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明媚,也很刺眼,特别是屁股挨上一脚之后,我开始讨厌清晨的到来。

  渊虹一如既往的勾引我,也不管萧倩的存在,我们一如既往的裸体角斗。萧倩也学着勾引我,看她妩媚的样子,我心里跟猴爪的一样,但是我知道扑过去她会全力的配合,这就让我犹豫了。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渊虹又来骚扰我,我求之不得她替我解围,长时间面对衣不遮体的女人,很难控制自己。所以我继续和渊虹角斗,直到筋疲力尽。这竟然成了以后早晨必修课。

  其次,是和旅店的人还是在早餐店里的人打斗,要看我们先退房还是先吃早餐。然后,是中餐和晚餐继续战斗,其中还会有街上打斗,这属于插播广告性质,必须有,但是内容随机。我无数次质问渊虹,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乱?到处都是人们之间的猜疑、谩骂和打架。还有正常人吗?渊虹给我的答案,第一是因为阿修罗界就是这样;第二是我们就需要这样的环境,以达到修炼的目的。

  一整天结束后,还有晚上渊虹的诱惑和角斗。我现在可以很自豪的说,我可以把渊虹推倒,但是却干不成别的。萧倩一直说要帮我把渊虹办了,条件是顺带把她也办了。阿修罗界真是一个奇怪的世界,女人的攀比心竟然被无限放大,攀比什么不好,这事也愿意真叫人匪夷所思。渊虹完全是按照我的个人爱好,量身订做的训练方案。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萧倩还是要攀比。要知道我整天打打杀杀,累的要死的心都有,萧倩还想要我把她办了?还两个女人?想想就吐血。

  日子一天天过去,今天准备把插播广告的地点选择在外滩,完成早晨的必修课后,抓紧退房,解决早餐,我们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外滩。东方明珠塔隔着黄浦江,与外滩隔江相望。在此留影的游客已经由谩骂到殴打,再到群殴,想打架都要排队,警察赶走一波又一波,我们今天来这地方的目的显然是要提高训练等级。

  为留影一个个头破血流,拿着相机再不拍几张东方明珠塔的美景实在对不起自己。如果既不拍美景,也不拍群殴事件,只是偶尔在我们身后拍我们的背影,那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们被跟踪了。”我低声的提醒她们。

  “知道,身后那个吧。”渊虹说。

  “哪儿?”萧倩想回头看,被渊虹阻止。

  “韩霸的人终于找到了我们。”我说。

  “你现在还用得着怕韩霸吗?”渊虹说。

  “就用推倒你的力气?我想还不够吧,继续训练直到把你办了。”我对渊虹说。

  “还有我,还有我。”萧倩插话。

  “先办她。”我指着渊虹说。

  “好吧。”萧倩说。

  “好啊,今晚继续加油哦。”渊虹说。

  “现在想想办法把他甩了,和苍蝇一样讨人烦。”我说。

  “他是苍蝇,你是?”渊虹说。

  “好吧,我是便便,二位是美丽的鲜花。”我说。

  “我来。”萧倩转身过去,我们假装继续看风景。

  萧倩过去先是找那人问路,然后让他帮她拍照,并讨论拍的照片,很快高潮就来了。他们越聊越靠近,最后,就听见响彻云霄的尖叫,萧倩大喊非礼。和对付我的招数一个套路,装萌卖傻,最后搞突然袭击。很快那人被警察带到一边,我们三人乘乱溜走。没有来得及欣赏美丽风景,没有来得及训练,只是匆忙中带着遗憾离开。

  “你不试试?”离开外滩,我们在一间咖啡馆,渊虹问我。

  “什么?”我说。

  “解决韩霸啊,他都找上门来了,我们躲不了多久。”渊虹说。

  “就我那两下,非礼女孩子还行,韩霸就算了吧。”我说。

  “难道我安排的训练有问题?”渊虹说。

  “嘿嘿!没问题,绝对没有问题。对于现在早晚的角斗训练,对我提高格斗技巧有很大的帮助。但是,还没有达到理想中的要求,我会严格要求自己,坚持早晚角斗训练,提高格斗技巧,早日完成既定目标。”我拍着胸膛说。

  “呵呵!乖哦!继续努力。可是韩霸不会等你。”渊虹说。

  “我们想想别的办法。萧倩,韩霸你了解多少?”我问萧倩。

  “我?我不清楚。”她说。

  “你怎么会不清楚呢?多少知道一些吧。说说,也许对我们有帮助。”我说。

  “光头老三认识他,他们俩谁也不服谁,但是老大安排一起公事,他们也能面和心不合。”萧倩说。

  “哦!韩霸什么时候来的?”我问。

  “来了快一年了吧。”她说。

  “等等。快一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人间快一天的时间。他离开王屋山后,就能来这里,以王屋山为中心,一天时间的路程为半径,范围太大。但是通过这事,首先知道他的消息比我灵通,其次,早就有所准备,并且门路广。”我分析说。

  “也许他背后有更厉害的角色。”渊虹说。

  “‘破’是一条线索,冥界肯定还有关系,并且能来阿修罗界,光头老三说的王先生是谁?”我问萧倩。

  “不知道,我没见过。听说老大非常尊敬他,偶尔来都是单独聊天。”萧倩说。

  “这王先生不简单啊。现在看来,韩霸的路子从‘破’到冥界,还有这里,就差通天啦。”我说。

  “这些只能说明他后背的人或者组织神通广大,对付他想那么多干什么?”渊虹说。

  “每次关键时刻他都能顺利脱身,他背后的组织已经帮他安排好一切,就如今天的跟踪的那个人,如果是黑社会的人,萧倩肯定认识。显然这人也神秘组织安排的,我们现在对付的不是韩霸一个人,还是要弄清楚背后是谁?目的又是什么?”我说。

  “这些夏启都和我说过,好复杂的事情。我不管,我是来训练的。”渊虹说。

  “如果夏启在就好了,还有东家和夏杰。”我说。

  “什么啊?嫌弃我啦?”渊虹生气的说。

  “还有我在呢,我们一起努力吧。”萧倩说。

  “请不要误会,我离不开你们,此时此刻我们更要团结在一起。但是,我感觉力量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支持。来这里之前,我只是单纯的以为训练而已,没有想到会遇见韩霸,现在我们必须要有所准备才行。”我说。

  “有所准备?完成训练,自己能对付韩霸。”渊虹说。

  “不是这么简单。”我说。

  “你是说要去找夏启吗?”萧倩说。

  “你知道她在哪儿吗?告诉我。”我看着渊虹。

  “绝对不可以。你们是单独的修炼。计划不一样,环境不一样,时间不一样。”渊虹说。

  “现在我们必须要结束修炼计划。”我说。

  “你们现在的实力对付不了韩霸。”她说。

  “不是有你吗?”我问。

  “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安全完成修炼,不包含其他内容。”她说。

  “死脑筋,死脑筋,都什么时候了?还条条框框约束自己的力量,如果这样我们就更需要夏启。”我说。

  “没有完成修炼,找到她一起送死吗?”渊虹说。

  “阿修罗界有通往人间的路,就有通往天庭和冥界的路。她能找到冥界的联络点,召唤黑无常。”我说。

  "酷◎o匠o:网}“永Yd久C免●费#k看v#小@-说o

  “不可以。”

  “难道就让韩霸追着我们打,他背后的组织阴谋得逞吗?”我说。

  “什么阴谋?”她这样问我,说明她已经动心,现在需要一个让她行动的理由。

  “天大的阴谋,你想想‘破’和阿修罗界的联合,还和冥界有某种关联,不是天大的阴谋,还会是什么?”我的话已经打动她,我需要继续努力,说:“我们需要有所行动,不能坐以待毙。命运选择我们知道这些事,就是安排我们去阻止他们的阴谋,而不是畏首畏尾,举步不前。我应该做些我们认为是对的事情,而不是在这里争吵。”

  “为了安全,现在大家谁也不要提这件事,谁也不要问我们去哪儿,一路只能跟我走。”渊虹终于下定决心。

  离开上海之前,我们按照阿修罗界的规矩,和咖啡馆来一场告别战。阿修罗界被人间称为魔界,到处充满了欺骗和仇恨,可是,欺骗和仇恨不是魔,但可以成就魔。真正魔界并不是指这里的普通民众,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未曾见识的,我有种预感,真正阿修罗界的魔是可以颠覆世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张宗子《书时光》