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想的是猜你妈个比,不过敲键盘还是没敲下这句话。

  “我猜不到啊,你别吊胃口了,赶紧告诉我吧!”

  在我回了这么一条信息后,对面竟然说下线就下线,连给我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我有点小小失望,带着那点好奇心我点开了她的QQ空间,里面苍白的可怕,除了有几条说说之外,别的什么都是空白的,没有照片没有日志,连空间头像都没有,那看来这女人应该是不喜欢玩弄空间这些东西。

  这也刚好让我对她添加了好感,因为我一直觉得那些整天没事把自己QQ空间打扮的花里胡俏的女人,多半应该都是心里空虚到一种境界了,这种女人我虽然不讨厌,但也没什么好感。

  关掉她的空间没多久,右下角的QQ突然响了起来,这大中午的居然还会有人找我聊天,确实有点好奇,点开之后我心里猛然一颤,给我发信息的不是别人,也不是刚刚这位网名叫秋风的女孩,而是我的前女友李婷婷。

  她就问我在不在,我盯着她那个熟悉的头像发呆了半天,都忘记回话了。

  没过多久,李婷婷再次给我发来一条:“我知道你在线的,回一个吧。”

  她都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回道:“有事吗?”

  很冷漠的一句话,李婷婷似乎也没在意,而是立刻发来三个字,对不起。

  我心里冷笑,噼里啪啦再次回了一条:“没有什么对不起的,现在说这些也没啥意思。”

  李婷婷似乎自我感觉特良好,她很快回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恨我的,但有些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现在我只想告诉你,虽然我们两个交往的时间也才短短的一个月,可我真的爱过感动过。”

  本来我觉得跟她聊天也没什么,可看到她发来这么一句话,我这心里莫名就涌起一股怒火,我当然不会很没素质的来骂她,我是直接很果断的就把她的QQ给拉黑了。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女人,你可以无情一点冷漠一点,但愣是要把自己摆在高高的位置自以为了不起,那不好意思,你就是长得再祸国殃民,老子都懒得搭理,这也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问题,我是纯粹的从心底里讨厌这种女孩。

  李婷婷貌似离这一点不远了。

  就在我正准备下QQ关电脑的时候,刚刚那位网名叫秋风的女孩竟然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过来,也是问我还在不在。

  这次我倒是很快就回道:“在,赶紧告诉我你是哪位。”

  对面没有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我的衣服你洗好了吗?”

  这一下我算是彻底知道这女的是谁了,不就是那位彪悍的马尾辫么?

  我心里一阵苦笑,感觉这娘们好像有点阴魂不散了啊!

  不过被她这么一提醒,我也想起来了她那衣服我竟然忘记洗了,于是我立即给她回道:“洗是洗了,但是还没干,要不咱们约明天算了?”

  马尾辫很坚决回道:“不行,我一定要今天要,下午五点你要是敢放我鸽子,我就……”

  “你就什么?”

  “我就……我就把你的资料全部曝光在学校公布栏上。”

  我很无语的回了一句:“你觉得这样能威胁到我吗?我的信息早就在校园论坛曝光了,难道我还在乎这点事?”

  马尾辫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过来,“五点,不见不散。”

  发来这句话后,这次她应该是彻底下线了。

  猴子这时候终于从床上爬起来了,他已经打电话给杨哥了,叫他带两份饭来宿舍。

  我关掉电脑后立即把那件衣服拿出来洗了一遍,猴子这货跑过来跟我调侃道:“帮女孩子洗衣服,这可是莫大的荣幸啊!”

  我转头狠狠瞪他一眼,怒道:“你要想洗的话你来洗啊,我肯定不介意。”

  “别,千万别,我洗的话就显得没诚意了。”猴子笑呵呵说了一句,紧接着又道,“对了,你洗了之后怎么还给她?”

  我叹了叹气,“她已经跟我说好了,下午五点在学校操场还给她,现在只希望这太阳能把这衣服晒干了。”

  猴子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再次问道:“她怎么会知道你的电话?”

  接着,我就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跟他说了一遍,包括学校论坛的那个帖子我也跟他说了。

  猴子听完后也没说什么,而是立即跑过去打开电脑。

  再之后,我就听到了几乎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笑声。

  把衣服晾好,杨哥刚好带着两份外卖走进了宿舍,我跟猴子两个狼吞虎咽吃的很是夸张。

  下午的两节课除了手枪之外,我跟猴子还有杨哥三个人都去了,一节英语课老老实实听完,第二节课是实在是顶不住,然后就趴桌子上睡觉去了,下课后我直接赶往操场,大老远我就看到马尾辫站在攀登架旁边等着我了。

  看的出来,她今天应该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穿的是一套白色连衣裙,脚上瞪着一双平底凉鞋,依旧还是那个很清纯的马尾辫。

  我小跑到她面前,气喘吁吁道:“别告诉我你等了很久了。”

  马尾辫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捂嘴偷笑道:“作为一个男人你丢不丢脸?”

  我皱了皱眉,抬头盯着她,“怎么就丢脸了?你这人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呢?”

  马尾辫哼哼道:“跑这么一点远的路就喘气成这样,这不是丢脸是什么?”

  被她说的很无地自容,我很气愤的把手上的袋子塞到她手里,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衣服还有点没干,你等下拿回去再晾一下吧!”

  马尾辫点了点头,她双手背后慢慢走到我面前,然后跟我坐在一排,笑问道:“你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吗?”

  我猛然转头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马尾辫冷哼一声,“告诉你吧,这件衣服是我爸买给我的,原价六千多,你觉得被你洒了那么多汤能洗的干净吗?”

  我一阵怒火道:“你趁火打劫吧?什么狗屁衣服要五六千啊?”

  马尾辫似乎也来劲了,她跟我争锋相对道:“我还没要你陪,你激动什么?总之这件衣服就是值这么多钱,不信你去网上查查这个牌子。”

  我很不耐烦从袋子里掏出一根烟点燃,“说吧,那你想怎么样。”

  马尾辫扬起她那颗小脑袋想了一会,轻声道:“嗯,请我吃晚饭吧,怎么样?”

  我傻傻的盯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看了半天,很直白的就跟她问道:“娘们,你是不是喜欢我?”

  马尾辫猛然皱起眉头,怒道:“那你给我赔一件新的衣服,没商量。”

  我很无奈一笑,“行了行了,我彻底输给你了行吧?你说吧,去哪里吃饭。”

  马尾辫很得意一笑,“嗯,我觉得学校外面那个西餐厅不错,要不咱们去那里吧?”

  我很义正言辞拒绝道:“不行,坚决不吃西餐。”

  “哦,那咱们就去那家私房菜馆吧,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挺不错的。”

  “也不行,那里面吃的太贵了,我请不起。”

  “那去吃肯德基好了。”

  “还是不行,我从来不吃肯德基。

  马尾辫彻底被我激怒,她伸手狠狠推了我一把,“这个不吃那个不吃,那你说吃什么啊?”

  我很乐意看到她这副吃瘪的样子,想了一会后,我跟她笑道:“我觉得咱们学校后街那个湘菜馆不错,里面的水煮鱼味道很香,就这个吧!”

  马尾辫很惊恐的睁大眼睛,“湘菜?是不是辣的?”

  我点了点头,“对啊,狠辣狠辣的那种。”

  马尾辫坚决道:“不行,我从来不吃辣的,我受不了。”

  b酷匠网^,首发hV

  我心里很幸灾乐祸的笑了一下,而就在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我放在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表姐张霜晨打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