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面跟手枪从食堂三楼走下来,刚好碰到从一楼门口出来的猴子跟杨哥两个,在看到我手上拿着一件女孩子的格子衬衫后,猴子立马跟我问道:“赵哥,你手里拿的是啥玩意?怎么会是一件女孩子的衣服?”

  杨哥很快附和道:“看来有情况。”

  我很哭笑不得叫手枪来帮我澄清,结果这家伙越描越黑,最后没办法我只能老老实实把实情跟这几个家伙说了一遍,包括早上在操场的事也跟他们说了。

  一直走到寝室后,猴子第一个开口说道:“我觉得你说的这马尾辫女孩挺不错的,你丫要是不动心,那要不让给我?”

  我直接呸了他一脸,没好气道:“那女孩一般的人肯定罩不住,你猴子就更不用说了,其实我现在是在纠结这女孩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让我把她的衣服洗完然后再交给她,这不扯淡吗嘛?学校这么大,我就算洗好了也找不到她啊?”

  手枪立马说道:“要我说那女的十有八九是对你有意思,你小子就知足吧!”

  我苦笑道:“她要是真对我有意思,那刚刚就不会对我这种态度了,反正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是桃花运,那我也觉得这桃花运过后肯定就是桃花劫了。”

  最后是杨哥跟我分析道:“要我说这事应该来讲算是巧合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你把汤倒在人家衣服上总归是你错了,衣服该洗还是洗了吧,你找不到她那不是你的事,要是人家真对你有意思的话,我觉得她说不定就会主动来找你。”

  我一阵汗颜,“算了,这种事不要再想了,该怎样就怎样吧!”

  之后也没聊太久,大家就开始都午睡了。

  可我早上才睡了,所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玩手机玩了一会后觉得没劲,而就在我正准备打算出去溜达一圈的时候,张霜晨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

  “弟弟,你在哪里啊?快来救命救命啊!”

  电话一接通,这疯女人就在我耳朵边大喊大叫,我几乎能想象的出来她在电话那边抓狂的样子。

  “什么事你能慢慢说吗?别这么激动好吗?”

  张霜晨冷哼一声,“现在是你姐喊救命嘞,你竟然丝毫不关心,你啥意思啊?”

  我一阵无语,回道:“你自己说说这种事你干了多少回了?你每次说救命不是叫我过去陪你逛街就是叫我陪你去吃饭,张霜晨你能不能玩点新的花样。”

  “好吧,是姐姐错了。”张霜晨一副委屈的语气,“可是这次是真的需要你救命啊!”

  听到她说的这么可怜,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接下来,张霜晨就洋洋洒洒跟我说了一大通,大致意思就是最近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老是骚扰她,还说什么不娶她为妻誓不罢休,反正就是每天中午下午就在她公司楼下等着,不是送花就是约她去吃饭,也无论张霜晨怎么拒绝,这男的也是越挫越勇乐此不疲。

  她叫我过去的目的很明显,无非就是让我充当她男朋友一把,然后让那男的彻底死心。

  张霜晨说完后,继续跟我可怜兮兮道:“弟弟,现在我只能找你了,你不救我谁救我啊!”

  我立即挂掉电话,也来不及跟寝室几个哥们打招呼就火急火燎的走出了寝室,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专业课,逃了就逃了。

  来到学校门口打车打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的士结果还被一非主流妹子抢先一步,这时候身上的手机也一直在响个不停,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张霜晨在给我打电话,最后我干脆直接关机。

  上了的士后我跟司机报出地址,十几分钟后到达那栋南京市最高的新世纪广场,张霜晨上班的公司就在这栋大楼里,在第几层我就不清楚了,以前经常来这里,但从来没上过楼。

  我从袋子里掏出手机开机给张霜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可不曾想对面竟然也关机了,一连打了几次都是如此,估摸着是这娘们故意在气我。

  最后没办法,我只能在广场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点了一根烟。

  如坐针毡连续抽了三根烟后,张霜晨电话依旧没开机,最后我索性不打了,我就不信她今天不下楼了,要是真知道她是故意耍我的话,那我等下肯定会劈头盖脸狠狠骂她一顿。

  一直到下午两点,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一辆挂首都车牌的奇瑞QQ风驰电掣的直接开到了我面前,这家伙胆子着实大了点,停车场不去非得把这破车往广场里面开,要是一辆什么名牌跑车我还能够理解,耍酷嘛,不都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么?

  可他妈的一辆奇瑞QQ能耍什么酷?

  很快,我就看到从车上走下来一位很吊儿郎当的年轻男子,身材中规中矩,顶着一个很干练的平头,不帅但也不寒碜,不过打扮却有点另类了,他下身穿着一件很花俏的沙滩裤,上身是一件军绿色的t恤,然后再配上一双估计不超过十块钱的人字拖,活像个傻逼。

  他下车在看到我后,还很自来熟的跟我笑了笑,两个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接着,我是眼睁睁看着他朝我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我身边。

  如果说我的坐姿很不堪的话,那这家伙完全就是不顾形象了,他一坐下就立即脱掉鞋子,然后两条腿就这样盘着坐在上面,更傻逼的是他还伸手在裤裆下面摸了半天,也不知道他这下面是染了什么病还是内裤的尺码太小了。

  我一直斜眼盯着他看了很久,起初我以为这样一个家伙应该会朝我发火的,可谁知道他在跟我对视的时候,还从袋子里掏出烟给我散了一根,笑眯眯的,诚意很足,我一开始是想拒绝的,但想想觉得不应该伸手去打笑脸人啊,所以我只能把烟接了过来。

  是一根在上海那边俗称小中华的软双喜,七块钱一包,在现在来讲应该算是低档烟了。

  酷匠g网永久;9免b费8看小说|(

  我拿出打火机点燃,然后顺便也帮他点了一下,整个过程两人至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

  “这鬼天气太热了,老子从北京跑到上海再来南京,车子都快开报废了,可还是躲不过这狗日子的鬼天气。”年轻男孩一开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听得我云里雾里的。

  我跟他笑了笑,说道:“南京今天的气温好像才十几度吧,不热。”

  这家伙立即回道:“热啊,怎么不热啊,我特么都想脱裤子了。”

  我一阵汗颜道:“我觉得你应该可以去哈尔滨那边避避暑,当然,前提是你这车子能开的过去。”

  年轻男孩嘿嘿一笑,“本来是有这个想法的,但后来又不想去了,主要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在这座城市,只要跟她在一起,那就是叫我下油锅老子也愿意啊!”

  我稍稍有点讶异问道:“那你来这里是?”

  听到我这么问了一句,年轻男孩眼神望向对面马路的车来车往,嘴角勾起一个很温暖的笑容,说道:“我女朋友就在这栋楼上班,我等她下班呢。”

  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再次又问道:“你确定她是你女朋友?”

  这家伙立即转头盯着我,“哥们,你这话啥意思?”

  我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跟他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奇嘛!”

  他嘿嘿一笑,也没跟我生气,而是跟我反问道:“莫非你也是在这里等女朋友?”

  我先是一愣,随后立即点了点头。

  年轻男孩给我抛来一个我懂了的眼神,紧接着他突然转换语气,跟我语重心长道:“其实单相思也不可怕,怕的是你没那个心思,想当年我追我女朋友的时候,那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啊,结果她还不是老老实实对我臣服,要我说,只要敢想敢做敢死皮赖脸,没有什么女孩是拿不下的,所以我相信你,加油!”

  我很哭笑不得看着他,只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