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大半天的肺腑之言,张霜晨还是没有开门,最后我只能起身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没开灯,我就这样坐在黑暗中点着一根烟。

  一直到差不多凌晨的时候,我拿着手机来到阳台上,望着远方的灯火阑珊,我终于鼓起勇气翻出了一个号码,并且拨了过去。

  这个号码不是别人的,而是我老爸的,他在三年前给我老妈留下一份离婚协议书然后就再也没回来了,至今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只知道他在外面找的那个老婆很有钱也很有势力,这两年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只是每次我都把他给骂了一顿。

  这次我主动给他打电话,当然不是想原谅他,我只是想问他一件事。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第一句话就跟我问道:“怎么还没睡?”

  我沉默了一会,冷笑道:“你不也没睡吗?”

  对于我这种语气,估计他都已经习惯了,所以他并没有生气什么,而是很平静的跟我问道:“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

  我冷笑更甚,“是不是打扰到你的好事了?”

  他先是停顿了一会,随后很义正言辞的跟我说道:“赵志远,你别忘了我是你爸,你不能这个语气跟我说话。”

  我呵呵笑道:“不好意思,我没你这么个老爸。”

  他轻轻叹了叹气,很无力跟我说道:“行了,我这一把年纪也不想跟你争执什么了,说吧,什么事。”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把我姐他老爸的联系方式给我。”

  “怎么?你姐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算出事也不用你管,你告诉我就行了。”

  “怎么不问你妈?她应该比我清楚。”

  我很不耐烦道:“你说就说,不说我马上挂电话了。”

  似乎觉得很无奈,他最后跟我说道:“等下我把号码给你发过去,另外如果你哪天想通了随时给我电话,你是我儿子这个你永远没法否认,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奢望你能对我怎么样,但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

  我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话,冷声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过的好不好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这样吧,你该干嘛干嘛去!”

  把电话挂掉后,我独自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吹风,突然觉得一阵悲伤。

  我不知道自己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是不是不幸,但好在我还有个很心疼我的姐姐,我父亲离我而去是在高考那年,也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一年,当初要不是张霜晨一直陪伴我的话,那别说自己能考进这么一所211大学了,甚至有可能连高考都不会去。

  后面读大学这两年,自己总算是彻底挺过来了,我现在除了对那个挨千刀的父亲还抱有怨恨之外,其实真正意义上我已经习惯这种状态了。

  连我老妈都能很洒脱的看开这一切了,我还有什么可纠结的?

  想通这一切后,手机刚好响了起来,是一条未读信息。

  起初我以为是他给我发来张霜晨父母的电话号码,可等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我很好奇的打开短信看了一下,只有寥寥的一句话:衣服洗好了吗?

  我顿时就神情一震,能问我这种话的除了今天白天那位马尾辫之外还能有谁?

  只是我搞不懂她怎么会有我的电话?而且为什么她会在这么晚给我发信息?

  想着想着,我立即给她回了一条:你现在要肯定给不了你,明天下午吧,另外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等了一会,马尾辫一直都没回信息,倒是等来了我父亲给我发来的饿一条信息,张霜晨父母的两个电话号码都有,我都把他们一一存了下来,准备抽个时间给他们打过去。

  没过多久,马尾辫终于回信息,只有很霸道的三个字:你别管。

  我只觉得很有趣,所幸拨通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情理之中电话被挂断了,接着我打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第十次都没接通,但我依然还乐此不疲。

  可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马尾辫突然又给我打了过来。

  手机响起来的那一刻差点把我魂都给吓破了,接通后我第一句话就跟她说道:“你是想给我省电话费吗?”

  马尾辫冷哼一声,说道:“别自作多情了,刚刚在寝室不好接电话而已。”

  我呵呵一笑,“那你的意思是为了给我电话话,你是特意从床上爬起来的对吗?”

  马尾辫不说话了,显然是默认了。

  这时候,我心里莫名开始激动了起来。

  有戏。

  \n最k#新章w节@上酷J+匠网

  为了给马尾辫找台阶下,我转换话题很好奇的再次跟她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拿到我手机号码的呢?”

  马尾辫像个幽怨的小娘子一样哼哼两声,调皮道:“你猜啊?”

  我一阵汗颜,果然每个女的都是喜欢这个调调,你猜你猜你猜猜,说实话,这要换成别的女孩,老子真会来一句我猜你大爷,可现在面对的是那位漂亮清纯的马尾辫,所以我只能很老老实实的回道:“这个真心不好猜,你还是告诉我吧!”

  马尾辫突然一笑,问道:“赵志远,你平时喜不喜欢逛学校的论坛?”

  不得了,这娘们竟然连我名字都知道,这他娘的是打算倒追我了?

  我心里愈发激动,回道:“基本上不逛,再说了,学校BBS压根就没几个人玩!”

  马尾辫很神秘一笑,说道:“那我建议你可以去看看,另外明天下午五点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操场攀登架那边,你把衣服还我,再见!”

  说挂就挂,也不给我反应的时间。

  我傻傻的站在阳台上发呆了很久,依旧还是没搞懂这娘们到底啥意思,更没搞懂她到底是从哪里找来我手机号码的,不过一想到她刚刚说要我去学校论坛看一下,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所以在回到房间后我立即跑去书房把张霜晨那台苹果的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

  打开学校论坛网,登陆了一下我那个将近两年不曾登陆的账号,点进去那个最热闹的板块,我一开始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只是看着看着我无意间撇了一下那个置顶的帖子,点击十万,回帖即将破五千。

  标题是:昨天在女生宿舍楼下看到一傻逼捧着一大捧玫瑰花,结果还被女朋友戴了绿帽子!

  我一看到就傻眼了,点开帖子之后就差没晃瞎我的眼睛了,里面十几张高清照片,有我捧着花蹲在地上抽烟的照片,也有我站起身伸懒腰的照片,还有李婷婷跟那位男生手挽手的照片,当然也有我捧着花跑过去把花塞进李婷婷手里的照片。

  更坑爹的是,这发帖人还脑补上去了一些对话,简直无法直视啊!

  往下拉看别人回帖的时候,我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反正大多数都是幸灾乐祸,甚至还有人说要把我给人肉出来,一时间大家纷纷赞同,直到第五百楼的时候终于有人把我在学校的生活照,以及电话号码QQ号什么都给爆了出来。

  回帖的大多都是男生,想必也都是一些每天闲的蛋疼的宅男,反正我是搞不懂这么一件小事居然可以炒的这么火热,而且版主还给置顶了,这他妈是有多蛋疼啊?

  我完全哭笑不得,看了差不多一千楼之后我就不打算看了,现在我也完全知道马尾辫是从哪里得到我的手机号码了,不过也让我没想到的是她那么一纯洁的妹子竟然还逛这种论坛,莫非是闲的咪咪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