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k匠@网6正版vN首PW发

  “起来。站那边去。”我这才想起夏启要对我惩罚,难道只是站着吗?她没有那么善良我发誓。我听她的指令,乖乖站在墙边等待惩罚。

  “还有你。”夏启对渊虹说,渊虹也感觉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和我站在一起。夏启看了看我们,很满意的坐在沙发上,坏笑着说:“好吧。可以开始了。”

  “你……你…….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过,开始什么啊?你也……太变态了吧,喜欢看这个,你找台电脑,多下载苍老师的教育片看好吧。”我气愤的说。

  “你们不是每天早上都要修炼嘛?多精彩的裸体摔跤啊,我还没有看过。”夏启说。

  “我去!你也太无聊了。”我说,渊虹见她是想看这个也觉得无聊,索性坐在沙发上不配合,看我的笑话。

  “怎么?检验你的进步,看你长能耐没有。”夏启说着一个箭步到我身边,抡起胳膊把我摔倒,痛的我眼冒金花。“呵!没什么长进嘛,不过好像耐摔了,再来一次。”我又被她抱着要摔,我站稳马步,搂住她的腰让她无法把我甩出去。她看我有些进步,用力拔开我的手,捏住我的手腕,再发力还是把我扔出去。

  “你耍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在人间多呆了几天,你就在这儿练了好几年。就知道欺负我,哼!看好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小心啦,我来啦。”我气运丹田,提气站稳脚步,再找机会,先要抓住她而不要让她先靠近自己,发挥比她臂长、身长、腿长的特点。突然下蹲后,一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搂住她的一只脚,我的重心由下往上直接把她推倒,并快速压上去,防止她反扑。

  现在轮到我笑了,用尽全力压住她,绝对不给她翻身机会,缠住她的手脚。渊虹我都可以扳倒,夏启和渊虹的实力还是有差距的,凑近她涨红的脸,虽然不甘心被我推倒,但她也无计可施。渊虹靠在沙发上欣赏我们的摔跤,看到胜负已定,站起来说:“你们这么有兴致在客厅慢慢折腾,我去房间休息。”说着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我慢慢松开夏启的手脚,但是她只要用力我就继续抓紧,让她顺从我。她的脸也不红,并且呼吸慢慢均匀。我忍不住亲了她一下,接着嘴唇试探性吻着她的唇,在她做出回应后。我把舌头伸进去,搅拌着她的舌头。我和她的唾液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我的手开始伸进她的衣服,摸索着她可爱的胸。另一只手插进她的裤子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来睁开眼看着我,小声的说:“就在这里吗?”

  我看看客厅的环境不错,房间又被渊虹占了,只能这里。于是,说道:“加上房间那位我怕自己吃不了。”

  “呵呵!声音小点。”夏启含羞的说。

  “没关系,她是剑又不是人。”我继续拉扯她的衣服。又快速解开自己的衣服,想尽快让我们的肉体靠近。在地上缠绵翻转,最终我们全部解除衣物,赤裸裸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当我手插进她的下体,感到粘湿,突然我像得到进攻的信号,拔开她的双腿把身子挤进去。疯狂的亲吻她的脖子和耳根,在她呻吟中,我们结合在一起。

  她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小声,我发誓她的声音如果开着窗可以穿透山谷。我如瀑布一般,从万丈之上俯冲下来,直到流尽最后一滴。疲惫的我搂着她,渐渐睡去。在半梦半醒之间,看见渊虹给我们盖上毯子,我望着渊虹的眼神,虽然她在微笑,但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忧愁。

  清晨被渊虹踢醒,现在又加上夏启,被两双大白腿踢醒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幸福。她们两个师出同门,好像有种潜在的感情。按照前后顺序渊虹算是师姐,夏启算师妹,奇怪的是渊虹从来没有称呼盖老前辈为师傅,好像他们的是关系不是师徒,而是朋友。如果按照渊虹以前是盖老前辈使用的兵器,称呼他们为朋友或就不奇怪了。

  我们仨人和盖老前辈在瀑布下告别,来到牯岭镇,我突然想起萧倩。于是,我们来到旅店。旅店的老板看到我,抱住我的胳膊不松手,说我们住店就得付钱,不然不让我们走,搞的我们哭笑不得。同时,我也知道这种情况下,萧倩肯定也失踪的了。她只身一人能去哪儿呢?会不会出事?真后悔把她一个人丢下,但也明白当时这样做的必然性。就在我焦虑的时候,渊虹告诉我,她刚才借口说丢东西在房间,检查了房间,没有打斗的迹象,东西都收拾走了,萧倩应该是自己主动离去,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这才让我安心许多。

  离开牯岭镇,我们通过九江市前往上海。就在我们刚到达九江市又发现被人跟踪,不用说,肯定是韩霸的人。上次跟丢了,竟然能找到九江,确实有些能耐。现在没有萧倩,没有办法甩掉,不过,正和我们的心意。韩霸你不是要来找我吗?正巧,我们也要找你。夏启沿路联系冥界联络点,每到一处都会提前通知,以便遇见韩霸及时召唤黑无常。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韩霸的出现。我的内心有种莫名的激动,这块心头的疙瘩终于要割掉了。如果消灭掉韩霸能破坏阿修罗界和‘破’的阴谋那该多好,这两边到底孕育着什么阴谋?以我们的力量可以阻止吗?

  我们以游山玩水的心态向上海前进,一路边走边吃边玩,因为我们不想以疲惫的状态到达上海后,被韩霸以逸待劳对付我们。在我们到达上海后,跟踪我们的人也消失了,我们到达韩霸掌控的地盘,再监控就没有意义了,接下来就该韩霸自己现身。

  我们在闵行区找家旅馆住下,这里离冥界的联络点很近,这是夏启刻意安排的地方。就在我们住下的第一天,意外收到一份快递。快递能寄到旅店,而且就在我们刚住下的第一天,显然这是一份不寻常的事。和美国白宫一样,经常收到白色有毒粉末?还是定时、遥控炸弹?三人围着快递包裹发呆,我提醒她们,如果是炸弹,还请她们离开我一个人打开。

  但是夏启竟然拿起来摇了摇,吓得我爆头躲床下,她歪着脑袋说:“是手机。”

  “你怎么知道啊?万一是手机炸弹呢?”我在床下说。

  “我已经打开了,还是爱疯5s,没有密码,可以直接打开。”夏启说。

  “我去!”迅速从床底爬出来,渊虹已经点击手机,好像打开什么软件。

  “喂!让我看看,不要瞎点好不好?”我提醒她。

  “手机只有这一个软件,‘设置’都删的干干净净,怎么做到的?肯定越狱了。”渊虹说着已经打开软件。我很好奇一直住王屋山的渊虹怎么知道这些,还知道手机越狱。手机上的软件是一段视频,在黑暗中一个光头被绑在椅子上,我和渊虹都认出他是光头老三。看情况,正如渊虹预料的那种,这是斩首视频,光头老三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视频中,韩霸笑容满面的坐在角落。一个长毛黑瘦的家伙把光头老三绑在椅子上,先是挨揍,长毛和其他两个人手脚并用。直到三人都累了,韩霸不知道和光头老三说了什么,又换了长毛继续用刑。这时,我才发现,手机视频没有声音,无论我们把手机的声音调到最大。既然给我们看视频,为什么不让我们听到声音呢?怕我们听到害怕?显然不是这样,也许是录制好了以后,发现有些声音不能让我们听到,很可能是他们的对话。光头被整死了以后发现的事,因为光头老三已经死了不能重新录制,所以只能把声音清除。

  视频的最后,是光头老三被折磨的不成人样,长毛忙的不亦乐乎,老虎凳、竹签翘指甲、烧红的铁块等等,使用的手段极其残忍,具体画面可以参考抗战片中日本鬼子拷打的片段。光头老三开始是求饶的画面,最后快崩溃了,破口大骂,但是骂什么我们一概不知。在韩霸的默许下,长毛拔出一柄长剑,插入光头老三心脏,结束了他的生命。

  视频时长将近一个小时,其中很多片段是剪辑成的,光头老三被折磨的时间应该更长。就像看恐怖片一样,看的我们毛骨悚然,只不过这些是真实的而非电影。韩霸这人确实心理非常变态,光头老三虽然被我用钱收买,但是也算是给帮派赚了大笔的钱,功过相抵,最多降他级别,一顿毒打也算了事。罪不至死,更别说残忍折磨之死。可见韩霸这人心理扭曲成什么样子。

  还把折磨光头老三的视频录下寄给我们,意思是让我们内疚吗?这么残忍的凶手才该内疚。莫名其妙,我竟然有为光头老三报仇的冲动,关键是渊虹竟然也有这样的冲动,连不认识光头老三的夏启也有这样的冲动。韩霸你是神人共愤,天地难容。

  “杀了他,越快越好,多活一天都是祸害,想想他活着就恶心!”夏启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青春太美好,怎么过都是浪费。——张爱玲《小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