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吧。”

  黑无常撤走后,屋内横七竖八躺着黑帮的人,我们一群人都不知道该去何处时,我踢了踢躺着长毛,大家表示不理解。长毛是那个和韩霸拍摄的视频的家伙,其残忍的手段令人发指,但是此刻他还有用,我不能杀他。见他还在地上装死,又使劲踢他。

  “哎吆!痛死我啦。”长毛被我一脚踢中要害。

  “别想跑,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我警告他。

  “呵呵!不敢,你就放了我吧,我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就一个办事跑腿的。”他开始糊弄我们。

  “小人物?三当家的。”我说。

  “三当家的?”大家异口同声表示很吃惊。

  “我想你弄错了,呵呵!”长毛还想抵赖。

  “你那么残忍对待光头老三,为什么?他和你有仇?不就是看中他的位子吗?光头不死你哪有机会啊。”我说。

  “我……”长毛无话可说。

  “你叫什么?”我问。

  “长毛。”他说。

  “行,知道真名也没什么用。长毛,走吧,带我们见你老大。”我刚说完,大家表示很不解。

  “啊?”长毛表示很惊讶,表情很夸张。

  “为什么要见他们老大?”夏启插话问道。

  “韩霸死了,他们背后的组织不会因为一个人死了而罢休。现在不知道他们计划进展如何,要想深入了解,搅乱他们的计划,就得主动介入。”我说,转身对着长毛说:“长毛,原因你都知道了,你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痛快点,不然我会让你很不痛快。”

  “啊!好!好!好!”长毛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我们跟着长毛,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留意路标,应该是靠近浦东机场附近。在一间破旧的仓库前停下车,长毛指着指仓库,暗示我们到了。他们老大竟然住这里?怀疑他为什么要当黑帮老大。仓库两边屋檐下安装摄像头,长毛掏出手机打了出去。不一会儿,仓库门自动打开,看上去挺高级,难道里面别有洞天?

  进了仓库才发现我们想多了,就是一间普通仓库,里面停放着各种车辆,车档次属于中高级以上。应该不属于他们老大的车,很多日系车,而且只有八成新。也不可能是他们黑帮工作车,轿车居多,不适合拉很多人,而且要是每次行动到这里取车,什么事也办不成。难道是二手车?他们一种赚钱的手段?

  在我还没有想明白之前,长毛指着一辆黑色房车,让我们上去。这才是要带我们见他们老大,现在的性质全变了,长毛不再受我们掌控,反之我们得听他的指挥。房车内部全封闭,长毛对我们笑了笑,之后,车的驾驶室应该上来人,发动汽车后,房车内突然响起重金属摇滚。夏启和渊虹还能勉强镇定,萧倩已经不能坚持。长毛拿出手机输入几个字,因为说话无法传递信息。手机上写着:我们去找老大,谁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请大家坚持。

  黑帮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贴身工作人员和外围办事的人几乎不交际。即使想见老大,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封闭的房车是让我们无法几路,让人心烦的重金属摇滚,更是人无心去感觉车子的转弯方向和时速。也许就住在附近,或者很远,我们唯有等待。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音乐停下来,换成舒缓的曲子。车子继续前进,速度时快时慢,已经无法具体分析。他们的方法果然奏效,大约过了半小时后,车子停下来。萧倩急着打开车门,长毛提示她继续等待。听到驾驶室开门和关门声,司机应该离去,又过了五分钟左右,车门的锁自动打开,我们冲了出去。

  外面的空气是新鲜的,我们大口呼吸着空气,谁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我看着长毛,他只是很无辜的摇头。一个穿着很讲究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很有礼貌的说:“阳先生,您好!请跟我来。”说着对长毛摆手,意思让他留在原地,转身领着我们在树林里前进。这里果然等级森严,连自己的人都无法见老大的真容。长毛笑了笑,说在这里等我们回来,我点点头。跟着这人转了几道弯,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城堡。

  城堡只有三层,每层却普通房屋的两层高,所以三层就有六层之高。为什么我要说这是城堡呢?因为在整个建筑的两边是外延出来的,没有窗户和门,顶端设计成亭子,加之探照灯和机枪。不言而喻,这里就是城堡。我敢断定这里还有暗道,甚至地雷。

  城堡外有警卫,大门有警卫,大厅内还有警卫。看来已经把我们当成强敌,我之所以要来这里,因为无路可走。我不愿意当一个听从命运安排的无常,事情已经发生,而且就在我的身边,必须去完成命运安排我该做的事,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是死亡。

  “你们是来送死的吗?”相对刚才彬彬有礼的领路人,这位穿着讲究、仪表堂堂的帅哥讲话就非常的不客气。

  “抱歉,我们来自地狱。”我针锋相对。

  “哦?冥界?”他问。

  “不,人间。”我说。

  “那就是人间的无常咯。”他明知故问。

  p酷2!匠lr网+|永h久免+费8P看小4说

  “哈哈!”我再次仔细打量他,带着结婚戒指,头发搭理的一丝不苟,皮鞋一尘不染,非常讲究的人,我接着说:“怎么?就站着说话吗?”

  “哼哼!”他领着我们来到会客厅,没有招呼我们坐哪儿,他自己先找沙发坐下。这沙发应该是他常坐的位子,显然,坐哪里是有等级差别的。我们没有刻意揣摩应该坐哪里,而是随意在他对面坐下。沙发是欧式风格,两边的扶手很宽,我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手指敲打着扶手,等待更大的人物到来。他招呼侍从,给他和我来了根雪茄。

  夏启暗示我小心,萧倩直接说让我别抽,我笑了笑。我虽然不常抽雪茄,但是我知道这是古巴的哈瓦那手工雪茄,最好的雪茄配这欧式的家具和建筑,这里的主人很会享受。在吞云吐雾中,我观察对面这人,他根本无视我。表面很放松,毫无顾忌的抽着雪茄,却时刻暗暗注意着我们,并同时也在等待大人物的到来。

  “应该配上法国的红酒。”说话的人从屋外走进来,身边只带有一名随从。

  “哈哈!哈瓦那的雪茄已经让我醉了,红酒就免了吧。”我们没有起身,稳稳坐着等待他的到来。他看到我对面的人起立,而我们依然坐着,很吃惊,虽然没有表现出很明显,但我知道他很不习惯。他刚坐下,伸手让侍从给他来了杯红酒,端着红酒杯仔细打量我们,夏启表示很镇定,渊虹直接无视,只有萧倩很不镇定。可以理解,她毕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大当家的和二当家都到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谈谈?”我问道。

  “哦?”他端着红酒很吃惊,看了看二当家的,他摇摇头表示没有和我说些什么,于是,大当家的释然的笑了笑,说道:“能到我这里来不是等闲之辈,这点我很欣慰。”

  “呵呵!没有辜负大当家的厚望,我很荣幸。”我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爱你朴素,不爱你奢华。你穿上一件蓝布袍,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我看了心里就觉着无可名状的欢喜。朴素是真的高贵。你穿戴整齐的时候当然是好看,但那好看是寻常的,人人都认得的。素服时的美,有我独到的领略。——徐志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