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酒吧买醉

  我记得那天是周六晚上,学校没课我就一大早来到了表姐这边。

  表姐比我大四岁,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她已经出来工作了,在南京这边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属于那种金领级别的人物,有车有房,车是全款买的,房子还在还房贷。

  她长得更是像个狐狸精一样,每天上班都要打扮的花枝招展,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收集各种高跟鞋和各种豹纹衣服,连内衣内裤她都要豹纹的。

  我是在南京这边读大学,哪个学校就不说了,反正好歹也是个211大学。

  上了两年大学我一直都是跟表姐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不堪回首。

  所谓痛并快乐着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在她家里也没什么玩的,每天除了看电视玩电脑之外完全不知道干什么。

  那天表姐刚好加班,她白天在公司处理点事情去了,晚上她一回来就拉着我说要去酒吧。

  我当时没答应,但耐不住她那死缠烂打的脾气,最后我只能妥协。

  南京这边最好的酒吧当然就是1912了,可我知道那里的消费贵的吓人,随便一个卡座最低的消费都要一千五,不过表姐说既然要玩那就玩的开心,不要管钱什么的。

  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钱。

  表姐出门的时候打扮的依旧很妖艳,高跟鞋,吊带裙,长发微卷披在肩上,极其的妩媚,而且身材也很高挑,净身高一米七二,即便是画着淡妆,但一眼看过去依然会觉得她美得很惊艳。

  跟表姐下楼之后,她二话不说把我塞进驾驶席,还很不要脸的跟我撒娇道:“姐姐穿的高跟鞋,你忍心让我这么大一个美女踩油门踩得脚痛吗?”

  看着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别人可能会被她的外面所迷惑,但我可是最了解她的,这娘们完全就是个苏妲己,狡猾的简直没天理,所以我不得不怀疑她今天是拉我来当司机的。

  我一上车就猛地踩了一脚油门,想故意吓吓她。

  表姐丝毫不害怕,跟我妩媚说道:“弟弟,想跟姐姐殉情吗?”

  我放缓车速,转头直接骂道:“张霜晨,你丫不这么阴阳怪气会死吗?”

  表姐立马朝我抛了一个媚眼,笑道:“会死啊,但死也要拉着弟弟殉情啊!”

  我很无奈回道:“你大爷的,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哟,敢在姐姐面前大胆了,信不信我把你小弟弟剪了?”

  “我的祖宗了,你能不能正常点啊,我真心受不了。”

  “别叫祖宗,多难听啊,叫姐姐就好!”

  类似这种对话,几乎每天都会上演,而且每次都以我失败而告终。

  所以这次我也学聪明了,果断闭嘴不搭理她了。

  原名叫张霜晨的表姐说着说着大概也是觉得没意思,所以慢慢的她也跟着闭嘴了,而且还拿起手机玩起了俄罗斯方块,时不时大喊一声,活像个神经病。

  到达酒吧这边后,我跟她一起下车,然后她二话不说立刻就挽住我的手臂,说是让我当她的护花使者,我没拒绝也没搭理她,主要是怕这娘们等下又来死缠烂打了。

  走进酒吧后,一股迷乱的气息扑面而来,才九点钟,里面就爆满了。

  张霜晨拉着我杀出一条血路,最终在靠近吧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服务员过来点单的时候,她是毫不犹豫就要了三瓶昂贵的红酒,连果盘点心都没要。

  跟她面对坐下之后,老子还没准备好,这娘们就自顾自倒了一杯,也不勾兑任何饮料,她就这样一口喝了下去,愣是把我给唬住了。

  她喝完立马又给我倒了一杯,而且很大声的命令道:“喝,今晚不醉不归!”

  看着她这副不共戴天的架势,我很没好气的大骂道:“你个娘们还要不要命了?老子等下要开车呢!”

  张霜晨大手一挥,霸气道:“怕个毛线啊,姐上面有人,抓进去了分分钟把你放出来。”

  我呵呵冷笑道:“信你老子就真的傻逼了。”

  张霜晨猛然鼓起眼睛,怒道:“你不喝是吧?不喝我死给你看。”

  她说着还真把桌子上那瓶红酒给举了起来,看这架势好像真要往自己脑袋上砸过去。

  我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如他所愿一口闷了那杯红酒。

  结果一发不可收,不知不觉就一瓶半下去了,然后这娘们就彻底酒疯了。

  她先是脱掉自己的高跟鞋,然后摇晃着身子来到我面前,一把就搂住了我的脖子。

  “弟弟,姐跟你说,姐的酒量那可是相当好的,万杯不醉说的就是我。”她脑袋趴在我耳边,很亲密的跟我说了一句。

  我一把推开她,苦笑道:“不能喝就别逞强,说吧,什么事让你不爽了?”

  张霜晨哈哈一笑,再次扑到我身上来,满嘴酒气的跟我说道:“那傻逼经理都他妈结婚了,还老想着姐的身体,姐今天在他办公室泼了他一脸,太解气了,估计明天他应该就会把我赶出公司了,不过没关系,我要是没工作了,我还有我弟弟嘛,你说是不是?”

  我轻轻皱眉,问道:“她占你便宜了吗?”

  “开玩笑!”她又是大手一挥,“就他那傻样子我会让他占我便宜,就是要占便宜我也得让弟弟你先占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肥水不留外人田嘛,对,就这句话没错。”

  我再次把她推开,让她靠在沙发上,叹气道:“行了,疯够了就回去吧!”

  “什么?回去?”这疯女人爬起来再一次搂着我的脖子,撒娇道,“这才多久啊,再陪姐姐玩会呗?只要你今晚让姐姐开心了,姐姐回去就给你来个独家的内衣秀,你想不想看啊。”

  听到她这么一说,我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不过仔细一想,我还真他妈有点心动了,我记得这娘们那衣柜里有一柜子的内衣内裤,而且各式各样的款式都有,如果真让她穿着在我面前走一下的话,那得多幸福啊!

  可想着想着,我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打消,直接来了一句:“走,必须得回去。”

  表姐大概是知道我来真的了,所以这次她也没再跟我闹腾了,而是站起身跑到对面老老实实坐下了,估计也是没太大精力了,她就把脸贴在桌子上吹着泡泡玩,其实哪里有泡泡,满嘴酒气还差不多。

  吹着吹着她可能是觉得无趣,随后很快她又把目标转移到酒杯上面了。

  我看着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在自娱自乐也懒得搭理她,反正只要她不发酒疯什么都好。

  接着我拿出烟点了一根,点烟的时候无意间撇到了隔壁桌一个男人。

  我之所以注意他,是因为这个男的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而且也没喝酒,就手上夹着一根眼,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三十出头的样子,穿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在这酒吧里显得十分上不了档次。

  最o“新?8章节H上h酷v匠网}8

  要换作一般寻欢作乐的单身男子,不点瓶几千半万的红酒都不好意思跟周围的妹子打招呼。

  要知道,现在这年代早就不流行男的装逼那一套了,如今的夜场女子哪个没有火眼金睛?她们只要一眼撇过去几乎瞬间就能估算出你这个人的身价,像刚刚这位男子完全就是自取其辱啊,也活该单身一人坐了这么久。

  在我稀里糊涂瞎想的时候,张霜晨这疯女人依旧还在玩着她的酒杯,在每次要掉下去的时候都是我给她拿了回来,然后她继续玩,乐此不疲,反正我是完全猜不透她那脑子里到底是在想着什么。

  就这样坐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后,我实在憋不住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

  因为这疯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跑了过来,而且是直接跑进了男厕所,把旁边那两个正站着撒娇的大老爷们给吓得尿都尿不出来了,可这疯娘们还丝毫不在意的跟他们笑着道:“你们继续,无视我就行了。”

  我脸上挂不住,立即拉着她走出洗手间,边走我边跟她问道:“你跑这来干嘛?”

  表姐傻逼兮兮跟我笑道:“就是想吐了。”

  我叹了叹气,“那你吐了吗?”

  话音刚落,这疯娘们瞬间吐我一声。

  我实在忍不住一巴掌抽在她脸上,然后跑回去把衣服上的东西洗了一下。

  可等我再次出来的时候,我又傻眼了。

  刚刚那位单独坐在我旁边的男子跑到我的位置上正跟张霜晨聊得特别起劲。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的走过去,跟这家伙说道:“兄弟,这我的位置。”

  他抬头跟我笑了笑,立刻伸出手很大方跟我说道:“我叫杨斌,你呢?”

  我轻轻皱眉,没开口说话也没去跟他握手。

  估计这家伙是自己觉得没意思,他站起身跟我微笑道:“你姐说心情不好,你得安慰一下。”

  我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来了一句:“要你管?”

  这男的也不生气,而是跟我笑了笑,然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叫服务员过来买了单,再然后他就很潇洒的走出了酒吧,装逼简直装到一种境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 说:

感谢所有在酷匠网点开这个章节的你们!

书库 目录 70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