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莫名其妙打了一顿,被莫名其妙的当了一把流氓,但鉴于对方是个美女,所以我完全也没放在心上,咱们活在世上总得有点自娱自乐的精神才好啊,要不然迟早有一天会被憋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吃亏是福,能吃小亏是小福,能吃大亏是大福,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回到宿舍,猴子跟杨哥两个已经起床在刷牙了,只有手枪这家伙还在深度梦游。

  对杨哥来说,大学生活那就是来读书的,所以这两年里我从来没见过她逃过一次课。

  猴子虽然平时吊儿郎当,可在学习上丝毫不会打马虎眼,该拼命的时候拼命,该玩的时候一样不落下。

  只有手枪这家伙那就是真的没把学习当学习了,用他的话来说,大学不逃课那他们是可耻的。

  我在他们当中虽然很多时候都是榜样,不过那都是写歪门邪道的榜样,在学习上那还得跟杨哥看齐,反正一句话来说,我完全是随波逐流了。

  “赵哥,昨晚上睡在表姐家舒服吗?”猴子刷完牙走出来很不怀好意的跟我问了一句。

  我躺在床上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他娘的最好别乱想,但比起寝室肯定是她那边舒服。”

  猴子嘿嘿笑道:“我乱想啥,你之前也说了,你这个表姐跟你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这时候杨哥也走了出来,她拿着一件t恤穿在身上,也跟着附和道:“要我说,你表姐比那个什么李婷婷要强一百倍不止吧?”

  我翻过身子压根就懒得搭理他们了,这种事情基本上是越解释越糊涂的,闭嘴才是王道。

  在快上课的时候,猴子跟杨哥一起走出寝室,手枪依然还在睡觉,我本来是不想逃课的,但一想到等下要上的那堂课是个更年期的女人讲课,我瞬间就没啥心情了,所以最后我干脆就躺在宿舍补觉了。

  一连睡了几个小时,直到中午的时候我才醒来,而且还是被手枪这家伙从床上把我拉起来的,说是要我陪他去食堂吃饭,猴子跟杨哥那两个家伙没回来,大概是已经去吃饭了,我刚好肚子也饿了,所以穿好衣服就跟手枪走出了宿舍。

  路上手枪这家伙一直在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尽管我一再跟他解释说没事,可这家伙非得说我样子难看,说我心情低落什么的,最后忍不住我直接跟说道:“不就是失恋一次吗?哥在今天早上其实就已经找到新目标了,有什么来不起?”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那位马尾辫女孩。

  $酷Z,匠网正版h首发H

  手枪很邪恶的看了我一眼,嘿嘿笑道:“你不会是自己安慰自己吧?”

  我很无奈回道:“看着吧,说不定等下在食堂就能让你看到。”

  手枪将信将疑的撇了我一眼,鄙视道:“我才不相信你能有那么大的魅力。”

  来到食堂,在跟手枪讨论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决定去三楼吃牛肉面,只是来到三楼之后,发现那窗口排队的人太多,手枪这家伙不想排队,我当然也是懒得排队,于是两人又开始玩剪刀石头布,当然是输的过去排队。

  也不知道是老天爷故意玩我还是什么,第一把输了,三局两胜也输了,五局三胜还他妈是我输了,没办法,我只能站起身准备跑去排队。

  手枪幸灾乐祸的跟我笑道:“没关系啦,你去第二排就行了,那边美女多。”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立刻转身,而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眼角余光突然撇见了一位很熟悉的身影。

  早上那位稀里糊涂把我当做流氓的马尾辫女孩从食堂大门口缓缓走来,并且是单独一个人,我看到她了,但她并没有看到我。

  为了不让自己处于尴尬的状态,所以我立即低着头跑去第二个窗口排队。

  可他娘的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站好还没多久,那位马尾辫女孩也跟着过来了,不过她是站在第四个窗口,中间隔了一队人,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我,总之我是没敢正眼去看她。

  其实我知道也搞不懂这是什么卵心态,我又没得罪她,我到底在怕啥?

  整整二十分钟里,我一直低着头的,跟窗口那位厨师要了两碗牛肉面之后,我两个手端着依旧低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尽管我非常的谨慎,可我担心的时候最后还是发生了。

  在我走出人群中的那一刻,右手端着碗面的汤很精准无误的洒在了我面前一位女孩子的身上,而等我抬头的时候就更加傻眼了,眼前这个女孩并不是别人,而是那位我最不敢见到的马尾辫女孩。

  她站在原地双眼死死盯着我,按照正常情况来讲,一般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肯定会撒泼打滚大喊大叫的,可她就这样死死盯着我,也不说话,这样一来我这心里就更惊慌了,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都忘记说出口了。

  时间仿佛是静止了,那些排队的人都往这边看过来了,似乎都等着看我的好戏。

  我依旧还是没说对不起,而是抬头看了一眼正坐在位置上幸灾乐祸的手枪,这家伙完全没有过来给我解围的打算,他甚至还跟我挤眉弄眼了一番,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希望我能趁此机会把这美女给勾搭上。

  如果是换今天以前的话,我可能还会有这么一个想法,只要在经历过早上那么狗血的一件事之后,我实在是没那个胆子敢对眼前这位马尾辫做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愣是有一分钟,最后还是马尾辫女孩开口跟我说道:“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我稍稍愣了一下,茫然道:“什么好玩啊?我不是故意的?”

  马尾辫冷笑一声,立刻把她身上那件红色的格子衬衫脱下来,然后一把塞进我怀里,说道:“我只能告诉你,这种搭讪的方式实在是太没水准了,甚至比起你早上那种傻逼的方式更让人厌恶,衣服帮我拿去洗了,洗完了还给我,只限你一天时间。”

  在马尾辫很气愤的从我身旁走过之后,这时候一位站在我身边的屌丝男立即向我伸出大拇指,很佩服的跟我说道:“哥们,有勇气!”

  我很无语的看着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我也懒得跟他去解释什么,反正我是搞不懂现在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竟然把帮美女洗衣服变成了一件荣幸的事,这不是操蛋是什么?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该洗还是要洗啊,于是我只能两手端着碗面,腋窝下夹着一件衣服小心翼翼的往手枪那边走了过去。

  我一坐下这小子就立刻跟我打趣道:“刚刚那妹子不错啊,长得漂亮而且有气质有脾气,我觉得可以发展发展。”

  “我发展你一脸,你他妈怎么不去发展?”越说老子就越来火,这可是食堂,多少人看笑话啊?

  可手枪这家伙依然还是觉得我占了便宜,他抬头跟我嘿嘿笑道:“朋友妻不可欺,这话我还是懂的,像我这种人也只适合去跟你表姐发展发展关系,别的人我还是不打算去招惹了。”

  我拿起筷子迅速把他碗里那个荷包蛋夹了过来,然后故意跟他警告道:“千万别让我知道你在勾搭我表姐,否则老子跟你没完。”

  手枪哈哈一笑,“莫非你这家伙是打算连表姐也不放过了?”

  我狠狠瞪他一眼,怒道:“滚蛋,要多远给我滚多远。”

  手枪丝毫不在乎的跟我邪恶说道:“其实我都懂,表哥表姐表上床嘛!”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就石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