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本来是打算爬到山顶上看日出的,可张霜晨这疯女人太懒了,拉着我还没跑几分钟就说受不了了,最后拉拉扯扯了半天只能倒回原地。

  跟她上车之后,她先是送我回了学校在,之后她才独自一个人赶往公司,走的时候我很还认真的跟她说了一句加油,可结果就是被她骂了一句矫情。

  在看着她把车子掉头之后,我才转身往学校走去,只是还没等我踏进校门,张霜晨又把车子开了回来,直接停在我面前,她摇下车窗跟我笑道:“晚上我来接你,今天我下厨,来家里吃饭。”

  这疯女人说完也没等我开口立即就在此掉头把车开口了。

  我傻傻的愣在原地一阵头疼,吃这娘们做的饭菜那简直是比吃药还要难受的!

  回到宿舍的时候,猴子他们几个都在呼呼大睡,我不忍心吵到他们,所以也没在宿舍呆多久就又来到了楼下的操场,起初我是打算围着跑道跑两圈的,但想想又放弃了,主要是昨晚上没睡觉,我怕跑着跑着等下晕过去就麻烦了。

  走到攀登架那边,我废了老大的劲才爬上来,坐在上面看着跑道上那些男男女女在挥汗如雨,其实有时候挺羡慕他们的,我以前不是没想过要每天早起跑步,但每次都是坚持两天就坚持不下去了。

  仔细想想,我这辈子除了考上这么一所大学之外,好像还真没干过什么能让自己觉得很自豪的事,小时候一直挺顺风顺雨的,哪怕是高考那会也没承受多大的压力。

  相比起来,张霜晨就比我惨多了,她从小就好强,不管做什么事她几乎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也就导致了她现在这种不安分的心理,要是寻常人的话,谁会在入职才两年就舍得放弃一份年薪七位数的工作?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攀登架另外一边竟然也坐了一个人上来,确切的说是位女孩子,她穿着很朴素,七分裤帆布鞋再配上一件白色的t恤,而且还扎着我最喜欢的马尾辫,可惜她正低着头看书,手里还拿着一支圆珠笔,所以我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容貌。

  一直到差不多八点的时候,我从攀登架上面下来,下意识转头往攀登架尽头那边看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我看错了,马尾辫女孩这次竟然也往我这边看了一下,然后就很巧合的眼神碰到了一起。

  那是一张很漂亮的脸庞,没有用刘海遮住额头,也没有化妆,最吸引人的是她嘴角那颗美人痣,所以我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马尾辫女孩可能是觉得尴尬,她立即回过头然后继续低头看书,可这时候突然一阵风刮来,她放在腿上的那份资料一下子被风刮走,大概有四五张,都往空中飘了起来,马尾辫女孩立即从攀登架上面跳下来,但她只捡到了三张,还有另外两张飘到了我面前。

  我当然是弯腰把那两张捡了起来,女孩这时候也走到了我面前,我赶紧给她递了过去。

  她跟我微微一笑,很礼貌跟我说道:“谢谢!”

  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我一时间忘记了说话。

  马尾辫女孩似乎觉得有点意思,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很小声跟我问道:“帅哥,你看什么呢?”

  这次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歉意道:“没,没什么,先走了!”

  女孩跟我挥了挥手,毫不留恋的就从我身旁走过。

  我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最后摇了摇头,人生本就是如此,多的是平淡无奇的擦肩而过,偶尔激起两个巨大的浪花便已经天大的缘分,所以我并不奢望能跟刚刚这位我很中意的马尾辫女孩发生什么关系。

  我边走脑子里边在意淫,只是还没走出几步远,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下意识转头,然后我就看到刚刚那位马尾辫女孩捧着两本书放在胸前,然后使劲对着她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个男孩子猛踢,动作虽然不怎么雅观,但是速度频率却很快,佛山无影脚估计也不过如此了。

  我先是一阵诧异,然后立马往女孩身边跑过去,打算来个狗血的英雄救美,只是等到我走过去之后,彻底傻眼了。

  刚刚那位男孩不知道是中枪了还是什么,他弯着腰呲牙咧嘴的双手捂着自己胯下那玩意,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女孩咬着嘴唇死死盯着他,没有丝毫同情的怒道:“给我滚,滚远点。”

  想占便宜却又很倒霉的男孩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只能灰溜溜的跑开了。

  我强忍住笑意,跟身边的女孩问道:“你没事吧?”

  马尾辫缓缓转头盯着我,然后突然表现出一股怒意。

  我有点茫然的看着她,不知道什么意思。

  √/最#新C}章节$%上/酷*匠网a/

  而就在我正想开口的时候,她猛然抡起手上的书本往我身上拍了过来。

  我当然不敢还手,只能伸出手变挡边退。

  这彪悍的马尾辫似乎越打越来劲,一个劲的在后面追着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不就是想自导自演一把英雄救美么?老娘才不会傻逼的让你骗!”马尾辫很自作聪明的边打边跟我说了一句。

  这下我也彻底明白了,感情这娘们是把我好心当做驴肝肺了?

  就是再坚强的泥菩萨被她这么一打肯定也是受不了的,最后我反手一把抓住她手上的书本,大声说道:“你神经病吗?我哪里得罪你了?”

  马尾辫用力扯了一下书本,但因为我抓的太紧,所以她并没有扯动,眼神也开始变得有点惊慌了起来。

  我轻轻把她拉到我面前,很没好气的跟她问道:“你到底想干嘛呢?”

  马尾辫扬起小脑袋,很高傲跟我说道:“你快放开,再不放我要喊人了!”

  我往身边看了一眼,这时候已经有很多同学起床去教室上自习了,为了不让人当做流氓,所以最后我也只能松开手。

  可能是因为我松的太突然,马尾辫一个不不注意就往背后退了两步,眼看就要摔倒的时候,我赶紧跑到她面前想伸手去拉着她。

  结果手才伸出一半,这娘们就立刻顿住身形,阻止道:“停,你想干嘛?”

  我一阵汗颜,“大美女,虽然不可否认你确实长得不错,但你这神经病是不是太夸张了?”

  马尾辫怒瞪着我,大骂道:“你才是神经病,你全家都是神经病!”

  被她这么一骂,我轻轻皱眉,很严肃跟她问道:“你是把我当成流氓了?”

  马尾辫冷哼一声,“难道不是吗?”

  我气不打一处来,接着说道:“我是怕你出什么事才赶过来的,你见过有我这么帅的流氓么?你见过哪个流氓会在大早上神经病一样坐在攀登架上干劈情操的流氓么?美女,看你也不像那种智商为负数的女孩啊,你怎么就不能动动脑子?”

  马尾辫被我的义正言辞说的不敢开口了,其实我知道这时候她已经对我放下防备了。

  我很郁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拿出烟点了一根,眼观鼻鼻观心的就是不去看她。

  马尾辫大概也是觉得有点理亏,她慢慢走上来,很小声跟我问道:“你真不是流氓?”

  我嗤笑道:“你不信可以报警也可以大喊大叫啊,反正我没所谓。”

  马尾辫天人交战的纠结了一番,再次跟我问道:“那刚刚那位男生你认识吗?”

  我很无语看着她,回道:“我要真认识的话,压根就不会倒回来。”

  马尾辫哼哼道:“谁知道呢,反正看你也不像是好人。”

  我丢掉手上的烟头,叹了叹气,“不可否认我是真想跟你来个什么狗血的英雄救美啊,只不过现在我打消这个念头了,我怕有有命救你没那个好命去把你抱回家,行了,也快上课了,你赶紧走吧!”

  马尾辫似乎被我逗笑,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稍稍有点讶异的抬头看着她,没急着回答她的问题。

  马尾辫笑了笑,最后也没等我开口她立刻就转身,从我身旁走过。

  没有回眸一笑,更没有很狗血的问联系方式。

  但看着她那很孤单很赏心悦目的背影,我只觉得这娘们太有气质太可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