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自来熟加上很会吹牛再加上很傻逼的装扮,在我眼里这家伙就是个奇葩了。

  听他很感概的说了这么多,我当然是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在两人沉默了一会后,我又跟他问道:“哥们,你这车停这里怎么就没保安来赶你走?”

  年轻男孩笑了笑,露出一口被烟似乎怎么也熏不黄的牙齿,说道:“头几次来都赶我走,有几次还叫来交警把我这破车都给拖走了,但他们不知道老子在交警队那可是有人的,前脚拖走后脚我就开出来又停到这广场,那保安紧接着又报警,反正就这么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多次,最后那保安估摸着也是开窍了,他索性就不管我了,所以现在基本上没人敢来赶我走了。”

  我有点好奇跟他问道:“你在交警队真有人?”

  他点了点头,很夸张说道:“岂止是交警队,南京市委班子那几个大佬都跟我称兄道弟呢!”

  我伸出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当然没相信他的说话,这年代吹牛又不犯法。

  接下来我也没再跟他问什么了,太无厘头了也没啥意思。

  可我不开口不代表他就会老老实实的闭嘴,这家伙在丢掉手上的烟头后,突然跟我问道:“哥们你应该是在读大学吧?”

  我稍稍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他跟着点头,这次他终于舍得把自己双腿从椅子上放下来了,紧接着他就跟我说道:“大学好啊,不仅好玩而且妹子又多,看哥们你长得也挺帅的,估计在学校肯定也很受女孩子欢迎,要我说你就老老实实在学校找个得了,何必来这里苦苦等待呢?”

  我嗤笑一声,说道:“你刚刚好像还跟我说要我加油的。”

  年轻男孩转头一副很茫然的表情,“我说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难道我真健忘了?”

  他说着说着还很夸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唉,年纪大了这脑子就不好使啊,哥们,对不住啊,我这嘴巴子确实该抽!”

  我跟他笑了笑,回道:“没关系,我也没放在心上。”

  年轻男孩猛地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大声道:“够爽快,我就喜欢你这种朋友!”

  我干笑一声,然后不动声色的把他手从我肩膀上挪开,为了掩饰尴尬,我也跟他问道:“那你应该是大学毕业了吧?”

  年轻男孩点了点头,唉声叹气道:“是啊,这不出来工作了么!”

  我很好奇问道:“看你这车牌是北京那边的,莫非是自己创业来这边谈生意的?”

  年轻男孩立即摇头,“没,创个毛线的业,你以为这还像以前啊,只要有点子拉几个人就能大把大把的钞票往口袋里塞啊?现在这年代创业的公司,没有真本事真后台真钞票,大多数都顶不过两年时间,所以我就不敢凑这个热闹了。”

  我哦了一声,又问道:“那兄弟你是干什么的?”

  年轻男孩低着头,苦笑道:“在体制内混日子呢,刚从北京调过来不久。”

  我心头一震,不解道:“混体制内,北京那边不是比南京这边更多机会么?”

  年轻男孩再次转换语气,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跟我说道:“你毕竟还太年轻啊,这东西太复杂,估计以你的智商应该接受不了!”

  我完全是没想到他会越说越过分,只是还没等我发火,这家伙立即又说道:“北京那地方大,人也多,机会确实也多,但当官的却满地都是,更别说那些还在最底层死死挣扎的公务员了,你想往上爬除了自己有深厚的背景外,你还得有足够的头脑很手腕,否则的话依旧还是徒劳,更主要的是你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万劫不复,在天子脚下哪能容得下半点不和谐的因素?”

  听着他这番不知道算不算是感悟的话,其实也挺有道理的。

  我没开口,年轻男子很自嘲跟我说道:“其实我这个人挺不适合当官的,太直率了,说难听点就是傻逼,要不是家里人逼着我去体制内上班的话,我可能早就浪迹天涯了,前两年在北京市团委研究室上班,我那个顶头上司被我气吐血了不知道多少次,估摸着那老家伙也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否则他早就一脚把我踢出去了,不过好在我自己也算是有自知自明,这不前段时间就主动跑来南京这边了?”

  我呵呵笑问道:“来南京这边不是为了女朋友吗?”

  年轻男孩立即说道:“对啊,女朋友肯定是最重要的,要不然你以为我来这边干什么?”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也真没想到就他娘的等个人居然还能碰到这么奇葩的男孩子,我甚至开始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搞传销的了。

  也没等我开口,他再次开口说道:“这人呐,最怕的就是不自量力,说句大实话,我要真老老实实待在北京的话,就算不混体制内,我觉得我应该也可以过得很好,不说住别墅开豪车了,就一环以内买套房子还是没问题的,最不济也能开辆大奔在街上瞎晃悠啊,只是我这人对这些始终没啥兴趣,媳妇才是王道啊!”

  我心里再也按耐不住好奇,问道:“你女朋友叫啥名字?”

  年轻男孩转头看了我一下,“怎么?这个你也想知道?”

  我没说话,意思当然很明显。

  年轻男孩竟然也没跟我隐瞒什么,直接跟我说道:“她叫张霜晨,在这栋楼的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年薪七位数,真正算得上那种女强人了,说起来跟我是很不搭配的,可我就是喜欢她没办法啊!”

  我一下子彻底傻了,愣了许久之后我才跟她问道:“你说说看,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年轻男孩微微一笑,回道:“喜欢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喜欢她走路时流露出来的那种强大气场,喜欢她那直率的性格,喜欢她穿着裙子穿着高跟鞋在我面前晃悠,喜欢她骂我傻逼骂我不要脸,总之什么都喜欢,估计她放个屁我都觉得是香的。”

  我心里冷笑,问道:“既然你把她说的这么强悍,那你自己又有啥本事呢?千万别告诉我你在交警队有人就牛逼轰轰了。”

  年轻男孩自嘲笑道:“那还不至于,我也不牛逼,可我爸我爷爷牛逼啊!”

  #*酷(?匠¤网k正)6版首G发k

  我愣了一下,“莫非你还是个官二代?”

  年轻男孩嘿嘿笑道:“准确的说应该是红三代,往上推个几十年,我爷爷那可是当年马上打天下的将军啊,简单点说,就是万一哪天我爷爷嗝屁了,他肯定是可以葬在八宝山的,指不定还能上新闻联播。”

  我嗤笑道:“不吹牛?”

  年轻男孩很正儿八经跟我说道:“没吹牛。”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张霜晨跟我说那个追求她的对象很难缠了,如果真是身边这奇葩男的话,如果也真如这家伙所说他有那么一个牛逼轰轰的家室的话,那也难怪张霜晨会把我拉出来做挡箭牌。

  只是我搞不懂,这奇葩男为什么这么巧的就找上我聊天了?为什么还这么有兴致的跟我说这么多?

  就在我正疑惑的时候,奇葩男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跟我笑道:“哥们,你不打算抽我一顿?”

  我猛然转头盯着他,冷笑道:“还没到那个时候,不过我倒是希望有那一天的。”

  奇葩男笑眯眯道:“就知道你这小舅子难缠啊,还真被我猜对了。”

  我皱了皱眉,提醒道:“千万别小舅子小舅子的叫,你还不够格做我姐夫,起码我姐那一关你还没过。”

  奇葩男轻轻叹气,立刻丢下手上的烟头,然后拍拍屁股钻进了自己的车子。

  走到的时候,他还摇下车窗跟我笑道:“跟你聊天挺有意思的,希望这只是个开始!”

  我还没开口,这家伙立即踩油门飙出了广场。

  我坐在原地苦笑一声,抬头刚好看到张霜晨踩着一双巨高的高跟鞋从大厦门口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套豹纹长拳,脸上挂着笑容,风情万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