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a永久Z免*{费看Hg小a说CP

  如若不是亲眼看到这傻逼男孩扇齐婕一巴掌,我可能还不会如此暴虐,但刚刚的那一幕着实让我这心里涌起了一股怒火,我从小到大活了这么多年,最讨厌的就是男人打女人,无论你有再多的理由都好,一旦动手那就变了性质,所以这个是我肯定没办法接受的。

  经过这么一闹,晚宴上大多数人都开始往这边看了过来,我知道自己今天或许是闯大祸了,可此时我却越来越平静,也不顾这些人异样的眼光,我再次转身来到齐婕面前,轻声问道:“解气了吗?如果还觉得不够的话,我再帮你打她一顿,实在不行,你上去踢两脚也行。”

  外面坚强内心其实很柔软的齐婕这一刻似乎再也承受不住,她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没说话,而是很可怜的点了点头。

  我跟她露出一个自认为还算好看的笑容,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她那被扇了一巴掌的脸庞,说道:“想哭就哭吧,没什么丢人的。”

  齐婕一把扑进我怀里,终于哽咽了起来,只是我依然感觉她心里还是特别的压抑。

  “怎么回事?是谁敢在这里动手打人的?”

  一个很浑厚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转身,看到的是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长相希拉平常,有那么一点威严的气质,但比起齐婕的父亲显然就差了很多,他在说完这句话后,那张本就很丑陋的脸庞因为愤怒过头就更显得畸形了。

  我轻轻推开齐婕,转身面对着这位中年男子,说道:“是我打的,你想说什么?”

  中年男子猛然眯起眼睛死死盯着我,很愤怒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后台有多厉害,敢打我儿子,那我一定要让你付出足够的代价!”

  我冷眼望着他,表面虽说平静,可这心里却开始有点担心了。

  这倒不是害怕,因为我相信这老家伙就是胆子再大肯定也不敢在这里对我怎么样。

  我只是在担心怎么收场才好。

  就在我正思考的时候,齐婕的父亲齐文丰终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没看我一眼,更没有去看那位愤怒的中年男子,他是直接走到自己的女儿面前,柔声问道:“是不是有人打你了?”

  齐婕咬着嘴唇,一手死死捏着我的一脚,并没有开口说话。

  齐文丰似乎也无可奈何,他愤然转身,然后很威严的环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冷冷说道:“我不管是谁,敢打我女儿,那你就是天王老子我都要操你祖宗十八代。”

  这话一说出口,旁边站着看热闹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站在他身边有点战战兢兢,甚至都没敢抬一下头。

  我想这大概就是上位者强大的气势了,果然是牛叉的一塌糊涂了!

  没人说话,齐文丰最终把眼神放在了我身上,他走向前一步,沉声跟我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下意识抬头看了他一眼,回道:“赵志远。”

  “赵志远,志远,名字倒是不错,但还是少了那么一点血性。”齐文丰跟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紧接着又跟我问道,“刚刚是谁动手打我女儿的?你应该看到了吧?”

  我点了点头,“看到了,就躺在地上那家伙,刚刚也是我把他打趴下的。”

  齐文丰先是撇了一眼地上那位傻逼男孩,随后他从旁边柜子上拿起一个红酒瓶递给我,冷声道:“敢不敢拿着瓶子再往他脑袋上砸下去?”

  我瞬间抬头看着他,只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时候,那位傻逼男孩的父亲终于忍受不住,他站出来一步,大声说道:“姓齐的,你最好别得寸进尺!”

  齐文丰缓缓睁开眼睛,转头望向那中年男子,似乎是怒极反笑道:“原来是你,那这么看来打我女儿的应该就是你儿子了吧?周扒皮,既然你觉得我是得寸进尺了,那请你告诉我这事该怎么处理?”

  有着一个周扒皮绰号的中年男子脸色一阵铁青,他眼神飘忽犹豫了一会后,说道:“我儿子动手打你女儿确实不对,这一点我必须得承认,我甚至可以跟你或者是跟你女儿道歉,哪怕是赔偿我也觉得无可厚非,错了就是错了,但你身边那小子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这事肯定没完。”

  齐文丰呵呵笑道:“周扒皮,你这是越活越糊涂了吧?你儿子打我女儿一巴掌是赔偿道歉就能够了事的吗?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你自己说说,你这样让我出去怎么做人,我看今天这事要么往大了搞,要么就摊开来慢慢算清楚,否则谁他妈都别想走!”

  周扒皮大概是被齐文丰这句很霸气的话给震慑住了,他额头青筋暴露,憋了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齐爷,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是齐爷而不是姓齐的了,这个转变着实有点大。

  齐文丰依旧冷笑,“好好说话换来的就是你说我得寸进尺,我还能好好说话吗?”

  周扒皮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替我儿子跟你还有你女儿说声对不起,要什么赔偿你尽管说,我儿子现在也躺在地上了,我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也希望您能好好平息这件事。”

  从你到您,这同样是个很大的转变。

  齐文丰丝毫不为所动,问道:“那我身边这位小伙子,你怎么打算?”

  周扒皮没说话,显然是不想对我善罢甘休。

  就在这时,今晚的主人公苏宁突然走到我身边,有意无意的跟我说了一句:“志远弟弟,有姐姐在你也别怕,哪怕是出了这个门,只要谁敢对你不敬,那就是对我们苏家不敬,你记在心里就好了。”

  苏宁这话一说出口,不仅是我就连围观的人群似乎都觉得很诧异,苏家大小姐竟然会亲自出来替我撑腰,这得是有多大的面子?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荣幸,可这时候能有人替我出头,我当然是很高兴,心里也有点小小的感动。

  只是还没等我平静下来,那位少妇英语老师王洁雅竟然也从围观的群众中走了出来,她没来到我面前,而是直接走到周扒皮面前,微笑道:“这位赵志远是我的学生,他把你儿子打成这样确实不对,但你儿子打女人那更不对,不过我的学生惹事了自然是我来处理,什么时候轮到你周扒皮了?”

  看似柔柔弱弱的一句话,可在别人听来却是霸气侧漏。

  我不知道这少妇什么来头,但看到旁边那些人异样的眼光,再联想到她今晚上也能来参加这个晚宴,那我大概也能猜的出来这少妇背景肯定也是不简单的。

  就在我正迷糊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走了出来,竟然是那位跟我有过几面之缘的杨斌,他慢悠悠走到我面前,很吊儿郎当跟我问了一句:“兄弟,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如果是的话,你叫我一声大哥,只要你敢叫,今晚所有事我全部替你抗下。”

  我傻眼了,旁边的人也傻眼了,就连齐文丰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愣了许久之后,我才抬头很恭敬的喊了他一声杨大哥。

  别人或许会觉得这是妥协的表现,但我觉得这一声大哥喊得不亏。

  杨斌在听到我喊完大哥之后,他哈哈一笑,立即来到周扒皮面前,大声道:“听到了吧?那小子喊我大哥了,也就是说他现在是我老弟,现在我老弟出事了,我总不可能袖手旁观吧?周扒皮,咱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有什么事你直接冲我来就行了,可以吗?”

  周扒皮面如死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大家看书的时候希望能用QQ号或者贴吧号登陆一下,右上角点登陆就可以了,登陆之后大家一定要点右上角的“追书”两个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