得满脸都是。李斌拿着木棍将那人的目光引向自己,然后举着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臂,冲着那人吼道:“你TMD看清楚了,老子的这只手,还有我的兄弟现在还在住院,你TMD的喝酒骑车,撞了人还想跑?你自己说,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决?”一番话说到正义凛然,全然不提自己飙车的事情。

  ”此时那人有点神志不清,并且下巴也让李斌那一脚踢得估计脱臼了,也说不出去话来,只有呆呆的看着李斌,李斌自然要得就是这种效果,“那好,既然你不说话,就按我的方法来解决,我的这手骨折和我兄弟住院,就算三万块医药费,再拿一两万给我这些兄弟的辛苦费,毕竟也为你这事忙了这么久,你没意见吧?”那人听到这大几万块钱瞬间就清醒了,想说话,但是下巴脱臼怎么也说不出来,而且还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只好瞪着双眼拼命的摇头。李斌看了下笑着说:“哦,摇头那就是没意见了。”那人一愣,又改成点头,“哦,点头那就是同意了。”李斌的笑更深了,而那人瞪着双眼,嘶叫着,发出一种怪声。“好了,不用道歉了,我原谅你了“说着李斌站起来往门口走去,”何凡,你送他去医院吧,然后把钱拿回来。”说完,李斌转身就走,快到门口时,李斌转过头来对着那人说;“对了,记住我叫李斌。”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酷Q)匠网。正gr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嗣说:

审核还没完成,心里很忐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