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张霜晨在一起住了两年,我不是没想过打她的主意,这倒不是说我思想很龌龊,而是这疯女人长得太诱惑人了,估计是个男人见到恐怕都会受不了,再加上我又有那么一点御姐控的倾向,这能不想吗?

  不过再怎么想都好,以前我从来不敢对她有什么过激的举动,甚至是跟她说话的时候也不敢轻易的冒犯,顶多也就爆两句粗口。

  而今天晚上,是她先勾引我,是她先说喜欢我的,完全没法忍啊!

  在把她按倒在沙发上后,我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只是还没等我用力,张霜晨在嗯哼一声后猛然把我推开。

  然后她立马坐直身子,把肩上的吊带放回去了。

  这时候,我脑子也一下子清醒过来,有点不敢面对她了。

  此时已经彻底酒醒的她伸手拍了一下我肩膀,调侃道:“弟弟,怎么样?舒服吗?”

  我转头很没好气盯着他,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哈哈笑道:“就是想调戏一下你,太好玩了。”

  我靠在沙发上无力道:“张霜晨,你他妈以后再跟我玩这种把戏老子真会把你扑到的。”

  张霜晨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的跟我笑道:“来啊,只要你有那个胆子,反正咱两也没什么血缘关系,对我来说,第一次给谁不是给?给你我觉得还不亏呢,给别人他妈的老子还不愿意。”

  我长吁一口气,再次骂道:“你个娘们作贱自己给谁看?”

  这疯女人突然神经质一般笑了起来,说道:“给谁看?除了给你看之外谁还能看得到?老娘天天在公司装的像个良家闺女,天天在公司承受着那些傻逼玩没玩了的勾心斗角,我他妈都快想吐了!”

  这一刻看着她那很凄惨的笑容,我突然有点心疼她了。

  表姐说着说着眼眶就逐渐红了起来,我慢慢挪过去搂着她的肩膀,却始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两人沉默了一会后,女疯子果然是女疯子,这疯女人很快恢复正常,她脑袋靠在我肩膀上,嘴巴不停的在我脖子上蹭来蹭去,甚至连舌头都伸出来了,我轻轻皱眉,完全没法忍受道:“张霜晨,我再一次警告你,千万别玩火自焚!”

  张霜晨哈哈笑道,这次她倒是没得寸进尺了,而是拿起桌子上那半瓶啤酒一口就灌了下去。

  我想去抢,但一想到她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我也就放弃了。

  只是我太低估了这女疯子的情绪,她在把这一瓶酒喝完后还不罢休,愣是跑去冰箱拿了十几瓶啤酒过来。

  我能怎么办?除了陪她喝之外我再也找不到别的办法了。

  女疯子一旦疯狂起来往往都是不可理喻的。

  张霜晨在第二次醉了之后,虽然没像上次一样对我动手动脚的调戏,但她嘴上却老是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没人疼没人爱,什么老娘好寂寞,最后甚至连自己还是个处女都跟我坦白出来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脑子也开始发热了,我甚至相信自己如果真的要把她怎么样的话,她就算拒绝那也绝对只是象征性的,就她现在这鸟样子我完全是可以对他胡作非为的,只是我那理智一直死死压抑着欲望的,现在也只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就是不知道这一层窗户纸到底会是谁来捅破!

  张霜晨在喝完最后一杯啤酒后,像个神经病一样坐在地板上,满嘴的酒气,白天那副完美的形象再也荡然无存了。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抽烟喝酒只要点到即止就行了,像男人一样玩命去搞这些东西,那你就是再漂亮肯定也要减分的,所幸张霜晨抽烟永远点到即止,喝酒也是偶尔才发酒疯,否则我真要被她给活活玩死。

  最后我拿出烟点了一根,陪她一起坐在地上。

  我在看电视,她在看我。

  可这种温馨的场景还没持续五分钟,张霜晨猛然一个肘击往我胸脯上袭来,我躲避不及,愣是被她搞了一下。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她,她笑呵呵竟然再次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我当时那个火大的,反手回去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不轻不重,不过还是扇出了声音。

  张霜晨有瞬间的愣神,但紧接着她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还大声跟我说道:“弟弟,玩点刺激的呗!”

  当她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层窗户纸已经被她给捅破了。

  张霜晨头发凌乱眼神幽幽的盯着我,嘴角微翘,样子开始有点醉眼迷离了。

  我死死压抑着心中的欲望,不清不淡的说道:“以后待在家里吧,别想着再嫁人了”

  她立即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似乎很惊讶又似乎很欣喜。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反正说出来后只觉得特别的尴尬。

  接着又是短时间的沉默,最后是张霜晨先站起身,她靠在沙发上两目无神的盯着电视,或许是累了,又或许是迷茫了,总之她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就彻底睡着过去了,我跑去房间给她拿了一张毛毯盖上,然后我又点燃一根烟坐在她面前,安静的盯着她沉睡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男人大多都是为自己活,可女人不一样,她们小时候为父母活着,长大了为丈夫活着,然后为小孩活着,所以女人苦心经营一个形象真心不容易,张霜晨在外面装的很正儿八经,装的很良家闺女,可在我面前她实在是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了。

  看似风光靓丽的她容易吗?

  其实一点都不容易。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张霜晨依旧还躺在沙发上睡觉,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庞,我完全是下意识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其实也想去亲一下的,只是酒醒之后再也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龌龊心思了。

  我去楼下买了两份早餐上来,自己吃了一份,留了一份给张霜晨。

  今天刚好是周末,我不用去学校,表姐也不用去公司,本来我是想着在客厅看电视的,可又怕吵醒还在沙发上熟睡的张霜晨,所以我只好来到书房这边玩电脑,我上网也就逛逛论坛玩玩贴吧而已,有时候一个牛角尖钻进去经常出不来。

  大概到差不多上午十点的时候,我一直登陆着的QQ突然响了起来。

  酷匠9(网正-版首7发

  我点开看了一下,是宿舍一哥们发来的信息,这家伙原名叫侯宇,我们都叫他猴子,典型的东北汉子,喝酒简直是牛饮,反正至今为止我都没见过他有喝醉过,哪怕是喝醉的迹象都没有过。

  他给我发信息就是问我在哪里,我直接告诉他在表姐家里,随后这家伙又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今天是我女朋友的生日,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活动。

  我当时完全一愣,我女朋友生日为什么我不知道?

  之后我也没跟这家伙扯淡,直接拿出手机给女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惜打了几次都没人接,然后我就点开好友给找到了女朋友的QQ号,刚点开对话框我就看到她的个性签名已经换了一条,祝我生日快乐!

  我心里一惊,觉得自己太罪过了,竟然就这么把女朋友的生日给忘了。

  随后我赶紧跟猴子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叫大家到宿舍集合,就说有重要事情,我马上赶去学校!”

  猴子立马回道:“大家都在呢,你赶紧过来吧!”

  下了QQ后,我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书房,张霜晨还躺在沙发上睡的很死。

  我走过去帮她拉了一下毛毯,随后我就写了一张纸条贴在了电视上。

  “疯女人,昨晚上的事咱们都忘记吧,我女朋友今天过生日,我得去一趟学校,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自己搞饭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