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了老半天一直都没做出个决定,其实我心里想的是陪张霜晨,跟她在一起不会有那么多的尴尬,更不会有那么多的想法,可跟齐婕在一起我总觉得这心里有个疙瘩,这倒不是说自认清高什么的,而是我觉得这样不清不楚的在一起肯定会引来很多麻烦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张霜晨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几乎是下意识就挂断了电话,但没过几秒钟,她又再次打了过来。

  我赶紧爬起来看了一下猴子跟杨哥,这两家伙都睡着了,为了不吵醒他们,我就从床上爬下来走到了阳台上。

  电话一接通,张霜晨这疯女人就在电话那边吼道:“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外面鬼混了?”

  我压低声音跟她回道:“都已经睡了,你打电话干嘛?”

  张霜晨立即问道:“刚刚给你发的信息没看到吗?”

  我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语气说道:“什么信息啊?我没看到啊!”

  “好吧,没看到也没关系,我现在告诉你,明天晚上能不能抽时间陪我一下。”

  “明天啊,不知道唉,有时间再说吧!”

  “不行,你必须现在就做决定,到底行还是不行?”

  我知道今晚上不给她个答复肯定是没法睡觉了,想了一会后,我跟她问道:“到底什么事啊,你先跟我说说。”

  张霜晨这次倒是没再跟我卖什么关子了,而是很耐心跟我解释道:“姐在上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好朋友,算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闺蜜吧,她明天过生日,我得去参加啊,这不缺个男伴嘛,所以我就想到你了啊!”

  我汗颜道:“非得要带个男的去么?”

  张霜晨很坚决道:“必须的,我那闺蜜早就想认识你了,你就陪我去咯。”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没敢随便答应下来。

  张霜晨到最后大概是忍受不了了,她直接跟我大吼道:“你唧唧歪歪个什么啊,去还是不去,给个话?”

  本来还在摇摆不定的心思被张霜晨这么一吼也就彻底定下来了,我连忙跟她回道:“去,怎么不去啊,明天你来学校接我就好了!”

  把这疯女人给打发掉后,我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我就给齐婕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大致意思就是明天可能没时间,陪不了她。

  等了几分钟后,马尾辫也没给我回信息,我轻轻叹气,心里有点莫名的失望。

  一觉睡醒到第二天,手枪这家伙终于回来了,他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过去了。

  我们几个也没吵他,刷牙洗脸完毕后,然后就去上课了。

  一整天我坐在教室里都有点心神不宁,也不是在想着晚上的事,而是很莫名其妙的在想着齐婕怎么还没给我回信息,这种感觉特别蛋疼,我又不敢发信息过去问,毕竟昨晚上是我自己主动拒绝她的。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节课下课后,我连饭都没吃就立刻跑出了校门外。

  大概等了有十几分钟,终于看到张霜晨开着那辆红色的雪佛兰赶了过来。

  张霜晨很霸气的把车停在我面前,然后走下车很妩媚的跟我说道:“帅哥,等谁呢?”

  我往旁边看了一眼,果然很多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往我这边看了过来,张霜晨今天肯定是特意打扮一番的,平时都是素颜朝天的她今天还化了一个淡妆,尤其是眼睛部分,活像个妖精,她穿得是一套很性感潮流的裙子,一双修长美白的大腿全部露在外面,再配上她脚上瞪着的一双红色超高的高跟鞋,这身装备简直就是妥妥的女王啊!

  我站在她面前有点像个乡巴佬,不过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张霜晨慢慢走到我面前,竟然还伸手挑起了我的下巴,媚眼道:“帅哥,我美吗?”

  实在忍无可忍了,我甩开她的手,来了一句:“美你大爷哦!”

  张霜晨丝毫不在意,穿着高跟鞋的她很轻松一把搂住我的脖子,然后脑袋趴在我耳边,轻声道:“弟弟,猜猜我今天穿的什么颜色?”

  我下意识往她胸前撇了一眼,可惜的是被裙子包裹的太严实看不到,于是我只能摇了摇头。

  张霜晨哈哈一笑,“其实我根本没有穿。”

  我一把推开她,说道:“没穿也能挺得这么高?你丫开挂了吧?”

  张霜晨笑的前俯后仰,“你不信要不要我偷偷给你看下?”

  对待这种露骨的调侃,我已经完全不能忍了,但我也没脑袋发热就真的让她给我看了,我反而还跟她凶了一句:“疯女人,咱能不能走了?不走老子就回学校泡妹子去了啊?”

  张霜晨冷哼一声,在无数人垂涎的眼神下大摇大摆的坐进了副驾驶席,我这种角色也只能充当司机了,可能在围观的人看来这是我的福分,可也只有我自己知道这种福分我压根就没法消受。

  路上张霜晨给我报了一个地址,是在新街口的金陵饭店,我当时觉得很诧异,怎么过个生日还弄的这么隆重?

  不过很快张霜晨就跟我解释道:“我的这个闺蜜家里可是很有钱的,在整个南京市都能排上名号,她今年刚好三十一岁,女人三十嘛,这可是个分水岭,重总要搞的隆重一点吧?”

  我有点好奇道:“那你跟她是怎么认识的?”

  酷n(匠C网《永3¤久n免费;G看/v小M@说‘

  张霜晨回道:“认识很多年了,以前一个大学的,不过她是我学姐,我最近打算做创业也是找她一起投资的,要不然你以为姐姐哪来这么爆棚的信心啊,总之你等下眼睛给我放亮点,不要给我丢人就行了。”

  我转头很恼火道:“怕我给你丢人那你别叫我去啊?”

  张霜晨说不过我,她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我大腿上,怒道:“好好开车!”

  来到金陵饭店门口,我把车子开到地下停车场,下车后跟张霜晨一起坐电梯来到顶层的一条走廊,她告诉我她闺蜜的生日party就在前面的大厅,一路走过去发现来的人还蛮多的,大多数都是一男一女,并且穿的都很讲究,可能也只有我一个人最吊儿郎当了。

  一直走到大厅门口,张霜晨很大方的挽着我手臂,轻声道:“别太紧张了,姐姐既然敢这么大胆的拉你来,我肯定就不怕你给我丢脸什么,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精神一点胆子大一点,不为别的,我就不想让人别人看不起我吗姐弟两,懂吗?”

  我心里有点小小的感动,刚刚还有点忐忑的心理这下完全就开始平静了下来。

  我慢慢挺直腰杆,伸手很大方的推开了大门。

  而就在我刚打算走进去的时候,背后突然被人伸手拍了一下。

  我下意识转头,然后就看到了某个阴魂不散的大叔,也就是那位在酒吧遇到过一次,在西餐厅门口遇到过一次的中年男子,那天他还给我递了一张名片,只不过那张名片被我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而已,但我记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做杨斌。

  这老家伙今天打扮的还算绅士,一套很修身的白色西装穿在身上,总算是有那么一点男人味了。

  他在看到我后,很自来熟的像是老朋友一样跟我大笑道:“还真是有缘分啊,你姐今天也很漂亮。”

  我没开口,张霜晨立即说道:“确实挺有缘分的,你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也很漂亮。”

  杨斌哈哈笑道:“张小姐真会说话,对了,你们也是来参加生日party的?”

  我跟他笑了笑,回道:“要不然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你?”

  这老家伙估计也是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他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连忙说道:“你们先请吧!”

  在我跟张霜晨走进去没多久,门口紧接着又走来一男一女,男的身穿一套黑色休闲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长相帅气,女的身穿一套黑色晚礼服,头发高高盘起,高贵优雅气质斐然,她挽着身边年轻男子的手臂,嘴角带着笑意缓缓往大厅走去。

  她身上那种与世无争的气质刚好衬托了身边男人的锋芒。

  我下意识转头,一眼就看到了这位女孩,心里猛然跳动了一下。

  这世界还真是太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