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粼湖坐落在琅琊仙境的西部,一望无际的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荡漾起层层的波光.清澈照人的湖水在落日的余辉之下远远的望去就仿佛像是一匹纯白的绸缎.一尾尾肥硕的锦鳞时不时的会调皮的跃出水面.毗邻碧粼湖的是琅琊仙境最著名的栖霞平原,忘不尽头的平原上遍布着红艳艳的赤霖草,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栖霞平原就会焕发出无与伦比的壮观景象.那火红的晚霞放佛燃烧了整个天空,地上的赤霖草也不甘示弱的散发出鲜红的颜色,就在这一刻天空与大地已没有了距离,那接天连地的红啊!无不让人震撼与生畏.

  而此时,这片祥和静谧的土地上却失去了往日的恬静!

  往日那红彤彤的天空已经被乌云所遮盖,乌云下面的天空中遍布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一道道绚烂的如同烟花的法术攻击就像不要钱似地疯狂的砸向泾渭分明的对方的阵营之中.一道道悍不畏死的人影时不时的脱离的自己阵营冲向对方的阵营之中然后陨落.大地之上,旌旗招展,战鼓隆隆.两伙衣甲鲜明的军队在彼此的主帅的一马当先的带领下悍勇的冲下对面.如雨一般的箭矢铺天盖地的落在了冲锋的路上.刀枪入体,斧钺临身,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一条鲜活的生命从这场战争之中消失.残肢与断臂齐飞,战鼓与哀嚎齐鸣.一幅人间地狱图!

  就在这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之下,一位身着漆黑如墨的长衫的男子就那么地随意的站在乌云之上,冷酷的注视着天空中与大地上的战斗.黑衣男子的对面,一位星眉剑目,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蹙着眉头冷冷的注视着他.黑衣男子万年不化的脸上此时终于收起了那冷酷的表情,非常生硬的笑了起来.从一开始的舒心轻笑到后来如同大仇得报的畅怀大笑,半天这笑声才止住.仿佛看到对面的中年男子的眉头越蹙越紧,这才开口说道:"安天下,云层下面的厮杀是不是很让你痛心?那死去的蝼蚁是不是让你波澜不惊的内心掀起了点点涟漪?你知道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凭什么父亲让你执掌天下?凭什么你就是天下至尊?你知不知道这一生我最痛恨你什么?你永远不可能猜到!因为你永远都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深刻的去体会身在炼狱中那份绝望.今天我终于带着血炼狱的手下们踏上了这方我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亲手将这一切打破!今日你必死!"说完黑衣男子又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中年男子此时痛心的看着对面被仇恨蒙蔽的双眼.脸上癫狂的神情越发明显的黑衣男子很艰难的开口说道:"逆苍天,你依然还是这么的可悲,依然没有真正的理解当初为什么父亲没有让你执掌这芸芸众生.我且问你,父亲当初在询问我们两个将来统领这天下的时候采取什么样的手段的时候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说的吗?"

  黑衣男子放佛被揭露了心底那最深处的秘密,已经变的有些扭曲的面孔此时越发的狰狞,歇斯底里的大声吼道:"我去他妈的芸芸众生!这蝼蚁一般的存在凭什么让我用怀柔的手段去治理!既然是我的子民就应该任我予取予夺.我让其生就让其生,我要其死其必死!蝼蚁永远都是蝼蚁,难不成这天下没有了我他们就不是蝼蚁?老子今天就要让这些蝼蚁变成我圈养的牲畜,永世为奴!而你今日也将成日我踏上通天之路的脚踏石!"

  中年男子听到黑衣男子的话之后终于勃然大怒的喊道:"逆苍天你给我闭嘴!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今日就让你我一绝生死,彻底的了断这段恩怨!"黑衣男子闻言开怀的笑道:"好!今日我将彻底终于属于你的神话,让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安天下的声音!"中年男子此时也懒得废话,一股凝重的神情慢慢的浮现在脸上,竖着发髻的飘带肆意的向脑后抖荡起来.明黄的长衫也在真气的充盈之下猎猎作响.身后一道巨龙的影子缓缓的现出身型,也不见其如何动作,只是缓缓的抬起右手,五指如巨龙的脚爪一般向前狠狠的一送,身后那巨龙的虚影也随之如箭矢一般向黑衣男子冲去!

  黑衣男子看着迎向自己的巨龙虚影不屑的摇摇头,也是抬起右手,一道黑色的漩涡凭空的在身前显现,就那样吸住巨龙的龙头将其一点点的拖向漩涡深处那肉眼难见的涡心之处.

  中年男子看到此景立刻有了新的动作,只见他一直低垂的左手终于抬了起来,紧握的拳头上散发出阵阵金黄色的光芒,一条金色的小龙就那么乖巧的在其左拳之上欢快的游动,同时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也缓缓的从那条小龙的身上向外散发而去!

  中年男子一直紧闭的嘴巴此时也在此时张开,缓缓而又慎重的一字一字的说道:"龙啸天碧粼湖坐落在琅琊仙境的西部,一望无际的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荡漾起层层的波光.清澈照人的湖水在落日的余辉之下远远的望去就仿佛像是一匹纯白的绸缎.一尾尾肥硕的锦鳞时不时的会调皮的跃出水面.毗邻碧粼湖的是琅琊仙境最著名的栖霞平原,忘不尽头的平原上遍布着红艳艳的赤霖草,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栖霞平原就会焕发出无与伦比的壮观景象.那火红的晚霞放佛燃烧了整个天空,地上的赤霖草也不甘示弱的散发出鲜红的颜色,就在这一刻天空与大地已没有了距离,那接天连地的红啊!无不让人震撼与生畏.而此时,这片祥和静谧的土地上却失去了往日的恬静!

  往日那红彤彤的天空已经被乌云所遮盖,乌云下面的天空中遍布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一道道绚烂的如同烟花的法术攻击就像不要钱似地疯狂的砸向泾渭分明的对方的阵营之中.一道道悍不畏死的人影时不时的脱离的自己阵营冲向对方的阵营之中然后陨落.大地之上,旌旗招展,战鼓隆隆.两伙衣甲鲜明的军队在彼此的主帅的一马当先的带领下悍勇的冲下对面.如雨一般的箭矢铺天盖地的落在了冲锋的路上.刀枪入体,斧钺临身,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一条鲜活的生命从这场战争之中消失.残肢与断臂齐飞,战鼓与哀嚎齐鸣.一幅人间地狱图!

  就在这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之下,一位身着漆黑如墨的长衫的男子就那么地随意的站在乌云之上,冷酷的注视着天空中与大地上的战斗.黑衣男子的对面,一位星眉剑目,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蹙着眉头冷冷的注视着他.黑衣男子万年不化的脸上此时终于收起了那冷酷的表情,非常生硬的笑了起来.从一开始的舒心轻笑到后来如同大仇得报的畅怀大笑,半天这笑声才止住.仿佛看到对面的中年男子的眉头越蹙越紧,这才开口说道:"安天下,云层下面的厮杀是不是很让你痛心?那死去的蝼蚁是不是让你波澜不惊的内心掀起了点点涟漪?你知道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凭什么父亲让你执掌天下?凭什么你就是天下至尊?你知不知道这一生我最痛恨你什么?你永远不可能猜到!因为你永远都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深刻的去体会身在炼狱中那份绝望.今天我终于带着血炼狱的手下们踏上了这方我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亲手将这一切打破!今日你必死!"说完黑衣男子又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中年男子此时痛心的看着对面被仇恨蒙蔽的双眼.脸上癫狂的神情越发明显的黑衣男子很艰难的开口说道:"逆苍天,你依然还是这么的可悲,依然没有真正的理解当初为什么父亲没有让你执掌这芸芸众生.我且问你,父亲当初在询问我们两个将来统领这天下的时候采取什么样的手段的时候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说的吗?"

  黑衣男子放佛被揭露了心底那最深处的秘密,已经变的有些扭曲的面孔此时越发的狰狞,歇斯底里的大声吼道:"我去他妈的芸芸众生!这蝼蚁一般的存在凭什么让我用怀柔的手段去治理!既然是我的子民就应该任我予取予夺.我让其生就让其生,我要其死其必死!蝼蚁永远都是蝼蚁,难不成这天下没有了我他们就不是蝼蚁?老子今天就要让这些蝼蚁变成我圈养的牲畜,永世为奴!而你今日也将成日我踏上通天之路的脚踏石!"

  中年男子听到黑衣男子的话之后终于勃然大怒的喊道:"逆苍天你给我闭嘴!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今日就让你我一绝生死,彻底的了断这段恩怨!"黑衣男子闻言开怀的笑道:"好!今日我将彻底终于属于你的神话,让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安天下的声音!"中年男子此时也懒得废话,一股凝重的神情慢慢的浮现在脸上,竖着发髻的飘带肆意的向脑后抖荡起来.明黄的长衫也在真气的充盈之下猎猎作响.身后一道巨龙的影子缓缓的现出身型,也不见其如何动作,只是缓缓的抬起右手,五指如巨龙的脚爪一般向前狠狠的一送,身后那巨龙的虚影也随之如箭矢一般向黑衣男子冲去!

  黑衣男子看着迎向自己的巨龙虚影不屑的摇摇头,也是抬起右手,一道黑色的漩涡凭空的在身前显现,就那样吸住巨龙的龙头将其一点点的拖向漩涡深处那肉眼难见的涡心之处.中年男子看到此景立刻有了新的动作,只见他一直低垂的左手终于抬了起来,紧握的拳头上散发出阵阵金黄色的光芒,一条金色的小龙就那么乖巧的在其左拳之上欢快的游动,同时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也缓缓的从那条小龙的身上向外散发而去!

  中年男子一直紧闭的嘴巴此时也在此时张开,缓缓而又慎重的一字一字的说道:"龙啸天下第一式,潜-龙-升-渊!"金色的小龙在中年男子道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扭动那娇小的身躯,抬起威严的龙头,带起一股金色的气旋,就向要撞破天似地毅然决然的冲向黑衣男子身前的那道黑色的漩涡!

  黑衣男子在中年男子抬起左手的时候就已经收起了戏谑的神情,以相同的动作抬起左手.只是黑衣男子的左手之上却没有任何的颜色,有的只是一如既往的黑!

  l+更√新p最;_快上酷PD匠q网。、

  不过此时这种黑色让人油然的生气一股心悸的感觉,那冰冷的杀戮气息也让二人的周身温度缓缓的降了下来.没有多余的话语,黑衣男子用事实证明了自己想要杀死中年男子的决心.

  说不出道不明的是一轮如太阳一般的漆黑圆球就那么的诡异的从黑衣男子的身后一点点的升了起来.四周本来还有的一点光芒此时被这轮黑日彻底的扼杀,要不是对面那条金色的小龙正散发出的那点光辉,恐怕此时将是伸手不见五指,不是没有了五指,而是完完全全的看不到!眼睛在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一切全凭感觉行事.

  中年男子在那轮黑日升起的时候那凝重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难言的痛苦,也不管金色的小龙,只是闭上眼睛开口说道:"逆苍天没有想到你竟然连天无二日最高境界永夜降临这招练成了.我不知道此时你的内心有多么的黑暗,我只是想告诉你,黑暗的尽头就是黎明!哪怕你的眼前如何的黑暗,内心只要充满光明,那么黑夜就将不再漫长!龙啸天下最终势,龙-耀-天-下!"

  伴随着中年男子的话语,一条比刚才大了无数倍的金色巨龙就在中年男子的身下抬起了龙头,中年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巨龙睁开充满那双怜悯的双眼,张开深不见底的龙口,一声震彻苍穹的龙啸声暴然而起,一道道肉眼难见的波纹向四周散发.天空中那轮黑日散发的黑芒愈发的深邃,也不管巨龙的张扬气势,就那么不动如山的挂在空中.金色小龙就在冲向黑色漩涡的时候就已经在黑日散发的黑色光芒如同冰雪一般融化.而金色巨龙在小金色巨龙消失的那一瞬间,闪电一般的张口嘴巴窜向空中那轮黑日然后一口狠狠的将其吞下肚中.

  时间放佛就在这一刻定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多久,一点点金色光辉终于像石头下的小草一点点的破土而出,顶开压在身上的那块巨石一般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扎根,然后一点点的扩散,壮大!最终天空中黑暗如同潮水一般退下.黑衣男子跟中年男子也现出了此时的身影.黑衣男子脸色苍白的半跪在天空之上,那一袭黑子长衫也出现了一个个如同被火烧了一般般的洞洞显得异常狼狈.而中年男子此时表情也不轻松,金色长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漏出贴身的白色小衣,一缕殷虹的鲜血从起嘴角流了下来.天空之下,本来遮天蔽日的乌云也在最后时刻消失,云层下面的人们终于发现了他们头顶上的二位大人物.

  此时已经狼狈异常的两伙人中飞出了十几个人向空中的二人飞来.一位衣着还算齐整的中年男子紧张的向安天下的问道:"圣上,您没事吧?"

  安天下摇摇头抹去嘴角的鲜血说道:"一些小伤无伤大雅,无需担心."说完又将目光射向对面的逆苍天,开口说道:"逆苍天,如今大局已定,想必你也失去了再战之力,如果你答应我退出琅琊仙境回到血炼狱,那么我念在你我兄弟一场的份上可以饶你一命!"半跪在天空中的逆苍天此时已经被飞上来的六位手下搀扶起来并且紧紧的围在他们中间.不过此时的逆苍天依然没有一点山穷水尽的觉悟,虽然他知道就在刚才的交锋之中,安天下将他身体之中的那股光明龙力打入自己的元神跟黑暗元力之中,但是如果拼的玉石俱焚他还是有一定的把握,毕竟他还有那个余力.不过此时也不需要拼命了,虽然不能亲手杀了安天下有点可惜,但是能够终结他的神话还是聊胜于无的,所以逆苍天决定亮出自己的底牌,一张深藏了无数年的底牌!

  逆苍天将围在自己身前的两位手下分开,走到人前依然冷冷的注视着安天下,不顾众人的不解,就那么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逆苍天觉得安天下可怜可笑!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是自己埋在他身边的棋子,不知道当他知道这个消失的时候会不会气的吐血.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幅画面.所以终于止住了笑声,很开心的看着安天下笑着说道:"安天下,别一副你胜券在握的表情,你真的以为你彻底赢了?笑话!如果我逆苍天就这么点本事的话就不会这么冲动的发起这场战争的!安天下你不是一直好奇我血炼狱七杰之一的血手神医的寇军的下落吗?那么今天我就告诉你谁才是寇军!"

  就在安天下全神贯注的盯着逆苍天的时候,祸起萧墙!刚才还异常紧张安天下的衣衫还算齐整的中年男子猝然起手,一拳狠狠的击在安天下的后心然后立刻飞向逆苍天完全不顾众人的错愕!

  猝不及防的安天下被身后之后的突然一拳镇伤了心脉,而体内的元力也如脱缰的野马一般躁动起来渐渐有了脱离掌握的趋势!

  安天下怒睁双目,紧紧的盯着已经飞向逆苍天的中年男子异常痛心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是血炼狱的七杰!"逆苍天很可怜的看着安天下笑着说道:"多有意思的一幕啊!安天下你以为这就算完了吗?刚才寇军的一拳已经击伤了你的心脉,我还有一个惊喜要给你!哈哈哈哈!来人!将安天下的那个贱人给我带上来!"刚才还在云下交战的逆苍天的手下之中,又飞起几人快速的向逆苍天掠来.只见一位倾国倾城的美貌女子身着青色霓裳羽衣被人缚住双手被带了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安天下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形象破口大骂道:"逆苍天还有寇军你们这两个畜生!你们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你们有本事冲着我来啊!"说完不顾自己的伤势就要向你苍生冲去不过却被身边的手下紧紧的抱着.

  逆苍天好像没有听到那天下的咆哮一般,笑眯眯的盯着被带上来的美女点点头说道:"果然是一代绝世佳人!可惜红颜薄命,唉!可惜可叹!"被带上来的女子此时完全不顾其他只是紧张的看着安天下凄苦的喊道:"安哥,你别管我!你要替我们死去的孩子报仇啊!"

  眼泪无声的从安天下脸颊滑过,被击伤的心脉在这双重打击之下终于压制不住伤势爆发出来.安天下剧烈的咳嗽着,一口口心血从嘴角流了出来.安天下双眼此时要喷出火一般歇斯底里的咆哮道:‘逆苍天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了茹萱!"

  逆苍天哈哈笑道:"你想救人这还不容易吗?只要你肯自裁在此我就保证放了这个娇滴滴的美人!"

  安天下身边的手下以及被人缚住双手的茹萱同时异口同声的喊道:"不可!"安天下异常温柔的看着茹萱开口说道:"茹萱,今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能与你双宿双飞比我得到整个世界还要开心!不会忘记我们垂钓湖边你烹我尝的安心与惬意;不会忘记我们花园月下我诉你听的轻松与浪漫:更不会忘记此时战火纷飞我死你活的祝福与期望!你要记住来生我必来寻你!让我们再续前缘!勇敢的活下去,不论如何!"说完再也不敢已经哭红了双眼的茹萱,开口喊道:"逆苍天你要记住你今日的承诺放了茹萱!"说完双手用力的向下方的虚空斩去,同时向身后的众人急切的说道:"快带着我们的人立刻逃生!要保持力量,我一定会重新回来的!"

  燃烧生命之后的安天下此时如同天神一般凛然不可犯!逆苍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天下的手下一个个的快速的消失在下方那道恐怖的空间裂缝之中.不是他不向动作也不是他被安天下的这份气势所吓到,而是他周身的空间已经被彻底凝固无法动弹!

  时间一点点的消逝,空中那道空间裂缝在没有能量的支持下一点点的消散最后彻底的归于虚无.而安天下此时周身散发出点点的金色光芒然后最后时刻金光大方!那金色的光芒遮住了逆苍天的双眼.在众人的没有察觉之下一道金色的小光点也随之消失.安天下灰飞烟灭!

  茹萱在这份打击之下也晕了过去,昏前耳畔传来了逆苍天的声音,只有四个字!等!我!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