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杀我吗?亲爱的,我们又见面了,哈哈哈哈!想我了吗?”踹开门的是韩霸,身后跟着视频中的长毛,在他们身后的同伙已经挤满楼道,伸脖子看了看,估计人都挤到楼下。我们对韩霸的突然到来并没有感到吃惊,夏启不是咬牙切齿的要立刻杀了韩霸吗?现在他来了,还有比这更快的吗?韩霸冲进来准备靠近夏启,看见渊虹在身边,知道她的厉害,于是又往后退了几步。

  S看正)W版章$节s上酷!匠网

  夏启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看她这样表现,我心里有谱了。渊虹就站在她的身边,好像在保护她。我点根烟,又伸头看看楼下,韩霸这样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楼下的人是里三层外三层把旅店团团围住,就算我们插了翅膀也飞不出去。要是真的打起来,除了韩霸,对付这帮人从早晨至少要打到深夜。

  “都看了视频吧?怎么样?我帅吗?哈哈哈哈!”韩霸对夏启说,见夏启还不说话,又对我说:“臭小子,看见没有,看看我身后这帮兄弟,乖乖的投降吧,爷给你来个痛快的。”

  “韩霸,你就是臭狗屎。光头老三怎么你了?你要那样对他?”我说。

  “你他妈的说谁呢?”长毛指着我要动手,被韩霸拦住,说:“他妈的活该,也不看看我是谁,敢跟我斗?还有你,臭小子,别嘴硬,你的下场不会比光头好。”“韩霸,看在我们相识的份上,跟你说最后一句,今天你在我们面前自杀谢罪,这事就算过去了,免得连累其他人。”夏启口出惊人。韩霸开始吓了一跳,看看四周,又看看长毛,突然“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哈哈!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好可爱啊,一紧张,话都说颠倒了,是这两个家伙自杀谢罪就算了,不然我今天把他们剁成肉泥。”

  夏启头都没有抬,手指敲着靠椅的边。思索片刻之后,轻轻抬起右手,张开手掌,暗黑之星在手心发光,夏启嘴中念着咒语。突然,屋内电闪雷鸣,一团黑雾包围整个旅店,在黑雾中一个个从天而降的黑色大家伙,如黑色石柱一般站立着,瞬间挤满了房间和楼道。韩霸整个人都吓傻了,也许他知道意味着什么。长毛吓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腿一软瘫在地上。

  听到轰轰响声,兵器交错发出的金属声。很快黑雾散去,站在楼道的是个个身穿黑色铠甲手持大刀的武士。不用自我介绍,这些武士都是夏启召唤来的黑无常。我把烟头掐灭从窗口扔下,再看楼下韩霸的人也都倒下,换来层层包围的黑无常。个个如黑金刚,戴着黑色头盔,蒙面只露一双眼睛,穿着铠甲,手持一柄白色大刀。

  韩霸的气数已尽,他惊恐中奋力反击,被黑无常围起来进攻。韩霸发疯般想突出重围,击倒两位黑无常,又补充两位,围着轮番砍杀,很快招架不住。见事态不妙,他又反扑向我们袭击,在我亮出玄剑时,渊虹已经把他按到在地。我剑指韩霸的咽喉,终于扬眉吐气的说:“呵呵!你耳朵有毛病吧,是让你自杀谢罪,没听懂,现在呢?”我调过剑柄,用剑柄砸向他的脸,痛的他哇哇直叫。

  上来两位黑无常把韩霸按倒,脸贴在地上愤怒的大声大叫,可见,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我用剑柄敲敲他脑袋,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意思让他安静。

  “臭小子,无耻之徒,你是不是男人,有本事单挑。”韩霸对我大声嚷道。

  “无耻之徒?你在说你自己吧,呵呵!这时和我说单挑,刚才干嘛了?你看看你带来的这些窝囊废,你和他们一样。”我挖苦他,说的他无话可说。但是他还要争取,不然等待他的就是人头落地,所以他又说道:“杀了我,杀了我吧!你就这样杀了我,你会自卑一辈子,你会永远在夏启面前抬不起头。即使你今天这样杀了我,在你的内心你永远都比我弱小,一个软弱的男人怎么面对你爱的女人?”

  “别和他废话,问完话,赶紧动手!”渊虹说。

  “这样就想在我嘴里得到什么?哼!如果你战胜我,我也许会告诉你什么,臭小子,还是男人吗?”韩霸对我说,又看看夏启,夏启没有说话。我没有和夏启叫唤眼神,这事我得自己拿主意。

  “你怕脏了手,我来。”渊虹急着动手,怕我上了他的当。

  “激将法?”我看着韩霸说:“我是不是男人,她知道。”我笑着暗示韩霸,我和夏启早就好上了,故意气气他。看着韩霸气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接着说:“我不会觉得比你弱小,也不会自卑。是不是男人,首先要看这个男人是否有责任心,对他爱的女人的责任,对自己良心的责任,和对社会的责任。和力量大小无关,你,最多也就算是匹夫之勇。”

  “哼!少和我说大道理。”韩霸说。

  “呵呵!说了你也不懂,那就说说你懂得。‘破’目的是什么?组织规模有多大?最高领导人是谁?进展到哪一步了?还有和阿修罗界什么关系?两者之间是什么合作模式?”我问韩霸。

  “哈哈哈哈!哼!”韩霸大笑之后沉默不语。

  “给你一次机会。我们单挑,你赢了,放你走人。输了,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话刚说完,渊虹就要阻止我,夏启也按住我肩膀让我慎重,我摇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好!好!好!哈哈哈哈!”韩霸挣脱站起来,活动筋骨。

  “不准用兵器,死了就没法回答问题。”我说。

  “哈哈!不用兵器一样会死人。小子,来吧!”

  我站稳马步,开始移动步伐,绕着韩霸转圈,找下手的机会。韩霸知道我的力量,很藐视我,只是站着不动,注视着我的行动。当我绕道韩霸身后,认为这是他的视觉死角,于是,冲过去抱住他的腰。但是,他从身后把我腰带抓住,大力把我从他背后拉出来,再推倒在地。拍拍衣服,表示很轻松。渊虹很紧张,提着剑在旁边准备随时策应我,夏启也急着站起来。我对她们笑笑表示一切正常。

  对付他这样的狠角色,普通的招数根本没用,必须一招致命,给他来点厉害的。再次围着他转圈,他看我故伎重演,还是站着不动。再次来到他身后时,又冲过去,这次不是抱他的腰,这样还是容易被他擒住。所以改抱他的脖子,双腿卡住他的双腿,此时,他站着不动就不会摔倒,只要他稍微移动脚步就会被我扳倒。我在背后抱住他脖子,让他喘气困难,在慌忙中,他要转身,于是,重重的摔倒在地。此时,我还没有松手,继续在他背后抱住他脖子,双腿改变策略,缠住他的腰,让他无法摆脱我。

  无论他打滚还是如何,我就在他背后死死掐住他脖子。他倒在地上双手够不着我,急着满地打滚,我咬牙坚持住。一会儿,他的脸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紫。

  “说……我说……”喉咙被我勒住,说话变的沙哑。

  “什么?”我怕他耍赖,确认一次。

  “我输了!我说……”韩霸求饶认输。

  我松手后迅速滚着离开,渊虹急忙扶我起来,夏启安心坐下。我们站在一边看着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喘着气。

  “好……好小子。哪学来的?”韩霸问。

  “呵呵!就会这招,一招鲜吃遍天,怎么样?说说吧。”我说。

  “愿赌服输,但我有个条件。”韩霸又在耍花招。

  “废什么话?杀了他。”渊虹说。

  “呵呵!你试着说说,我试着听听。”我说。

  “我说了,放我一条活路。”韩霸说。我看看渊虹和夏启,他要活路,可是他活的可能真不大。我们不杀他,他说出‘破’和阿修罗的秘密,他们是不会放过他的,不知道韩霸是怎么想的。也许他觉得过一天是一天,闯一关算一关,先活着再说。这点我不得不佩服他坚强的意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无所事事的日子多么重要!有些时候什么事也不做,甚至没有必要写几行日记是很重要的。对心理最有好处的是偶然任其放松,逍遥自在,置身于光线变换的房间里,无论什么都不放心上。就像今天,我什么都没做,可我感到心境优雅、柔和、灵便轻松。——梅・萨藤《独居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