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灵门坐落在中荣帝国的西北部,一片连绵起伏的天峦山脉之中.一座座精致的殿宇,别舍就那么错落有致的遍布于这片山脉之中.从空中俯瞰,就好像那璀璨的明珠点点滴滴的缀落于山峦之中.

  此时血灵门位于天峦山脉主峰-天峦峰之巅上的主殿血灵殿之中人群攒动,雕栏画栋的大殿给人一种奢华大气的感觉.那墙壁上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壁画就那么遍布四周,大殿之中的四根撑梁柱有三个人合抱那么粗,一条条威严形象的巨龙就如活过来一般就那么的缠绕着柱子.地上用一种用不知名的野兽皮毛制成的毯子都那么的华丽.

  大殿之中人们神情肃穆的盯着大殿之中主位之上端坐着的那位身着血色长衣,表情阴鸷的中年男子.

  血灵门是灵药大陆上一宗二门三庄四谷十大势力之中二门之中的一门.门主也就是此时坐在大殿之上的血衣男子名叫血浮屠,是修真界中恶名昭彰的魔道魁首之一,有着超凡修为的有数修真高手.

  灵药大陆地域广阔无边,无数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彻底的探索清楚这片大陆.这片大陆由无数个小国家跟三大帝国组成.血灵门跟三庄之一的浴血山庄以及四谷之中隐龙谷就分布在这个国家之中.

  灵药大陆这一宗二门三庄四谷十大势力分别是:血鼎宗、血灵门、歃血门、血域山庄、浴血山庄、碧血山庄、隐龙谷、灵阙谷、药典谷、散妖谷.这十大势力彼此之间都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因此战争时时刻刻的都会发生.当然核心的力量还是很少参与的.一般情况下都是门下的弟子的小打小闹.至少这是十大势力所有高层共同的认知.因此对于这种氛围也在他们的默许之下.灵药大陆的修真方法与途径非常多,不过殊途同归的都是将元力纳入自己的血液之中然后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最后当血液中充满元力的时候在将其归拢于心脏之中,建立起一座容纳元力的血府.然后再一步步的开阔血府将功力不断的积累下去一直到下一阶段.

  灵药大陆十大势力除了对血脉的要求很高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参照标准就是血缘神.所谓血缘神就是血液中存在一种先天的自属缘子,这个缘子会在仿形期之后彻底的定型.血缘神有的时候是剑缘子,有的时候是鼎缘子.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繁复的比较废材的缘子.打个比方,剑缘子的人修炼的时候走专属的缘子路子,并且在仿形期的时候彻底的定型为长剑的话,功法修炼速度提升快速的同时威力也异常的巨大.因此更大势力热衷于挑选血脉高,缘子出色弟子.

  灵药大陆的修真等级非常明确,主要分十个阶段.分别是:活血、归源、立府、仿形、凝华、现神、超凡、飞凌、雷狱、元仙。每个阶段又分为四个小阶段,分别就是初期中期以及后期以及巅峰.

  。i酷‘v匠{网\首,1发~!

  血浮屠端坐在由许许多多奇珍点缀的石椅之上,声音阴冷的说道:"现如今天下暂时一片祥和,但是各大势力之中都分别憋了一股气想在十年之后的修真大会上一展风采.我们血灵门虽然无惧,但是各大分殿之中也要认真的准备.从即日开始,凡是分殿之中修炼天资非凡的弟子都要集中起来重点的培养一番,同时血猎殿也要加大搜寻力度将中荣帝国以及周边的小国家之中的修炼天才以及天赋独特的少年少女们统统网罗到我们血灵门,一定不要让浴血山庄占到便宜.至于隐龙谷方面我们只要注意对方有什么行动就行.重点还是要放在我们的老对头浴血山庄之上.对了,炼血殿最近有没有什么独特的血液被发觉出来啊?"

  血灵殿上众人都同样身着血色衣衫,其中一位脸上布满皱纹,仿佛岁月的刻刀在其脸上深深的刻下了痕迹的老人颤颤巍巍的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恭敬的向血浮屠躬了躬身然后才挺直已经佝偻的脊背,就像一把立着的长弓一般谦卑的说道:"禀门主,炼血殿近日在华茗镇发现了一位身负四大远古神兽之一的白虎神兽的分支血脉,虽然这份血脉已经淡薄的厉害,不过我相信通过我们炼血殿的炼血大法还是有能力将其体内隐藏的血脉提炼出来!"

  血浮屠听到老人的禀告之后,一向阴鸷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欣喜的神色.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此事炼血殿有功,将来在炼出白虎血脉之后本门主将亲自打赏你们.好了,如果没有什么大的事情需要禀告的话你们就下去吧."

  血浮屠话音一落,站在大殿之上的众人纷纷送了一口起然后朝着血浮屠躬身行礼之后便离开了血灵殿.就在众人退出大殿之后,血浮屠身后突然闪出一位神情跟血浮屠一样阴鸷的青年男子.

  看着已经远去的众人的身影,青年男子这才向血浮屠开口说道:"父亲,孩儿不明白,修真大比还有十年为什么你如此紧张这件事情?而且就算是将来我们血灵门战绩并不好也不会影响大局的呀!"

  中年男子听到儿子的话,神情凝重的说道:"青锋,不是父亲紧张,而是距离当初的那个预言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这十大势力近年之所以偃旗息鼓就是为了积蓄力量好应付将来的灭世大劫."

  血青锋听到父亲如此凝重的话语不由得问道:"父亲孩儿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是灭世大劫?"

  血浮屠摇摇头,也不顾血青锋的疑问,淡淡的说道:"此事以后再论,你还是下去好好修炼这样才好应付将来的修真大会以及灭世大劫,至于其他的事情自有为夫处理.好了你也下去吧!"

  血青锋见父亲说的如此坚决无奈的点点头然后也缓缓的退出了大殿.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也出去了,血浮屠终于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满心疑问的看着空旷的大殿轻轻的呢喃道:"血诛路,非难渡;空宇内,宁无泪;凌穹霄,战不消.无情亦不悔,誓愿赴婵娟."到底这句话里包涵了什么意思呢?

  淡淡的叹息声在空旷的大殿之上久久的环绕着.此时华丽的石椅之上已经没有了那席血色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