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局势已经完全成为一边倒的趋势了,估计这会周扒皮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可能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站出来给我撑腰,其实我自己也有点稀里糊涂,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帮到了我,这份情我肯定是会记住的。

  再望向周扒皮的时候,我发现这老家伙似乎还有点不甘心,可是那又怎么样?他除了还妥协还能干什么?

  这时候,作为今晚的东道主也该出现了,那位老者也就是苏宁的父亲苏中天终于走了出来,他先是有意无意的撇了我一眼,随后他才走到周扒皮面前,说道:“老周,也不是我说了,今天这事其实本来就是你们理亏,你要真觉得我说的话还算对的话,我是希望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你儿子也在地上躺了这么久了,是不是该送往医院了?所有的赔偿所有的医药费我来出,可以吧?”

  连苏中天都亲自出面了,周扒皮就是再不甘心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

  跟周扒皮说完后,苏中天紧接着又来到了齐文丰面前,说道:“别人都叫你一声齐爷,我是不是也得这么喊?”

  齐文丰立马露出一张笑脸,呵呵道:“老爷子说笑了,我这肯定受不起。”

  苏中天很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接着道:“你说你这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了?屁大点事你总是可以搞得乌烟瘴气,老周儿子打你女儿这确实是他们不对,可人家也跟你道歉了,你就不能稍稍息怒一下?非得要上纲上线把事情闹大?”

  齐文丰苦笑一声,“老爷子,你这让我为难啊,倘若那小子要是欺负你女儿了,你肯定也不会这么罢休吧?”

  “荒唐。”苏中天怒喝一声,“他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处理不就行了,扯上我们这些老家伙干什么?”

  被这么怒斥一声后,齐文丰竟然破天荒的低下了头,也不敢再开口了。

  苏中天轻轻叹了叹气,最后问道:“你就表个态,这事能不能算了?”

  齐文丰很无奈点头,“就这样吧!”

  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也终于平息了下来。

  最后苏中天又走到我面前,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还没等我开口,旁边站着的苏宁立刻走出来抢先我一步回道:“爸,他叫赵志远,是晨晨的老弟,也是我刚刚认得老弟。”

  满头白发但面容很精神的苏中天仔细打量了我一下,笑着道:“赵志远,名字取得挺好,原来还是晨晨的老弟,本来一开始我还觉得那么个大奖被你小子拿走有点可惜,不过现在看来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就凭你今天的表现就应该好好奖励一次。”

  我一阵汗颜,很尴尬说道:“老爷子,你太夸奖我了,其实我跟她是同学,所以才出面帮她的。”

  苏中天哦了一声,转头又跟齐文丰问道:“老齐,你该怎么奖励这小子?人家可是为你女儿出头了。”

  齐文丰想了一会,笑道:“这个老爷子还不必担心。”

  这场闹剧最终以为完胜而落幕,周扒皮很快带着他的儿子离开,其余人看完热闹之后继续喝酒聊天。

  齐婕大概是觉得这里太压抑了,跟我告别之后,她很快也离开了,什么也没说,这倒是让我很莫名其妙。

  齐文丰见到自己女儿走了,他自然也不会多留,不过走的时候他竟然还从我这里要了一个电话号码,还说下次会找我。

  这时候,张霜晨终于出现在我面前,她一走过来就狠狠在我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打趣道:“不错嘛,还懂得英雄救美了,老实交代,你对那女孩子是不是有意思?”

  看着她那那张妖艳的脸庞,我很无语回道:“什么对她有意思啊,都说了她是我同学,在学校也就聊过那么几次而已,我只是看不惯那家伙打女人而已,明白了吗?”

  张霜晨一副坏笑表情,用屁股想也知道她肯定还是在怀疑我跟齐婕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不过好在她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另外跟我问道:”对了,刚刚那么多人给你撑腰,你这都是从哪里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耸了耸肩,苦笑道:“我自己也在苦恼呢,苏宁就不说了,那是你闺蜜,齐文丰就更不用说了,他是我同学的父亲,至于那位叫杨斌的家伙,你知道的啊,我是真的跟他不熟啊,还有那位少妇,是我们学校的英语老师,反正就这么个关系,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他们都会帮我啊。”

  张霜晨想了一会,说道:“实不相瞒,那位杨斌在很早之前其实我就认识了,他确实是追过我,但被我拒绝了,后来他说要跟我做朋友,只不过是我一直没搭理他而已,这家伙在南京好像也挺有势力的,你别看他平时穿的很寒蝉,背景其实很强大,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位少妇老师,我也听说过,是南京市富豪俱乐部的创始人,什么来头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个富豪俱乐部水很深,一般的人进不去,所以我猜这少妇背景肯定也是很深厚的。“我稍稍讶异了一番,问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张霜晨扬起脑袋,哼哼道:“姐好歹也是在南京上流圈子混过几年的吧,这些都不清楚那还混个屁啊!”

  我很鄙视的撇了她一眼嘀咕道:“你这么屌,那刚刚我出事的时候你怎么没帮我出头?”

  张霜晨猛然皱起眉头,怒道:“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是在怀疑我对你不够用心?赵志远,你小时候哪次出事不都是老娘替你出头的?我刚刚是看到那么多人给你撑腰了,所以就没打算再出风头了,如果你真出事了,难道我还会眼睁睁看着不成?”

  g酷*\匠\网r正=版首c!发*

  看着她很认真很生气的样子,我连忙说道:“姐我错了,你别生气,我这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啦!”

  张霜晨冷哼一声,直接转身就走开了。

  我站在原地很无奈苦笑一声,其实刚刚我说这话真的也只是随口说出来的而已,我当然不会怀疑张霜晨会把我丢在一边,可我也没想到这疯女人会这么大的反应,看来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能乱说了,要不然惹火了这娘们肯定没啥好日过。

  接下来,我就独自一个人端着酒杯跑去找那个杨斌聊了一会,也顺便跟他说了一声谢谢,这家伙不知道是看在张霜晨的面子上还是什么,对我很客气也对我特别好,称兄道弟的,而且还说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他就行。

  跟他客套完之后,我又跑去那位少妇老师那边,也跟她说了一声谢谢,这娘们就更直接,说我的学生我当然要罩着,搞的我很莫名其妙。

  其实今晚上所发生的这些事很多都出乎了我的意外,按理说这些人应该是完全跟我扯不上关系的,可谁知道这些人不但帮了我一把,而且个个对我还客客气气的,甚至还有好些不认识的人也都主动跑过来给我递名片。

  我甚至在想,难道这一晚上的功夫我就鲤鱼跳龙门了吗?

  一直到十一点才切蛋糕,是一个几十层的蛋糕,反正很大,我就象征性尝了一下,到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大家猜开始慢慢散场,我跟张霜晨走在最后,跟苏宁道别的时候,我把那串宝马x6的钥匙递给她,说道:“我还是觉得这车没法要啊,开回去都不知道放哪里。”

  张霜晨一把从我手里把钥匙抢过去,“你不开给我开啊,你还给她干什么?”

  苏宁咯咯一笑,也跟着附和道:“弟弟,你这是在跟我装逼吗?”

  我伸手挠了一下后脑袋,很傻逼兮兮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苏宁伸手推搡了一下我,很诡异跟我笑道:“弟弟,我跟晨晨说好的,今晚我去你那里睡了哦,你要不介意的话,咱们睡一张床也无所谓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跪求大家在看书的时候能用QQ号或者贴吧号登陆一下,登陆后右上角的“追书”跟封面下方的“撸撸”请点一下,跪求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