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蓝色寒光的是一柄玄剑,持有这柄玄剑的人在蓝色寒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外冷艳,还是那个夏启,再见面恍如隔世。以为会有千言万语,却无言而对。只是相互打量对方,想找出对方的变化,再找到话题。

  “真的准备在这儿呆两百年?”我打开话题。

  “哈!你说呢?”她还是那种说话的语气。

  “你就不想我吗?”我说。

  “嗯……想,不过你逃不出我的手心。”她说。

  “这么肯定?”我说。

  “人间两百天你就变心,你什么花花肠子?不识好歹,我回去捏死你。”她握着拳头说。

  “呵呵!可是在阿修罗界两百年就不好说了。”我说。

  “哈!怎么?就你还不放心我?”她说。

  “没来之前还真不放心,来了之后,就这地儿,呵呵!怎么不在山上牯岭镇找舒服的地儿?”我问。

  酷◎匠网ga首…发¤

  “闭关修炼,怎么可以在闹事繁华的地方呢?”盖老前辈在我们身后说。

  “盖老前辈,您这样说,我就不明白了。”我竟然忘记他们的存在。

  “你的情况不同。零起点当然首先从强度的角度考虑,每天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等增强体魄,再进行意志方面的修炼,并同时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进行技巧的提升。”渊虹插话说明,盖老前辈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说法。

  “她现在是意志阶段?”我说。

  “嗯。”盖老前辈点头。

  “选择阿修罗界是不是因为时间差,这里的时间长于人间,所以修炼的时间充足。”我问。

  “没错,就如神仙下凡在人间修炼一样的道理。”渊虹说。

  “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来阿修罗界?”我问。

  “神仙会喜欢这样繁杂的世界吗?再说阿修罗界和天庭一直不和,怎么会来这里?”渊虹说。

  “那到也是,再说这里还有可恶的人,你知道韩霸在阿修罗界吗?”我问夏启。

  “嗯。盖老前辈都告诉我了。”她说。

  “啊?都知道?”盖老前辈是通过什么方式知道的?好像一切尽在他掌控之中。

  “我每天都会汇报。”渊虹说。

  “每天?每天训练的内容……”我还没有说完,渊虹笑着点头,我惊恐的看着夏启。难道每天早上裸体摔跤,还有渊虹勾引我,萧倩的事,这里都统统知道。夏启知道这些我还有活的希望吗?

  “不要怕,乖啊!还好你把持住自己,不然直接废了你,我们成为好姐妹。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夏启在我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听到“好姐妹”我心都凉了,我要感谢渊虹没有给我机会。

  “谢主隆恩,谢主,我可以知道我有哪些活罪吗?”我都快哭了。

  “哈!秋后算账。现在我们聊聊韩霸的事吧。”她说的很轻松,我内心却纠结着。

  我们几人在洞内的一处石桌边坐下,石桌为圆形,桌边配了几把木头椅子,坐上去很舒服。夏启给大家泡上一壶热茶,洞内阴冷,热茶驱寒。

  “现在解决韩霸已经不是主要问题。”我首先打开话匣子。

  “不,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他。”夏启说。

  “我们还有渊虹。”我看着渊虹说,她显得很兴奋又不好意思的样子。

  “哦?”夏启很疑惑。

  “桃花源之人不参与世间纷争,更不会改变阿修罗界的一切。但是渊虹已经不再是桃花源的人啦。”盖老前辈说。

  “怎么回事?”夏启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以为我把渊虹怎么了,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夏启,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

  “哈哈!不要误会。听老夫慢慢道来。桃花源之人负责守护人间和阿修罗界大门,乃世外之人,不掺杂其中任何事件。但是渊虹已经被阳说服,带他来这里找你,并要匡扶正义,除恶扬善。基于此,渊虹已经不是桃花源之人。”盖老前辈说完,我对自己能洗清“罪名”很高兴,但是又为渊虹遗憾,坚守多年的生活,因我们而改变,而改变之后的结果是未知。突然,觉得自己是个骗子,欺骗了渊虹跟我们一起去战争,却给不了美好的未来,有种深深的罪恶感。

  “哦!”夏启应答了一声,也感觉很内疚,说:“既然我们有渊虹,对付韩霸不是问题。”

  “但是韩霸背后的组织,至今我们都没有弄清楚。他和‘破’的关系,和阿修罗界的关系,‘破’和阿修罗界的关系,还有一位大家称为叫王先生的人是谁?”我发出一连串问题。

  “哈哈哈哈!”盖老前辈突然大笑,说道:“狗屁!王千源子这个小贼,在民国给日本人带路是汉奸,在清末给八国联军带路是汉奸,在明末给满人带路是汉奸,在元朝是汉奸,在宋朝还是汉奸。为什么有千源子三字?是千年之中投胎转世都是汉奸贼子。哈哈!小贼巧舌如簧,游走在人间、冥界和阿修罗界。买通各路关系,私开各界大门,竟然没有人能收拾了他,可见此人奸猾无比。韩霸小儿一定是他领进阿修罗界的,小贼办事认钱,有人给足了钱财。”

  “这个王千源子中什么毒咒?千年当汉奸,都成了专业户了。这人好对付吗?”我问。

  “小贼神出鬼没,难以捉摸。”盖老前辈说。

  “这样说头绪更乱了,除掉韩霸简单,可是之后我们该怎么办?对于他背后组织我们一概不知,毫无头绪。”我说。

  “现在焦点都集中在韩霸身上,不如我们先抓回来审审。”渊虹提议。

  “目前只能这样,明早出发。”夏启说。

  “最好立刻联系各个冥界联络点,以备召唤黑无常。”我提醒夏启。

  “谢谢提醒,现在工作已经结束。我俩谈谈秋后算账的事。”夏启坏笑着对我说。

  “不是吧?”我很害怕的样子,但是有盖老前辈和渊虹在,她该不会把我怎样吧。就在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暗自庆幸时,盖老前辈和渊虹转身告辞走了,我要随着他们离开,被夏启叫住。被叫住的还有渊虹,盖老前辈一个人乐呵呵的离开山洞。

  看着空旷的山洞,还有身边的两位美人,换作别人这是要当山大王的感觉。而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如果夏启单约我,惩罚我多来几炮。现在加上渊虹,难道要玩多人游戏?我这身子哪能经得住两位猛女的摧残?

  夏启领着我们岔入一条小道,我和渊虹跟着后面,有时相视都觉得不好意思,这就更加肯定我的预感和渊虹一样。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一个大石门前,夏启轻松推开石门,再我们进房后又笑着关上。进屋后,在我眼前的是一间超级豪华的总统包间,难怪她不去庐山上的牯岭镇。屋内应有尽有,大客厅、大沙发、大房间、大床、大衣橱、大卫生间,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大的落地窗,窗外是瀑布、潭水和花草树木。神仙般的日子,明天还想离开吗?韩霸是谁?“破”和阿修罗界和我有什么关系?在这里和夏启老死都愿意。

  我幸福的窝在沙发里,以前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加入无常以后,日夜奔波的岁月,那些哪算是生活,只能说是勉强活着,到这里才知道生活的真谛。

  “起来。”夏启严肃的对我说。

  “啊?”我的美梦被她叫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人与人接壤,能述说的仅是片面辰光,一两桩人情世故而已。能说的,都不是最深的孤独。——简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