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西这个人,虽然武奕的眼睛受伤失明,跟他逃脱不了关系吧,但是不可否认,这个人还真的挺不错。为了这件事儿,还特意从中阳里跑过来找我,说明其中的利害关系。

  正如泽西所说,孙爷亲自找我,并且费这么大的劲儿帮宏远争取到了一个重战赛的机会,他要我打的这场比赛,肯定不简单。

  本来我还以为,这可能是一场十万元级的比赛,并为此担心了很久。现在看来只是万元级别的比赛而已,也用不着担心什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是一场万元级别的比赛后我反而心里怪怪的。

  按理来说,万元级别的黑拳选手是八龙的中流砥柱,他们想找出来一个实力强的,实在太简单了,为什么偏偏要找我?

  除非,我上,肯定能赢。

  但是这个信心,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不知道。

  不管怎么样,这场私人比赛我已经答应下来了,肯定会去的。

  我目送泽西走了之后,慢慢溜达回了学校。

  等我回到自己班里的时候,不觉吃了一惊。因为我从出去到回来,应该不超过半个小时。本来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现在,班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很多桌子都倒了,书散得满地都是。

  看这样子,似乎是有人来这里闹过。

  我眼睛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黑板下的曾军。这小子一身土,胸口还有一个脚印,似乎是被谁踹了一脚。他一脸急色,但是又无可耐的样子。大壮、肥龙他们几个就围在曾军旁边,似乎也是在说着什么。

  我又看了看,发现周文岩没了,不在这里。顿时,我心里就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于是我走了过去,到曾军、大壮、肥龙那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刚刚我出去的时候,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寻哥!”曾军一见到我,立马就站起来了,急道,“寻哥,你怎么才来?出事儿,出大事儿了!刚刚吴昆霖跟龅牙他们过来,直接扯着周文岩的头发就把他带走了,估计是去楼梯下面去了,这可咋办?!”

  ,}酷匠Z$网唯一d正v版94,其他都N是w盗*=版

  我一听,也是急了。楼梯下面有一个不大的空间,能容纳几个人,但是进去之后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一般都是混子打人用的。

  “你怎么不拦着点?!”

  “俺拦了啊!”曾军指了指自己身上,说,“俺刚一上去,说了两句话,吴昆霖直接就把俺踹倒了,说俺要是再多管闲事儿,就连俺一起打。然后大壮跟肥龙就过来把俺按住了,俺能有什么办法?”

  “操了!”我重重锤了一下桌子,就往外跑,曾军他们立马就跟了上来。肥龙在我身后,甩着一身肥肉喊道:“寻哥,吴昆霖是真的生气了,你可别搀和啊!要不然,你也得倒霉。咱们跟周文岩都撇清关系了,干嘛因为他得罪了吴昆霖?!”

  我懒得骂他,头都没有回。

  这件事儿,可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了。不过想想也是,周文岩连刀子都动了,那这肯定不是一件小事儿了。吴昆霖亲自出来教训周文岩,也算是情理之中。

  我冲到了楼梯下面,看到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但是吴昆霖跟龅牙他们却没在,估计是走了。

  我分开人群,挤进了楼梯下面,果然,那里躺着一个人——周文岩。

  他躺在地上,一脸地血,动都动不了了,旁边的眼镜早就被踩的稀巴烂,整个人要多惨有多惨。

  “周文岩!周文岩!你还好吧!”我连忙过去,把周文岩扶着坐了起来。

  他鼻子哗哗流血,睁开眼睛,看到了我,脸上布满痛苦之色:“寻……寻哥……”

  我冷着脸,撕下了自己的一块衣服,把周文岩的鼻子捂住了,说:“能说话就行,现在跟我去医务室,看看身上的骨头有没有事。”

  “嗯……”周文岩点点头。

  这时候,曾军也过来了,跟我一起把周文岩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我们两个一人一边,扛着周文岩就往医务室那边走。

  周文岩在路上,眼泪哗哗直掉:“寻哥,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一直被人欺负,被人打……”

  我回答道:“怎么会,只要你想,就没人敢欺负你。我问你,刚刚你还手了吗?”

  周文岩咳嗽了两声,说:“还了,但是没打到人,就被踹倒了,然后就没站起来过。”

  我呵呵一笑,说:“这就够了,只要你有还手的勇气,就说明你站起来了。看来,动过刀子对你来说真的未必是一件坏事儿,至少,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周文岩笑了一下,但是因为身上的伤,笑得很难看:“是啊,我当时就想,我连刀子都动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有时候勇气真的不是绝对的,就像这次,他们十几号人,我就算有勇气还手,还是没能让结果发生什么改变。”

  “谁说的?至少,没人会觉得你是一个好欺负的人!放心吧,”我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的仇我会帮你报的。这顿打,他们迟早还回来。”

  曾军身体僵硬了一下,看了看我,问道:“寻……寻哥,你只是啥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干吴昆霖?”

  我看了曾军一眼,眯起了眼睛,说:“没错。曾军,我就是要干他。这件事儿,你也可以去告诉吴昆霖。”

  曾军连忙笑道:“咋会,寻哥,不管你干啥,俺都是站你这边的。说实在的,那吴昆霖,俺也看他不爽,今天还敢踹俺!寻哥,这整个学校,俺就服你。以后不管你干啥,俺都跟着,没二话!”

  我满意地笑了笑。曾军虽然看起来憨憨的,但是有时候做出的决定,确实最正确的。

  这时候,周文岩也说话了:“寻哥,曾军,这事儿,我自己来解决吧,你们不用管了。被欺负了那么多年,我也得捞点本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