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只觉得张霜晨这种疯女人才是最难对付的,不过后来又出现了像齐婕这么一个神神叨叨的小女孩,我本来以为自己那颗纯洁的心在这两个女人的锻炼下应该可以做到很强大,只是现在遇到这么一个更牛叉更神经的女人,我真发现我的智商貌似不够用了。

  原名叫苏宁的女人在说完这句大言不惭的话后还下意识往我裤裆下面撇了一眼,赤裸裸的眼神让我很不自在,我倒是想伸手去挡住下面,可在这种场合我实在是做不出来这种不雅观的动作。

  最后还是张霜晨替我打圆场道:“苏大小姐,今天是你的生日呢,能正经点吗?”

  “在你们两个面前有啥好正经的啊,我天天在公司正经的都快想吐了,你就让我得瑟一会不行吗?”这女人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股怨气,就像是一个守寡多年的幽怨寡妇一样。

  我站在原地很傻眼的看着她,始终没开口说一句话。

  苏宁苏大小姐立即给我抛来一个媚眼,然后举杯跟我笑道:“你姐跟我说过,你叫赵志远,就读于南京大学,听说你在学校挺受女孩子欢迎的啊,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害羞的样子?难道是被姐姐的貌美如花给震慑住了?”

  我一阵汗颜,尴尬笑道:“苏姐姐的确很漂亮很有气质。”

  “哟,嘴巴挺甜的啊,那碰一杯了?”她再次举杯跟我笑着说了一句。

  尽管我不太想去招惹这么一个强悍的娘们,但人家都笑脸相迎了,而且还是今晚的主人公,我只好硬着头皮跟她碰了一下杯。

  “好了,你们姐弟两先自己玩玩,我还得去陪一下客人,等下散场的时候咱们再喝个痛快吧!”苏宁在一口气把那杯红酒喝完之后紧接着说了一句。

  张霜晨跟她笑了笑,然后脑袋趴在她耳边很小声的说道:“生日快乐,作为最好的姐妹,我只能祝你今年能够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吧!”

  苏宁故意装作很生气的一把推开张霜晨,没好气道:“你个小妖精说什么呢?老娘会缺男人么?”

  张霜晨捂嘴偷笑一声,回道:“这又没别人,怕什么啊?就你那点小心思难道我还猜不透么?”

  媚眼如丝的苏宁有意无意的撇了我一眼,然后咬着牙跟张霜晨说道:“等下来收拾你这个小妖精,哼!”

  我眼观鼻鼻观心的尽量不去看这么两个女疯子,一直等苏宁走开后,我才跟张霜晨问道:“你这交的什么姐妹啊?这逼女人也太神经了吧?”

  张霜晨哈哈一笑,很妩媚跟我说道:“这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懂了吗?”

  我摇了摇头,苦笑回道:“完全不懂。”

  张霜晨白了我一眼,很不争气道:“真不知道你这智商是怎么考上南京大学的,”

  在大厅来来回回转了几圈,酒喝得不少,但人却没认识几个,以至于到最后我越来越感觉到没意思了,要不是为了陪伴张霜晨的话,我可能早就开溜了。

  一直到晚上九点的时候,整个大厅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紧接着一首很柔和的音乐响起,我一开始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很快张霜晨跟我解释道:“现在是跳舞的环节了,来吧,老姐今天就免费当你的舞伴了。”

  我很茫然的看着她,连忙说道:“老子压根不会跳舞啊,你赶紧去找别人吧!”

  张霜晨二话不说一把拉着我的手搭在她腰上,怒道:“这么简单的玩意还学不会么?跟着我随便动两下就行了,别人都在跳,那我们两个站在这里做什么?做小丑让别人欣赏啊?”

  我很哭笑不得跟着这疯女人的动作走了几下,基本上每一次都踩在了她脚上,张霜晨也不生气,反而还很耐心的教我怎么跳,哪个动作在前哪个动作在后她说的很详细,可不会跳始终还是不会跳,无论她怎么教我就是学不会。

  最后张霜晨大概也是没办法了,也不知道她是生气了还是什么,直接抛下我说要去上个洗手间。

  我傻傻的看着她走开之后,起初我是打算到旁边坐一下的,可还没等我转身,突然柔嫩白滑的手搭在了我肩膀上,我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了今晚的主人公苏宁站在我身后,她满脸笑容看着我,问道:“你姐怎么没跟你跳舞?”

  我有点尴尬的伸手挠了一下后脑袋,笑回道:“她刚刚去洗手间了。”

  苏宁哦了一声,然后走到我面前,伸手直接搂住了我腰部,她近在咫尺的面对着我,吐气如兰道:“那我陪你跳好了。”

  这女人说完也不给我拒绝的机会,立就刻扭动起来了,整个人就像是贴在我身上一样。

  随着她的动作我几乎是下意识也跟着动了起来,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次我再也没踩脚了,连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连续跳了四五分钟,整个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张霜晨也没从洗手间出来打扰,我甚至怀疑这疯女人是不是故意把我让给苏宁的。

  就在我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厅的音乐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所有人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只是还没等我把手从苏宁身上拿开,猛然一束灯光直接照在了我跟苏宁两个人的身上。

  :酷匠@网!◇正k/版|‘首发

  再之后,我就听到台上传来一阵掌声。

  抬头望过去,鼓掌的正是那位老者,也就是苏宁的父亲苏中天。

  “恭喜我们的这位小帅哥以及我们今晚的主人公中奖了,你们将获得由我们苏氏集团送出的宝马x6两辆,大家掌声鼓励!”

  苏中天拿着话筒一字一句念出了这么一句话,台下很快掌声雷鸣。

  而我却还傻傻的站在原地脑子没转过弯来,这时候我也终于看到张霜晨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她站在外面朝我眨了眨眼睛,还跟我竖了一下大拇指,看她这高兴的表情我很快就知道刚刚这出闹剧绝对是他们事先就策划好的。

  果然,身边的苏宁看我一副茫然的样子,跟我解释道:“这两台宝马确实是要送出去的,但我后来想想觉得太便宜别人了,所以干脆就来个肥水不流外人田了,本来我是想送给你跟你姐的,不过你姐说不需要,那就只好我自己免为其难的收下了。”

  我很无语道:“那是不是等下晚宴结束了,这车我还得还给你们?”

  苏宁笑着摇了摇头,“那倒不用,该你的就是你的,反正你安心收下就是。”

  幸运来的太快,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我这心里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很快,我跟苏宁在热烈的掌声中就被请到了台上,我心里其实是紧张的,要知道这台下站着的可都是一些达官显贵,最不济那也是南京市赫赫有名的企业家,面对这么多上流人士我能不紧张吗?可能高考那会我都不曾如此紧张过。

  两人站在台中间,那位老者苏中天就站在我们身后。

  最先开口的是苏宁,她很优雅的对着话筒说道:“这是我最幸运的一天,我想我应该会记住一辈子的。”

  只说了一句话她就让开,然后赶鸭子上架的把我赶了上去。

  我战战兢兢站在话筒前,望着台下这么多人脑子里都有点开始发晕了,在看到张霜晨的时候,这疯女人还给我做了一个加油打气的姿势,可能也是不想让她失望,所以我在深吸一口气后,很平静说道:“这也是我最幸运的一天,也幸好我提前考了驾照,要不然这么大一个奖都不知道怎么搬回家。”

  台下顿时笑成一片,但我依旧还保持的很平静说道:“其实我今天只是过来打酱油的,真的只是打酱油的,但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碰到很多熟人,我估计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缘分了,总之今晚咱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祝苏宁姐生日快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