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我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多了一条来历不明的毛毯,应该是张霜晨给我盖上的,只是我在卧室厨房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她,最后在餐桌上我看到了她留下的一张纸条。

  “弟弟,姐今天又满血复活了,又变成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魔头了,所以你就别担心我啦,要做坚强的后盾,肯定也是我做你坚强的后盾,好了,你把早餐吃了就去学校吧,姐从今天开始就要干大事了,等我赚到钱了我第一个就包养你。”

  我拿着这张纸条看了半天,也傻笑了半天,看来昨晚上张霜晨应该是把我所说的话都听进去了。

  最◇新e章、Z节上酷匠,!网

  在把桌子上张霜晨为我精心准备的早餐吃完后,我下楼坐公交车来到了学校,这时候已经错过了学校的第一堂课,起初我是不打算去的,但想想这个店宿舍肯定也没人,所以到最后我还是从后门偷偷溜进了教室。

  只是一进去之后我就傻眼了,班上竟然没有一个同学是我认识的,这时候我也终于知道自己走错教室了,我抬头往讲台上看了一眼,正在讲课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少妇,穿着一套职业OL装,里面的白衬衫被胸脯挺的很高,最吸引人的当然是她那双修长的美腿,那一下子我都差点看呆了,这倒不是因为她长得很漂亮,要说漂亮,张霜晨肯定比她还要漂亮不少,可要比起诱惑力,讲台上这娘们显然要胜出一筹。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咱们学校还有这么漂亮的老师,看她滔滔不绝的在台上飚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我猛然想起以前手枪跟我提起过,他说隔壁班有个英语老师长得很漂亮很性感,那时候我只觉得这家伙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那如果没猜错的话,手枪提过的那位英语老师应该就是讲台上这位少妇了,果然是性感漂亮到一塌糊涂啊!

  看了一会后,我也觉得没啥意思了,索性直接就站起身准备走出教室。

  可还没等我走到门口,讲台上那少妇突然说道:“最后排的那位学生,你来口述一下什么叫做贸易经济学。”

  我一下子愣在原地,连头都不敢回,心里感叹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这时候几乎全班的人都把眼神放到了我身上,那少妇还从讲台慢慢走了下来。

  我为了让自己不显得那么被动,在她还没走到我面前,我就立即转身笑道:“老师,不好意思,我走错教室了?”

  少妇微微讶异,很优雅的跟我笑问道:“那你是哪个班的?”

  我尴尬回道:“隔壁班的。”

  少妇哦了一声,“那没关系啊,都是一个系的,这些你应该都懂。”

  说实话,其实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不是说不出来,只是在这么多生面孔的注视下我有点不好意思说而已。

  这少妇好像也没有放过我的打算,她在走到我面前后,再次跟我微微笑道:“别告诉我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说不出来哦?”

  听到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很不怀好意的冷笑一声,干脆就破罐子破摔道:“当然知道,可我不想回答。”

  少妇也不生气,她歪着脑袋哦了一声,依旧不死不休的跟我问道:“为什么?”

  这一次我直接转身面对着她,然后使劲深吸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胆子,直接洋洋洒洒飚了一大通英语,比单词量比语法我可能比不过眼前这少妇,但比口语我自认为不比她差多少。

  要知道,张霜晨在来我家以前一直都是在伦敦那边生活的,所以在英语这方面我从小就学的特别好,尤其是口语方面,小时候我就喜欢跟张霜晨两个用英语对话,尽管大多数时候都是骂来骂去,但就是这样我的英语口语被训练的很好了。

  在我说完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还是有点诧异的,虽然这问题很简单,但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这样流利说出口的,眼前这少妇似乎也有点讶异,她愣了一会后,再次跟我笑道:“口语很不错,可以打满分了,要不你这节课就在这里算了?”

  我摇了摇头,故意嘲讽道:“不好意思,隔壁班美女比较多,而且老师也不会管的这么严。”

  这话一说出口,肯定会得罪这班上的一些人,不过我一点也不在乎,反正没几个认识的,就这么一句调侃的话我还不信他们能把我打一顿。

  眼前这少妇在听到我的话后,仍然没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反而还很惋惜的跟我笑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强求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有时间能来听我的课。”

  从他们教室周出来后,我回到自己的班级,依旧还是从后门溜进去的,台上一位戴眼镜的中年老师在讲课,讲的是微积分这蛋疼的玩意,班上几十个人有一大部分基本上是在睡觉。

  手枪跟猴子这两家伙就坐在最后面,我溜进教室直接就跟他们坐在一排。

  猴子最先看到我,他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质问道:“昨晚上又干嘛去了?”

  我很小声的回道:“去我姐家了,对了,今天辅导员有没有过来点名?”

  手枪鄙视了我一眼,说道:“没点名的话你觉得我会来上课吗?”

  我心里一惊,“那我没来岂不是完蛋了?”

  猴子嘿嘿笑道:“放心吧,杨哥已经替你蒙混过去了。”

  我靠在椅子上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手枪突然跟我问道:“对了,你刚刚从隔壁班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美女老师在讲课啊?”

  我转头盯着他,好奇道:“你突然问这个干吗?”

  手枪很猥琐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奸诈笑道:“我坐在这里都已经听到那少妇讲课的声音了,实在是太诱人了!”

  猴子在桌子猛地拍了他一掌,很没好气道:“你他娘的怎么不去死?是不是一天不想妹子你就活不下去了?”

  面对着猴子的调侃,手枪也不生气,他依旧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喃喃道:“我已经想象出她没穿衣服的样子了,啊,真性感!”

  我跟猴子几乎是同时骂道:“滚!”

  幸好我没跟他提起刚刚在隔壁班所发生的事,否则以手枪那强烈色心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浑浑噩噩浪费了这么一节课后,除了杨哥之外,我们三个一起回到了寝室,下节课是毫无意义的公共课,能逃肯定就逃了。

  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手枪这家伙在接了个电话后说有急事就跑出去了,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跟哪个美女共度午餐去了。

  猴子躺在床上不想起来去食堂,我坐在电脑面前上网,逛贴吧论坛,无聊的一逼。

  心血来潮把那个很久不曾上过的QQ登陆上去后,除了一条加我好友的消息外,再也没有谁给我留言了。

  其实我心里是有点小小失望的,记得以前跟前女友李婷婷认识的时候,我跟她之间沟通最多的就是在QQ上,我以为在分手后她不敢当面跟我说什么,但在QQ上应该会跟我说点什么吧,只是没想到她连一句简单的对不起都没给我发过。

  点开那条加好友的信息后,发现还是个女孩子,网名叫秋风,头像是一张复古的美女照片。

  我当时也没想太多立刻就同意了,按照我的想法这应该是哪个空虚寂寞的妹子乱加加上我的。

  只是还没过一分钟,刚刚这位网名叫秋风的女孩很快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你在吗?”

  我愣了一下,回了一条:“你是哪位?”

  对面先是给我发了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随后又给我发来一条:“看不出来,你英语口语还不错嘛!”

  看到她给我发来这么一句话,我心里愈发好奇跟她问道:“你到底是谁啊?”

  对面秒回:“你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